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还我河山 汉唐风月1

第1249章 完美解决

    那是扎扎实实的一顶绿帽帽。

    戴在他的脑袋上已经30多年了。

    如果不是为了维护寺内家族的荣耀,不是因为女方家世比之他寺内家族更显赫,曾经冲动的带着第四师团勇砸警察署的寺内寿一大将早就提着枪干掉“傻瓜元”了。

    可是,为了两大家族不成为日本贵族圈内最大的笑话,寺内寿一只能默默的戴着绿帽帽这么多年,几乎连眼珠子都被染绿了。

    但现在,竟然被一个中国人如此赤果果的给拿出来当筹码,尤其是看到冈部直三郎这个王八蛋低眉顺眼的站在一边,貌似还站得远远的,寺内寿一就有一种一刀砍了这个看笑话王八蛋的冲动。

    关于被司令官阁下如此满怀恶意的误会的这一点,冈部直三郎真的很想说:哥,老弟我冤枉啊!我是站得稍远一点,那不是为了方便您掀桌子摔板凳嘛!另外,老弟我绝对没有笑,虽然快憋死了都。

    寺内寿一竟然奇迹般地忍住了滔天怒火,脸色冰冷的敲了敲桌子,道:“冈部君,支那人卑鄙的威胁你也看到了,如果我们不尽快和他们交换战俘,他们将会将第20师团的勇士们运往数千公里之外,或许还会用报纸和照片对帝国陆军进行诋毁和侮辱,为了不让海军那帮混蛋看笑话,交换战俘之事势在必行。不过,他们所谓的以战斗力来换算,以一换十,是极为卑鄙的讹诈,断不能答应,这个必须得冈部君你和支那人仔细磋商。”

    “中国人敢这么说,还不是你说的大日本帝国陆军一个步兵大队低得上中国人的一个杂牌师?”冈部直三郎内心无比腹诽。

    当然了,这话在心里说说也就罢了,已经知道眼前这位在暴走边缘的冈部直三郎可不敢宣之于口,万一脑袋上绿油油都传到中国的这位暴躁起来一刀把他给砍了,那真是亏大发了。

    “嗨意!”重重低头的少将参谋长抬起头,“司令官阁下,我方目前在北平、天津、保定各建有三个战俘营人员总数达一万六千余,那是阁下您打算建立新政权保安军之用,您看……”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而过,短短一瞬间,一种心照不宣亦从两个日军将领眼底飘过。

    刘浪是个聪明人,冈部直三郎也是个聪明人。他从那封电文里的最后一句话读懂了一个意思:寺内寿一,你的大仇人就要来取代你了,你是要好死他呢?还是要好死他呢?

    必须不能好死他。冈部直三郎几乎不用想,用代入法也能知道大将阁下心里无比愤怒的咆哮。凡是想好死“傻瓜元”的,将都会是他寺内寿一的大敌。

    甚至,当看到寺内寿一大将听到第38航空联队再度遭受重创还能起飞作战的战机不过区区十二架脸上毫无所动之后,冈部直三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寺内寿一在晚上应该都得到来自国内的消息,杉山元来中国的可能性高于百分之八十。

    第38航空联队的悲催命运最少有一半是和这位大将阁下有关系,如果不是他们还算聪明用了十架战机护航,搞不好,连十二架都回不来了吧!甚至,再往深了想想,中国人提早布置好防空阵地的消息,也和这位大将阁下的纵容有关系吧!早上的时候,方面军通信部竟然没有监测从北平发出的电台信号。

    显然,第38航空联队越虚弱,留给下一任司令官的烂摊子就越大。虽然是公报私仇,但,这也符合冈部直三郎的利益啊!若是新科司令官来了中国,结果牛逼得不要不要的打得中国人狼狈而逃,那不正是坐实了寺内寿一这个司令官和他这个方面参谋长的无能?必须不能出现这种状况啊!

    “好!就以此为底限,把这些毫无用处只会浪费帝国资源的中国战俘交给中国人,将我大日本帝国那些不屈的勇士换回来。”寺内寿一点点头。

    明明是心怀鬼胎,但嘴上却说的是花团锦簇。寺内寿一这大将可不是白当的,深谙为官之道。

    “嗨意!同时我希望得到喜多诚一机关长的协助,请司令官阁下批准。”冈部直三郎低头请求道。

    “哟西!冈部君你这个提议很好,这样你我对军部也算有所交代。”寺内寿一点点头,“我会让喜多君全力协助于你。还有,拟电西元寺公爵,说西元寺少佐身份已经泄露,但我支那北方派遣军正想尽一切办法营救。”

    两个老奸巨猾的日军将领在这一刻彻底达成默契,交换战俘已经是势在必行,最后的底限是1比5的交换比例。

    其实,别说是一比五,如果他们手头上还有更多的中国战俘的话,他们也愿意交换出去。不是这近4000第20师团战俘有多重要,而是,给即将到来的“傻瓜元”多来点儿烂摊子才重要。

    中国人的实力,越强,“傻瓜元”才越头大。很简单的道理。

    而说什么效忠天皇效忠帝国,对于这两个身处高位日军将领来说,他们可不是那帮愚蠢的平民,那些不过是个口号和幌子,自己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冈部直三郎最后一个提议,请北平特务机关长喜多诚一协助,在战俘内掺合一些间谍和暗探进去,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交换战俘增加了一条花团锦簇的理由。哥是为了帝国着想才交换这批战俘的,懂不懂什么叫“苦肉计”,知不知道什么叫“暗度陈仓”,看过三国没?谁敢这方面来质疑他们,这二位能用这个理由喷死他。

    至于说最后一句电告西元寺家族,则是彻底要把西元寺家族拉下水和他们一起同舟共济的意思。两人心里都很清楚,如果不是西元寺公一那个混球受刑不过把“绿帽事件”都告诉中国人的话,中国人那会知道这些的?

