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巫师不朽 两只陈洁南

第六百九十六章 一场轮回

    “整个世界,二十纪元,前十九纪,以三神为手,源源不断收割与消耗世界本身的反抗力量,最后一个纪元是收获,是对世界的彻底收割,是时空的不断轮回与崩塌。”

    “时空崩坏,岁月无常,这是最大的恐怖。”

    安静的大殿,在对面,另一个阿帝尔还在开口,声音与气息看上去始终平静,与阿帝尔的本体同出一辙:“八次轮回,到你这里,就是第九次。”

    “这段讯息,是我刻意让陈清留下的,为的是提示与警醒。”

    “这个世界,早已经陷入了崩坏之中,你所经历的每一个场景,所见的每一个人,都是早已经葬在过去历史中的一片浪花,即是真实也是虚幻,只是因为这个世界的时空崩坏,才得以再现。”

    “也唯有在这片遗迹之中,才能避免被轮回的力量影响,勉强保留下一点讯息,留给下一个我。”

    “现在,你可以听着。”

    在对面,另一个阿帝尔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才开口说道:“这是一场赌上一切的博弈,博弈的双方,是我们,还有这个世界。”

    “输的人,将会被另一方所吞噬,成为另一方面更进一步的助力。”

    听到这里,阿帝尔不由皱眉。

    与一个世界的意识进行博弈,这是多么疯狂的念头?

    这个想法实在太过危险了,大多数世界之中,世界没有意识,只能任人摆布,只有少部分具有大量生灵存在的世界,才会有朦胧的世界意识诞生。

    这种世界意识只有最朦胧的本能,尽管仍然不好对付,但只要掌握了恰当的应对方式,仍然有不小机会。

    但眼前这个世界的意识却又不同。

    神魔的陨落滋生了毒瘤,这个毒瘤通过漫长时间的努力,已经诞生了原始的智慧,一步步蚕食原有的世界之力,逐步成为了新的世界意识。

    除了没有完全篡夺最后一点权限之外,这几乎便是一个拥有智慧的世界意识。

    在别人的世界,与这样一个世界意识进行博弈?

    这种事情,只是想想,便足以让人头大。

    “不要觉得困难。”

    在身前,似乎清楚了解自己心中的想法,另一个阿帝尔继续开口:“正常情况下,若我们是这个世界的生灵,当然不可能斗过这个世界的意识。”

    “我们最大的优势,在于我们并非这个世界的土著,对世界本身而言属于变数,不在这个世界的轮回之中。”

    “祂的本源分裂,一份成为三神,但最初始的本体,却存在于这个世界本源之海中。”

    “凑齐三神的本源,以穿越异能的力量,可以开启本源之海的通道,到了那时,就有一线机会,可以获得最终的胜利!”

    “若是失败,立刻开启穿越异能离开。”

    “因为受祂的力量所限制,前面七次的经历我无法想起,我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发动异能会发生些什么,有可能我直接消失,也有可能是轮回开启,这个时空的记忆成空,又一次的轮回开启。”

    “不论如何,我们都有重新再来的机会,一旦事不可为,立刻离开!”

    “想想麦森区域的老师与朋友,想想我们的母亲与姐姐,再想想艾蒂丝与我们的孩子,一定要赢着回去。”

    “想想我们与勒拉,奇穆,史里姆的承诺,我们还要带着他们,再次去征战。”

    “所以,努力吧”

    在眼前,另一个阿帝尔郑重开口说道,身影渐渐虚化,开始消失:“相信自己的判断,别让自己后悔!”

    华英落下,一阵元素之力垂落,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化作光雨点点,最终消失在原地。

    望着消失的另一个自己,阿帝尔愣住了,似是沉溺在这些讯息之中,还没有反应过来。

    “如何?”

    一旁,老妪衰老的声音传来。

    她站在阿帝尔一边,望着阿帝尔,眼神十分明亮,似带着期待:“你明白了么?”

    “大致明白了些。”

    正对着眼前雕像,阿帝尔揉了揉自己额头,只觉此刻心情有些杂乱,心中有千言万语,不知道从何说起。

    于是,他挥了挥手,有些无奈道:“先别说话,让我缓缓。”

    独自站到一边,他的思绪渐渐清晰。

    那另一个自己的身份是真是假?

    这场博弈究竟是从何时开始?

    还有另一个自己话语中的漏洞

    “我的孩子,这是在提醒我些什么吗?”

