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小修行 田十

719 巨虎

    潘五点点头,背后刷地张开翼翅,轻轻挥动两下,身体如箭般飞上高空,朝北方飞去。

    姜国有很多危险,不只秦国。还有许多蛮族要通个气,所以要北上。

    此外还有一件事情,潘五想去找找那个小兔子。

    北地雪原中的很小的小兔子。

    不过世上事情不如意者居多,潘五做好了失望准备。

    一路疾飞,在高天之上划出一道白线,可以说眨眼间千万米。

    很快飞回到大陆上空,低头看着下方山脉河流,还有根本看不见的人……

    没有再去找姜问道,短短几天世间,姜问道未必能打探到蛮族消息,不如直接杀过去。

    草原很大,潘五到处乱飞,看到许多部落,想找安罗王族属实有点费劲。

    他想从东往西走,先警告东安罗王,再去找西安罗王聊天,反正都是不让他们南下。

    不想就是这么几天,东安罗和西安罗打起来了。

    当潘五飞到战场之上,看着天上十几只战鹰在凶狠对拼,下面是一队又一队凶悍骑兵在拼命。

    潘五有些无语,难道说不打仗就会死?好好活着不行么?

    问题是两位天王没在。

    潘五犹豫一下,转身飞走,愿意打就打吧,老子管不了你们。他继续找去安罗王。

    只要肯花时间,总是能找到的。在两个时辰里面,潘五先后找到两位安罗王。

    不管他们在做什么,直接抓到一起,在一个没有人的小山包上,潘五对着两位安罗王说话:“不是喜欢打架么?打吧。”

    两位安罗王非常吃惊。

    他们早知道潘五难缠,还知道潘五有一支超级强大的战宠军团,所以停止南下。

    实在是想不到潘五能够厉害到现在这样?他们俩都是七级修为,可是在潘五面前,竟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比一招落败还吓人,一招被擒。

    现在,两位天王相对而立,听到潘五这样说话,两位天王反是不打了。

    潘五问话:“打不打?”

    两位天王也是聪明人,东安罗王想了一下问话:“你抓我们过来,就是不想杀死我们,对吧?”

    潘五看着两个比自己还要高出很多的大个子:“打不打?”

    东安罗王又问:“你抓我们过来,想要什么?”

    “我想杀了你们。”潘五觉得有点无聊,这个世界就这个德行,有利益就有冲突。

    两位安罗王彼此间的仇恨大过天,即便是杀死眼前两位天王,重新即位的天王一定还是会继续发起战争。

    潘五展翅飞起:“你们走吧,记住了,姜国天绝山有一支五级战宠军团,还有两千多五级六级战兵。”说完话,便是消失不见。

    两位天王对看一眼,又看看潘五飞去的方向。

    “他去北面了。”

    “恩。”

    “打么?”

    “我走了。”

    一句话之后,两位安罗王各分东西。

    潘五在找小白兔子,来到雪原高山上到处飞到处找。当然找不到,那么大的一片地方,那样小的一个兔子,还都是白色。

    在雪原上晃荡一天,又飞去极北之地,再看一遍流光天幕。

    隔天南下,寻个地方吃饱饭,好好休息一天,向灵地出发。

    灵地有太多秘密,潘五身体里就有两个秘密,一个鳄神元神,一个小白蛇元神。

    潘五之所以要来灵地,就是要找寻解决这两个元神的办法。

    万一什么时候,两个元神忽然弄死自己,霸占了自己的身体怎么办?

    一起飞道灵地上空才落下,朝中央腹地直行。

    这是一片少有人能够踏上来的神秘地方,潘五一路前行。

    和上次一样,看到凶兽也是好像没看见一样,他只管奔跑。

    还记得大玄龟么,潘五来到灵地没多久,大玄龟就又来了。

    潘五不想和它打架,可大玄龟追的格外急。不管他跑多快,大玄龟都是紧追不舍。

    在疯狂奔跑中,他发现自己还是不够厉害,竟然甩不掉玄龟?

    如此跑了整整一天,从白天到黑夜。

    如果只有玄龟还好,可是黑夜间竟然又先后遇到两只同样恐怖的凶兽。先是一头比大象还大的老虎出现在前面,潘五只能转了方向。

    巨虎也许是吃饱了,没有追赶,反是多看了大玄龟几眼。

    在巨虎之后,是一条鳄鱼。

    潘五一往无前的奔跑,在黑暗中跑到一片湖泊前面,便是展翅飞行。可是刚飞起来,从水下面窜出来一条巨大的绿色鳄鱼。

    紧急间匆忙闪避,躲避过绿色鳄鱼的攻击,潘五就不跑了,张开翅膀向高天飞去。

    飞出灵地范围,随便选个地方落下,潘五悬浮在海面上。

    九级了也跑不过灵地上的怪兽?那还怎么混?