    关于这点,他们可是想不到林小顺同志这会儿可正在大口吃牛肉罐头,体重比一天前都还重了二两。

    刘浪倒是没那么算无拾遗,他不过是想用杉山元来刺激一下寺内寿一希望尽快完成战俘交换,否则,没了这近4000战俘,意得志满前来上任的杉山元一个字不说就能让这位即将卸任的司令官想找条地缝往里钻。那是他保存最后一丝颜面的机会了。

    虽然他狮子大开口上来就要求一比十的交换比例,但刘浪心里估摸着最多也就一比二或一比三就了不得了。而且据他所知,日军俘虏中国军队战俘最多的应该就是在卢沟桥事变后,第29军无法力敌撤退,为保北平古城不毁于战火,由张自忠将军担任北平市长和日军交涉,麾下负责维持北平治安的一个加强旅被迫放下武器的六千余人。

    哪里知道这两位比他想象的还要更上道,来往电文中没交涉几次,就同意了以第20师团全部俘虏按照一比五的交换比例交换华北一万六千余战俘的要求,成果竟然还远远超出刘浪的想象。

    得到这个消息,齐聚于指挥部的未来军神和赵寿山师长两个陆军中将显然是最开心的两个。对于他们来说,什么最重要?除了军火之外,自然就是兵员。枪缴获的再多,没人用有什么用?更何况,这批战俘都是军人,根本不用再怎么训练,只要做好思想工作,拿起枪就可以投入战场的军人。

    尤其是赵中将,娘子关一仗,他满编一万三千人的第17师现在还能拿起枪投入战斗的不足五千人,就算以后加上伤愈归队的,满打满算不过六七千,编制缺口高达一半,如果能从这批战俘里得到补充,虽然战斗力可能和先前无法相比,但至少也是恢复了几分元气。

    第129师在这场战役里损失同样也不小,虽然各旅各团具体的人员损失还没统计出来,但伤亡也绝对不会少于三千。毕竟,日本人的枪和炮也不是吃素的。他们也急需补充兵员。

    不说他们两个大师长,刘浪其实也需要补充人手。这个时候再从广元调兵最少得半月以上的时间,显然已是来不及了。刘湘的电报让刘浪知道,他必须得赶在军令下达之前将独立团补充满员,甚至,将兵力再扩充一些,否则,他无法应付即将而来的更大规模战斗。

    加上先前从石门解救出的五千余战俘,如果能交换成功,高达两万余的战俘绝对能满足在座所有主官们的需求,甚至还有多的,可以向其他部队补充一些。

    当然了,这些战俘也必然会都经过甄别才补充进军队,一些软骨头,虽然罪不至死,但绝对会毫不留情的被赶走。补充兵员是需要增加战斗力,而不是削弱战斗力,宁缺毋滥这个道理所有人都懂的。

    就是邓政委有些纠结,日军伤兵不是断胳膊就是少腿是个大累赘,他也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些宰又不太好宰,养起来看着都都烦的家伙们赶紧交换走,但他对那些日军医护兵和搞武器维修的维护兵还有通信兵这些技术兵种却是需要的紧。

    红色部队底子薄,所招官兵大都来自农村,读过书的不多,让他们扛枪打仗保家卫国或许行,但拿手术刀和工具或者搞无线电还真是难为他们了。这方面一直是他们的弱项。

    刘浪却是早有所准备,招招手把早在门外等候穿着国军军服的小泉给喊了进来:“小泉中尉,以后你就在我129师工作了,林小顺上尉是你的直属长官,你们反战同盟就归邓处长直接指挥。”

    “长官好,小泉右三郎向您报道。”穿着国军中尉制服一家伙连升好几级的小泉挺胸撅屁努力站直了向自己未来的顶头上司有几分生涩的行着国军军礼并问好。

    不得不说,这货是个人才,才反水加入中国军队两天,就学会了中国军人那一套,而摒弃了本国的那些玩意儿,就是那屁股撅的还有几分日本人模样,很想让人踹一脚。

    “好,很好!小泉同志,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好好干,为打倒日本***贡献属于日本人民的力量,我相信,在你的努力下一定还会有更多的日本人民认清日本政府****的真面目,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来的。”未来二代领袖多聪明?马上就反应过来刘浪这是送了自己多大的一个礼,热情的握着小泉右三郎的手,和颜悦色的鼓励道。

    必须得热情,刘团座介绍小泉右三郎这个反战同盟,甚至连西元寺公一都加进来了的意思,就是,那些技术兵种你可以留一些,但得看你的本事了。这两位,就是专门送过来帮他们的。

    有了这两位,加上红色部队特有的思想政治工作,未来二代领袖当然有信心会留上那么一批日本人为129师乃至整个红色部队工作。

    就算人不多,也没有什么要紧,只要有师傅,派人跟着学,不就完了?

    所有的矛盾,刘浪解决的很完美。

    而且,正如未来二代领袖所说,一定还会有更多的日本人加入到反战同盟的。

    比如,正在山林里逃窜一天一夜没怎么吃东西的残余日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