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二百九十章 护身鱼

    “这黑龙…”叶子高话说半截,摆了摆手,“算了,不说了,车到山前必有路。”

    余生也顾不上追问,他走到怪兽彘身旁,见它愤怒的瞪着自己,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只是徒劳。

    余生举起手里的咸鱼,见它嘴又闭上了,刚要一咸鱼砸下去,听人喝道:“住手!”

    余生抬头,见一位留着山羊胡子,高高的身材的中年汉子走过来,跟在他后面的是大批寻味斋护卫。

    “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宅子里?”中年汉子,也就是刘掌柜问道。

    余生把咸鱼收回去,“刘掌柜?”上下打量后,余生取出锦衣卫牌子来,“镇鬼司指挥使余生。”

    他一指放在旁边的尸首,“我怀疑你们在后院大肆造水鬼,所以来调查一下。”

    看到额头上贴着符咒的奴隶,刘掌柜心里“咯噔”一下,一时间各种念头在脑海中闪过。

    压住心里的忐忑,刘掌柜沉着脸道:“什么造水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想到里面还有巫祝的参与,说着话的刘掌柜底气足起来,“倒是你,擅闯私宅,你可知罪!”

    他指着余生对左右侍卫道:“来人,把他们给我轰出去。”

    只是来不及了,在护卫后面很快有了声响,周九章和楚生跑进来,后面跟着锦衣卫。

    “我看谁敢!”胆气足的余生看着护卫,这些护卫果然退却了。

    余生看着刘掌柜,“擅闯私宅是我的错,我甘愿受罚,不过这些奴隶……”

    “奴隶为我所有,如何惩处是我的事儿,与你何干?”刘掌柜说。

    余生道:“不错,但若成了水鬼,便与我镇鬼司有关了。”

    水鬼这东西可不是无害之物,但凡溺死者成鬼,必找替身方能轮回。

    现在如此之多的奴隶成了水鬼,意味着整个扬州城百姓将陷入危险中,这给了余生追查的理由。

    他指着后面的锦衣卫,“差人准备打捞尸首,找捉鬼司的人来查验。”

    大荒之上,凡人类的城池,必有捉妖司和捉鬼司,替百姓降鬼除妖。

    二司并非城主所创,两个组织存在于世间已有很长的历史,几乎是伴着人类成长而壮大的。

    他们也有自己的城池,以训练捉鬼要或捉妖天师为己任,但不同于巫院,每座城池捉妖或捉鬼司必然臣服于城主。

    “是。”锦衣卫的人拱手答应。

    “且慢!”在后面听清楚的巫山领着两位大巫出现了。

    他们扫了那具贴着符咒的尸首一眼,“不必麻烦捉鬼司,我巫院更精于此道。”

    刘掌柜心中稍定,顺势道:“那就请三位大巫还我清白。”

    “这儿有你们什么事儿。”余生不悦,身为镇鬼司指挥使,这点威严还是要拿出来的。

    巫山被噎住了,缓了一缓才道:“此言差矣,事关鬼事,我巫院责无旁贷。”

    “这事儿就不劳巫院烦心了。”锦衣卫指挥使走进来,“我们锦衣卫会办好的。”

    他看了尸首一眼,见上面贴着符咒,问余生:“从池塘下面背上来的?”

    余生应了一声是。

    “去,请捉鬼司捉鬼天师来查验,其他人准备把池塘下的尸首打捞上来。”指挥使下令。

    听锦衣卫指挥使下令这么干脆,甚至不问就知尸首来自池塘下,刘掌柜明白了,这些人是有备而来。

    再想到摘星楼上城主府的人,刘掌柜更清楚,这是城主首肯的。

    如此看来,他刘掌柜今日是在劫难逃了。

    想到此处,刘掌柜看向巫山,正好巫山也向他看来。

    俩人目光在空中交汇,刘掌柜眯了眯眼,露出警告的神色。

    他知道巫山会明白的。

    锦衣卫指挥使吩咐完毕后,一步一步向刘掌柜走来。

    “刘掌柜,这事儿出在你的私宅”,他小心隐藏着自己的戒备,“怕要请你到锦衣卫……”

    指挥使话说半截,刘掌柜忽然动了,兔起鹘落间向余生逼来。

    “小心。”、

    锦衣卫指挥使提醒,但为时已晚,余生刚举起咸鱼,刘掌柜已经扼住了他的咽喉。

    余生兑换的技能卡和力量卡在斗败怪兽彘时已失效,现在的他手无缚鸡之力。

    “余掌柜好雅兴,居然提着条咸鱼做武器。”刘掌柜看着身前的咸鱼冷笑。

    “做厨子习惯了,咱们有话好好说。”余生举起另一只手,“大家都是君子,要动口不动手。”

    “余掌柜说的有理,我也不想动手。”刘掌柜转到余生身后。

    他看着锦衣卫指挥使,“只是你们要动手整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客气,一定要客气。”余生转着眼珠子寻找脱身的机会,“我还是个孩子,是初升的朝阳。”

    锦衣卫指挥使也皱眉道:“刘掌柜,你这是作甚,事情还没到那一步。”

    “到那一步就晚了!”刘掌柜厉声说,他见指挥使后面的巫山向他眨了眨眼。

    他知道这是一个承诺,只要他不被锦衣卫抓走并被送出城,巫院就有办法让他安然无恙回到黑水城。

    “不晚,不晚”,余生说,“我姨妈是城主,只要你放开我,放你分分钟的事儿。”

    不待刘掌柜回答,余生道:“你一定要张嘴,不然我非得把你煮烂了。”

    “什么?”众人莫名其妙,刘掌柜更是捏紧了他咽喉。

    “不是对你说的。”余生沙哑着嗓子说。

    刘掌柜虽不解,但顾不上追究这些,目不转睛的看着指挥使,在场的人之中唯他有威胁。

    指挥使虽不想说,但还是道:“他说的不错,只要放了他,城主一定不为难你。”

    “我也不为难你们,只要出了城,我就放了他。”刘掌柜说。

    余生举起的手一直没放下,咸鱼在举着,“答应,答应,你先松一些,我又跑不掉。”他说。

    余生被捏着喉咙,所以声音沙哑,话也说不清楚了,刘掌柜于是略微松动一下。

    相比刘掌柜高高的身材,余生的个子着实有些矮,这让他扼余生咽喉时是躬身撑在余生后背上的。

    恰在这一松之间,余生瞬间缩回身子,让刘掌柜身子下落,捏咽喉的胳膊上一时有些失衡。

    刘掌柜武艺不低,反应也快,手在失衡的刹那间再去捏余生咽喉。

    若无意外,必然是会被捏住的,但意外恰好就发生了。

    刘掌柜手腕一痛,手指再无法使力,让余生轻而易举逃脱了去。

    眼见余生将要离开,电光石火之间,刘掌柜只来得及抬脚,一脚踹在余生屁股上,让他也不好过。

    “哎呦。”余生捂着屁股从地上站起来,这时锦衣卫指挥使已经护在他身前。

    再看刘掌柜,只见他惊讶的看着手腕上的那条咸鱼。

    那条咸鱼紧紧的咬着他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