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三百三十八章 管家婆

    余生提起水桶,站在井沿边刚要丢下去打水,见到井底微光一晃。 .更新最快

    “咦”,余生探头看,黑漆漆一片什么也不看见,但余生很确定,方才真的有道微光。

    他蹲下身子,尝试着喊道:“龟仙人,龟老祖宗?”

    井内一丝动静也无,余生又尝试几声,最后不耐道:“龟孙子,不出来拉倒,早晚有一天……”

    “小鱼儿,小鱼儿。”草儿焦急的从大堂出来,她手里死死按着球球,“快帮忙让人捉只竹鼠。”

    余生见球球红着眼,呼哧呼哧的喘着,吓了一跳,“又吃错药了?”

    “不是吃错药了,是那个,那个。”草儿红着脸说。

    “哪个?”余生一头雾水。

    “嘿呀,你年纪小,跟你说了也不懂,帮忙捉只竹鼠来,要母的。”草儿着急说,“不然要出鼠命了。”

    “哦,我明白了。”余生恍然大悟,他双手合十,“我的愿望是捉只母竹鼠。”

    正在大堂饮茶的孟婆一顿,继而拍桌子骂道:“干你大爷。”

    方才她看着球球吃了春浮草,哪还不知捉母竹鼠作甚。

    坐她对面的黑妞一顿,很快拍案而起,“敢骂老娘,信不信老娘一屁股坐死你。”

    孟婆白眼一翻,“骂的不是你。”

    “哦”,黑妞怒气顿消,坐下来上下打量孟婆,“姿色不错,我替那人的大爷谢谢你。”

    一头憨龙,孟婆在心里骂一句,刚要转身去干那恶心的勾当,忽然眼珠子一转。

    她又坐下,“要不要比试一下?”

    “我不欺负你。”黑妞正低头数手上的钱,掌柜规定伙计一天能饮一坛木酒,她不喝,刚转手卖别人。

    “欺负,呵呵,区区一条龙敢在鬼仙面前说这种大话。”孟婆激将。

    “呦嗬”,黑妞又拍桌子,“你敢看不起我?看不起我就是看不起我们大人,小心我让大人许愿让你扫茅房。”

    她起身要去找余生告状,孟婆手一翻取出五文钱,在手里掂量着发出脆响,“这是赢者的奖励。”

    “刷”,黑妞以惊人的速度坐在孟婆对面,和蔼笑道:“你要比什么?”

    “谁先从西山竹林带回一头竹鼠谁赢,母的。”孟婆说。

    黑妞方才也见到球球红着眼进去,她才不上当,“要比也成,赢者至少奖励五十文。”

    身为鬼仙,孟婆才不去做那见不得人的勾当,于是取出五十文,“五十文就五十文,我数到三,大家一起动。”

    “三”

    “二”

    “一”

    同时动身,但孟婆出门就走回来,黑妞则刹那间已不见身影。

    一杯茶未饮尽,黑妞已提着两只竹鼠放在孟婆面前。

    “大人那条狗别看丑,胆子倒很大,居然跑竹林外面向群狼狂吠。”放下竹鼠时黑妞说。

    “多一只竹鼠我可不付钱。”孟婆放下茶杯。

    “多一只送你了。”黑妞把五十文钱划拉到怀里后才又说:“反正我也不知哪只是母的。”

    “啪”,孟婆伸手去抓那五十文,但黑妞早有准备,手抓住退后一步躲开了。

    “你耍诈。”孟婆道。

    “我娘曾经说过,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黑妞说,龙在悟道一途消耗甚巨,为得到钱要不择手段。

    “再说,你知它们不是母的?”黑妞把钱藏怀里说。

    孟婆还真不知道,至于扒开去看更不屑了,“那也有可能是公的。”

    “在概率上,两只几乎不可能全是公的。”黑妞板着手指,“我给你算算。”

    在听到“一只母的概率为五成,两只里有母的概率为十成”的计算后,孟婆冷着脸提两只竹鼠进后院了。

    心里诅咒着龙全不是好东西,孟婆头痛起来,她以为是愿望拖延导致的。

    “给。”她把两只竹鼠丢给余生。

    余生一看,“这俩只竹鼠有点小,”他看着孟婆,“你也忒歹毒了。”

    孟婆没好气,“你们够缺德了,就别说我了。”

    球球已经被关到柴房,在里面狂躁着乱啃,草儿打开门,“别管大小了,快丢进去。”

    余生顺手塞进去,里面起初传来“叽叽”的慌乱声,猫捉老鼠一般在里面折腾,很快又安静下来。

    “喵,喵”,黑猫和警长缠着余生的腿,它们见到两只竹鼠,想让余生为它们加餐。

    “待会儿。”余生顺口一说,抬头见草儿和孟婆同时看他。

    “你这才是歹毒。”她们同时说。

    “去,去,啃你们的咸鱼去。”余生把黑猫和警长赶走,自己又回井旁打水去了。

    草儿和孟婆觉着在门外很龌龊,也走开了。

    临走时,孟婆回头望门一眼,心说两只竹鼠究竟是不是母的?若不是,那……

    余生把水端上阁楼,推门进去时清姨正梳妆。

    “一大早外面做什么呢,这么热闹。”清姨问余生。

    一群无聊的人再做无聊的事,余生自觉把他与他们划清界限。

    “别理他们,早饭想吃什么?”待清姨洗漱后,余生自觉走到身后帮她盘发。

    “面”,清姨说,同时示意余生把头发集束于顶,编结成两个髻,这样子活泼。

    余生在外面花瓶里取一朵白花插在左侧发髻上,清姨整个人明媚起来,看着赏心悦目。

    “我去做早饭。”让清姨稍等片刻,余生下去忙碌,只是进后厨时被叶子高拦下了。

    “掌柜的,你看能不能让狗子带上砒霜?”叶子高说。

    “什么?”余生一怔,不知叶子高在说什么。

    叶子高拉余生到门口台阶上向田野张望,只见狗子被一群山狼追逐,在田野,大道上乱蹿。

    听狗子欢快的叫声,这憨货乐在其中。

    “这倒是个锻炼脚力的好办法,正适合砒霜。”白高兴站旁边看热闹。

    富难也在,“不错,要不我们把砒霜装车上,拉过去丢下,让它被追着试试?”

    “要是被咬死怎么办?”余生担忧,不待白高兴说出办法,他又说:“你们记着把猪头给我囫囵拿回来。”

    “滚”,叶子高推开余生。

    白高兴这才道:“可以让狗子到车上,阵势一不对,让狗子下车引开群狼。”

    “哎,这好,带上我。”黑妞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对他们作弄砒霜的计划很感兴趣。

    计划已定,富难站起来去开车。

    余生对叶子高说:“让狗子帮忙也成,记着把你那坛木酒给狗子。”

    或许是跟毛毛学的,现在狗子也知道讨酒喝。

    “狗和猪是好朋友,酒就不必了。”黑妞说,她还准备抢过来卖钱呢。

    “呦嗬”,余生打趣,“你也有管家婆的潜质。”

    黑妞很善于抓重点,“你这个也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