    躺了一会儿,闭目睡觉。有什么事情等天亮再说。

    从这天开始,潘五等于是进入另一种修行一样,每天在灵地上狂奔。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事实上也是唯一能做的事情。

    灵地上有很多凶兽,不如他的杀不杀的没有意义。比他厉害的又打不过,就只能乱跑,当是修行了。

    如此折腾了一个多月,每天都是跟大玄龟赛跑。

    他彻底想明白了,鳄神元神跟大玄龟一定有仇,而且是死仇,不然大玄龟不会这么疯狂。

    同样地,在潘五的身体里面,连小白蛇元神都会不时出来一下,而只要在灵地上,鳄神元神从来都是消失不见。

    按照这种情况来看,当初应该是大玄龟重伤鳄神元神,鳄神元神逃到第三学院附近,从而便宜了自己。

    大玄龟特别有耐心,你飞出灵地就不追,只要回来灵地,大玄龟很快就会出现。

    就是说,可怜的潘五在灵地上荒废了一个多月时间,什么什么都没做,也是什么什么都没找到。

    如此又过去几天,潘五终于腻了,这一天天的到底是在做什么?

    在这天,潘五没去灵地,反是寻个海岛住下。

    他在想要怎么办才能弄走大玄龟。

    想了两天没想到办法,反是等来了司其。

    司其背着白鳄鱼出现在沙滩上。

    潘五在打坐,召唤鳄神元神,忽然看见司其,心神竟然一乱,匆忙起身:“你怎么来了?”

    “它找你。”司其放下白鳄鱼。白鳄鱼便是跳到潘五身边卧下。

    潘五低头看看,再看向司其:“辛苦你了。”

    司其问:“你在灵地做什么?”

    潘五摇摇头,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司其走到身边:“回去么?”

    莫名地,潘五心中一时紧张,退后一步,犹豫一下,竟然说不出话。

    司其面色变了一下,退后一步坐下:“灵地上有什么?”

    “怪物。”潘五想了一下,把以前见到过的凶兽都是说上一遍。

    司其安静听着,潘五是随便说,很没有逻辑,想到什么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竟然说了一个多时辰。

    后来终于不说了,而司其也不接话,场面便是安静下来。

    两个人静静坐着,过了好一会儿,司其才又说话:“唐师决定闭关了。”

    “闭关?”

    司其接着说:“其实,唐师想去留神之地,你能带他去么?”

    “那里就是活死人墓,有人的时候是活死人墓,没有人的时候就是个坟墓。”

    司其沉默一片,又问:“能带唐师去么?”

    “为什么?”

    “你有元神,唐师没有。”

    潘五苦笑一下:“我有三个元神。”

    司其不知道他说的是真话,想想又说:“你能活很久,这是有元神的好处。”

    问世间,还有什么比延寿还

    潘五低头看看,再看向司其:“辛苦你了。”

    司其问:“你在灵地做什么?”

    潘五摇摇头,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司其走到身边:“回去么?”

    莫名地,潘五心中一时紧张,退后一步,犹豫一下,竟然说不出话。

    司其面色变了一下,退后一步坐下:“灵地上有什么?”

    “怪物。”潘五想了一下,把以前见到过的凶兽都是说上一遍。

    司其安静听着,潘五是随便说,很没有逻辑,想到什么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竟然说了一个多时辰。

    后来终于不说了,而司其也不接话,场面便是安静下来。

    两个人静静坐着,过了好一会儿,司其才又说话:“唐师决定闭关了。”

    “闭关?”

    司其接着说:“其实,唐师想去留神之地,你能带他去么?”

    “那里就是活死人墓,有人的时候是活死人墓,没有人的时候就是个坟墓。”

    司其沉默一片,又问:“能带唐师去么?”

    “为什么?”

    “你有元神,唐师没有。”

    潘五苦笑一下:“我有三个元神。”

    司其不知道他说的是真话,想想又说:“你能活很久,这是有元神的好处。”两个人静静坐着,过了好一会儿,司其才又说话:“唐师决定闭关了。”

    “闭关?”

    司其接着说:“其实,唐师想去留神之地,你能带他去么?”

    “那里就是活死人墓,有人的时候是活死人墓,没有人的时候就是个坟墓。”

    司其沉默一片,又问:“能带唐师去么?”

    “为什么?”

    “你有元神,唐师没有。”

    潘五苦笑一下:“我有三个元神。”

    司其不知道他说的是真话,想想又说:“你能活很久,这是有元神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