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二百零四章 狐言乱语

    余生醒来时,屋檐上挂着雨珠,不时滴落在水缸,打在芭蕉叶上。

    客栈里很安静,让余生辨不清什么时辰。

    他也懒得起床,只觉身子快散架了,浑身上下无力,手指懒得动一下,头更是格外痛。

    “哎呦”,余生摸到头上有一大包,有板栗那么大。

    “谁这么不小心。”余生埋怨昨晚搬他上楼的人。

    听着雨声,余生躺在床上,很快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不知过了多久,门被推开,清姨提着一茶壶走进来,胳膊还夹着一件锦衣。

    “小姨妈。”余生斜躺着,看着清姨坐在他旁边。

    “该起床了。”清姨把茶壶放在桌子上,坐在他床沿。

    她梳着马尾,身上穿着书生束身的长袍,腰上用玉带系着,把身子曲线勾勒出来。

    只是胸前平坦,若远了看,还真认不出她是一姑娘来。

    余生穿着白中衣,不至于被小姨妈看光身子。他摇着头,“不想起,身子痛死了。”

    “让你昨晚喝那么多酒。”清姨转身从茶壶里倒一杯水端过来。

    “你不也喝,五十步笑百步,我是百步。”

    “我能千杯不醉,你能么?喝不了几口就耍酒疯。”清姨把茶杯端给余生。

    “耍酒疯?”余生全记不起醉后的事儿,他坐起身子来,“我,我做什么了,你打我一大包。”

    余生心说昨晚自己难道干什么禽兽不如的事了?

    清姨脸略一僵,翻着白眼道:“你若敢现在已经不是躺在这儿了。”

    “那倒也是。”余生接过茶杯,一饮而尽后井水的甘爽滋润了干燥的口舌。

    “今天你要去扬州到差,试试这件衣服合不合身。”清姨举起她带来那件上衣。

    这件外衣布料同清姨身上的长袍,白底子上有金丝绣的云纹,看起来帅气的很。

    余生一直住在乡下,不曾穿过华贵的衣服,忙接过来站起来穿。

    只是一试之下,衣服一直拖到膝盖上,更尴尬的是一袖口有些小,余生唯一动弹的胳膊伸不进去。

    “嘿,这下真成杨过了。”余生摆着袖子说。

    清姨脸微红,然后怪罪到余生身上,“我按你说的身高来的,怎么长这么多?”

    这辈子她还是首次做衣服,只问一下余生身高,然后就自己做起来了。

    余生脸皮厚,振振有词道:“男人的身高和女人年龄一样都是秘密,你敢告诉我你年龄么?”

    这清姨还真不敢说,一说出来就什么都暴露了。

    “脱下来,我帮你改改,省的进城被人笑话。”她把话题转回来。

    余生不想让清姨的一番心意打折,于是抖了抖外衣,“挺好看的,不用改了就这样吧,我当披风披着正好。”

    “哪有这样的披风。”

    余生摇头,“你不懂,这才是潮流。”

    余生执意这样,清姨也只能依了他,见余生喜欢,心里也只觉做了一件了不得事。

    可不是了不得事,这玩意比练剑难多了。

    世上若有缝衣的剑法就好了,这样就方便许多。

    起床把只是上衣,却胜似长袍的锦衣后,余生听清姨说已快到晌午了,忙匆匆洗脸下了楼。

    楼下只坐着周大富和周九凤等人,叶子高在忙着收拾桌上的杯盘狼藉。

    见到余生的打扮后,周九凤乐了,“生掌柜,你这是什么打扮,找了两块麻袋把自己套里面去了?”

    余生个子不高,披上及膝的披风后,宛若小三的弟弟船上及膝的风衣,整个人像被陷在麻袋里。

    清姨跟在余生身后,听周九凤取笑,狠狠盯着她。

    周九凤若有所觉,忙忍住笑。只是余生不准备放过他,“楚生?”

    坐在周大富旁边的楚生抬头,不待问余生何事,周九凤就大笑起来。

    “没什么事。”见周九凤大笑,余生满意的对楚生说。

    余生向叶子高问起小老头。

    叶子高告诉余生,昨晚是他把小老头抬回屋的,小老头醒酒早,起来后悄悄下楼不知所踪。

    不用问,他肯定无颜面对姑苏熟人,躲起来了。

    不理大笑的周九凤,清姨坐在位子上,让余生快去准备一下,他们进城后得明天才回来。

    “你也去?”余生站住。

    “有点事儿需要办。”清姨说。

    周九凤这时终于忍住了笑,余生钻进后厨时冷不丁又叫:“楚生。”

    楚生抬头,望着帘子不解,周九凤又大笑起来。

    在后厨,余生把常用之物放在外面,灶台只要不是余生使用,便又成了原来模样,不怕人看出来。

    正忙碌时,余生隐约听到后院有人在说话。

    他探出头见那姓胡的老头蹲在窝棚下,一面馋着看鸡,一面向小白狐说着话。

    “这是你不离开的理由?你是狐狸,你天生吃鸡,哪有养鸡的道理。”胡老头说。

    “听我说,这些鸡你吃不到嘴,他们骗你的,人的话若能信,狗都能上树。”

    毛毛站在雨中,踩着水花玩,尾巴扫在胡老头头上。

    胡老头回头不耐烦道:“你这蠢驴,滚远些。”

    毛毛四蹄起跳,溅胡老头一身。

    “你二舅。”胡老头瞪了一眼,换了个身位,“你爹厉害,我惹不起躲不成么。”

    小白狐在屋檐下,向胡老头叽叽咕咕几声。

    胡老头道:“他二舅就一普通驴,他大爷惹不起。”

    “你不知道,他娘跟着扬州城主沾了仙气儿,不过他爹更厉害,就是丑了点儿。”

    毛毛直接抬脚踹胡老头了。

    “我自己的酒都给你了,说你爹几句都不行了,不待你这么卸磨杀驴的。”

    胡老头回头说着时被毛毛喷一脸口水。你大爷的,什么叫卸磨杀驴,你想干什么。

    “再骚扰我,我的酒不给你喝了。”胡老头威胁说。

    毛毛马上收回踢出去的蹄子,爹亲娘亲,不及酒亲。

    胡老头又和小白狐说话,劝她跟自己回去,“你别被人骗了,他们就是养狐奴。”

    小白狐摇头,叽叽咕咕说着狐语。

    “他救你又怎么样,那捉妖天师现在是客栈伙计,指不定他们就是合起伙来骗你的。”

    “你怎么就不信呢,你看你们掌柜那丑样,以后肯定娶不到媳妇,所以把你当狐奴养。”

    “是是是,我不应该用狐族男子和他比较,但人之中他也只是看的过眼,离英俊差的远呢。”

    小白狐不服气的替余生辩驳,又是甩出一连串的狐语来。

    “不是我以貌取人,实在是狐妖中找不到丑的,咱们择偶英俊是基本,就和他们得有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