    站在角落,阿帝尔心中喃喃自语,心中升起疑惑。

    那另一个自己所说的其余信息都是对的,唯有在这一点上,却出现极大漏洞。

    阿帝尔可不记得,自己有什么孩子。

    对方刻意将这件事说出,暴露出如此大的错漏,唯有两个可能。

    要么,便是这人完全是虚假的,所说的话,完全只是为了诱导阿帝尔,以此达到某种目的。

    要么,便是刻意如此,在刻意提醒阿帝尔一些东西。

    不过,不论是哪种可能,在一些基础讯息上,却不太可能,也没有必要作假。

    “与一个世界意识进行博弈,这种事情,还真不像是我能做出来的。”

    最终,阿帝尔笑了笑,将满脑子的思绪排除,渐渐恢复平静。

    “想清楚了么?”一旁,老妪的声音继续响起。

    “大致明白了一些。”

    阿帝尔点头,随后开口:“你看上去,对此场面一点都不惊讶?”

    “当然。”

    老妪点头,随后开口:“与我之前说过的那样,类似的场景,我已经见过不止一次了。”

    “从你第一次降临这个世界开始,我们就见过面了。”

    “不过那时的你,与现在并不一样。”

    “并不一样?”

    阿帝尔有些疑惑。

    “你最初降临时的身份,同样是我的弟弟,为了保卫奥多利亚市,同样选择了镇压太阳神。”

    “但随后,你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没有等太阳神彻底陨落,就直接离开了这个世界。”

    “第二次时,你则察觉到了世界本身的蛛丝马迹,在镇压太阳神之前,便找到了这里,见到了当时还有一点残念的甘赖。”

    “甘赖?”

    阿帝尔一愣,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穿着黑袍的老人身影。

    “是的。”

    老妪点头,随后说道:“与你不同,我们都是早已葬在过去时光中的亡灵,原本早就应该死去,只是因为自身所掌握的一点世界之力,还有不甘的怨念,才得以苟延残喘,在一个又一个的纪元中幸存下来。”

    “甘赖也一样。”

    “第二次轮回时,你见到当时已经奄奄一息,即将彻底陨落的甘赖,并且救了他,在他身上留下印记,使其在之后的轮回里提醒你来到这个地方。”

    “所以在第二次轮回之后,你每次都会来到这个地方。”

    她看了阿帝尔一眼,笑着问道:“你也一样吧。”

    “的确。”

    阿帝尔略微回想,最后不由哑然点头。

    “这里是世界的底层,是曾经世界中心的神圣之地,受到了曾经世界之主的祝福,才能在世界的颠覆之中维持存在,庇护我们这些早已死去的亡灵。”

    “你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完全是偶然加上你用心寻找的结果,但之后的几次,却是你故意留下的手段,诱使你在下一次轮回中来到这里,并且从我们这些亡灵口中获取真正的真相。”

    “说起来,这其中有件很有趣的事情发生。”

    老妪笑了笑,望着眼前的阿帝尔,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这个地方虽然是神圣之地,但毕竟也受到了腐蚀,周围密布着各种污染和陷阱。”

    “最初的几次轮回里,你的分身总会在这里栽倒,随后你的本体便会立刻逃离,警觉到一种令人赞叹的地步。”

    “到最后,我们不得不出手,将这附近的大多数污染清理掉,再将周围残留的陷阱摸清,以避免你的分身消失在这个地方。”

    她有些赞赏的望着阿帝尔,只是那眼神却不知道是欣赏还是鄙视。

    阿帝尔脸色平静,对老妪的眼神看上去没有一点在意,坦荡接受,不觉得有丝毫羞耻。

    这事本身就没什么好说的。

    遇事不决,明哲保身,这就是阿帝尔的处事之道。

    巫师的世界充满了危险,不论怎么说,人的命都只有一条,若是不小心些,恐怕迟早要死在哪一场异界之旅中。

    若是阿帝尔的这具分身陨落在这里,那么阿帝尔的本体绝对会立即离开,绝不会有丝毫迟疑。

    “幸好,这种情况经历了四五次之后,我们也大概摸清了你的情况,所以如非必要,绝不会让你的这具分身陨落在外了,甚至是不敢让你这具分身与本体的联系中断,因为这样导致的结果会是一样的。”

    当着阿帝尔的面,老妪摇了摇头,看样子对于阿帝尔的晋升深有怨念。

    对此,阿帝尔也无话可说,望着眼前一块快的石壁,只能生硬的转移话题,开口道:“外面的那些,又是怎么回事?”

    “你是说外面的另一个我,还有甘赖他们么?”

    老妪十分熟练的接过话题,看着模样,像是早猜到阿帝尔会问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