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五百六十六章 陷害

    “蒙汗药?”里正和石大爷对视一眼后,望了望客栈大堂。 .更新最快

    大堂里的百姓全是无精打采的,一副不曾睡醒的模样,若是被下药的话还真有可能。

    不过见到草儿迷迷糊糊下楼,怀里球球四脚朝天,毫不顾忌的把私处露出来酣睡的时候,众人立刻否定了这个答案。

    别看草儿这姑娘个子低,医术那是了不得,对各种草药稍微一嗅就分辨的出来。

    更不用说她怀里的球球了,这厮隔着老远就知道饭菜里有没有毒,想要蒙倒它,简直比抢余生的钱还要难。

    排除这个答案后,众人又迷惑了,今天实在太诡异了。

    不止如此,在八斗的父亲铁匠高四进到客栈抱怨热后,他们很快发现了更古怪的事情。

    “还真是。”客栈似乎自带温度调节,所以他们呆坐的时候没察觉出来,现在把头往外一探,立刻发现了这点异常。

    里正站起来特意去外面转了一圈,在阳光下呆了不到一分钟,他马上把身上的外套给脱掉了。

    他走到空地上,弯腰摸了摸土块,又伸手在土里挖了挖,然后拍了拍手,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走进来。

    “奇了怪了,冻土在一夜之间化了。”里正说,要知道,前些天还落雪呢。

    在经历了一个寒冬后,浅层的土会被冻,一直到天气暖和后才渐渐解冻,然而现在才一天就已经全部融化了。

    “外面的日头与初夏的相比也不遑多让了。”里正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石大爷忧心忡忡起来,天有异象,必有大灾,而且这还不是那些自带诅咒的妖兽带来的旱灾之类的。

    老天爷在变天时,诸神也无能为力,众生更是蝼蚁。

    这下众人顾不上去田里干活了,开始搜肠刮肚的猜测究竟要发生什么大事。

    人们常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但也只是说说而已,不然世上该有许多赛诸葛了。

    一屋子的百姓百思不解后,终于记起一个人来,“哎,城主呢?”里正回头问在桌子上打瞌睡的白高兴。

    白高兴抬起头,迷糊的说:“城主?还没下来呢。”

    现在日头将近晌午,被里正一提醒,白高兴觉着城主这么迟还没下楼有点儿反常,于是招呼草儿去阁楼看看。

    “我不去。”草儿虽然迷糊,但脑子还没坏掉,把睡觉中的城主吵醒的结果惨不忍睹,即便余生也不例外。

    正好黑妞左右摇摆的走在木梯上,她伸着懒腰,嘟哝道:“这一觉睡着好不爽啊,啊,啊。”

    她发泄着,尖锐的声音让大堂的人忍不住捂住耳朵。

    幸好住在客栈的客人全是老客,知道她是条龙惹不起,不然非骂她一顿不可。

    不过她这一喊,让草儿有了主意,她仰头对木梯上的黑妞道:“独孤大姐,城主让你去领工钱呢。”

    “喊谁大姐呢,没大没小,你个草精,年龄比我小不了多少,要叫独孤小…”

    迷糊着抱怨的黑妞愣住了,整个身子激灵的一抖动,彻底的苏醒过来,“钱,你说什么,工钱?”

    草儿睁大双眼,装作无辜点了点头,“城主…”

    草儿话刚开了个头,“噔噔”,黑妞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木梯转弯处,“工钱,啊哈,城主,我来了。”

    成功做到这一切的草儿回头对目瞪口呆的白高兴挑了挑眉,蹦蹦跳跳的去后厨取早饭了。

    身影消失在后厨后,她又挑起帘子探出头,“我出去挖草药去了,有事儿别找我。”

    发怒的龙不是好惹的,她还是趁机躲出去的好。

    黑妞不知道草儿的陷害,太阳已经这么高了,更是认为城主已经醒过来。

    她兴冲冲的来到阁楼前,见阁楼紧闭也不以为意,把门敲的“啪啪”响。

    “城主,城主。”黑妞大声喊道。

    阁楼里面安静了一会儿,在她又敲门的时候,里面才传来清姨不耐而又阴沉的声音,“什么事儿!

    话语里蕴含的怒气,若是余生听见了,绝对跑的远远的。

    只是将要得到工钱的兴奋迷了黑妞的心窍,让她没有听出城主的愤怒。

    “我来领我的工钱了,对了,还有叶子高那份,你答应我让我替他领的。”黑妞贴着门美滋滋的说。

    她已经在盘算得到工钱后怎么听响声比较动听了。

    至于花出去,那是什么?

    “工钱?呵。”阁楼里的清姨冷笑一声,让黑妞终于察觉出不对来,求生欲让她后退一步准备悄悄溜走。

    不过清姨一句话又把她拉回来,“行,进来领工钱吧。”

    明知道里面或许有炸,明知清姨的语气有些不对劲儿,但在小钱钱的诱惑下,黑妞还是推门进去了。

    万一呢?身为已给财迷,万一的机会也绝不能放过。

    阁楼有些黑,余生用布幔将所有门窗遮住,这样任何光亮就进不来,也打扰不到小姨妈的睡眠。

    在阁楼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香,黑妞贪婪的吸了一口。

    从外面阳光明媚的世界进入阁楼,黑妞一时还有些不适应,片刻后双眸才看清阁楼里的环境。

    这一看不要紧,见城主不耐烦的躺在床上,双眸射出的目光足以杀人后,黑妞被吓坏了。

    她转身想要推开门跑路,但已经来不及,“站住,你要是敢出去,这月的工钱就别想领了。”

    黑妞立刻站住身子,低声咒骂道:“草儿,你大娘,以后我不吃肉了,我要改吃素,吃草!”

    说罢黑妞慢慢转过身,向清姨陪笑,“哈哈,城主,那个,我,我是被骗了,全怪草儿那丫头。”

    清姨不理她,顺手把床边桌子上的一个花瓶一甩,稳稳的向黑妞飞过来。

    黑妞急忙端住,听清姨道:“顶上半个时辰,少一刻钟,扣你四分之一的工钱。”

    为了工钱,黑妞只能老老实实顶上,有埋怨也只在心中腹诽几句。

    见她老实,被打搅了的清姨转个身,“我再补一觉,大早上的你们这些人乱什么乱。”

    大早上?黑妞的眼珠子转了转,觉着城主误会了什么。

    “现在已晌午了。”黑妞摇晃着头说,头上的花瓶也跟着晃动。

    “什么?”刚醒来的城主又迷糊又烦躁,因此没顾上查看阁楼外的环境。

    “真的,诺,你看。”黑妞趁机把花瓶取下来,走到旁边窗前把布幔打开。

    明媚阳光登时流泻进来,让城主眯了眯眼。

    城主望着阳光,起初不以为意,她常睡到日上三竿时,接着察觉出了异样,面色逐渐变的严肃起来。

    “不对,不对。”清姨坐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窗前,把窗户打开。

    见太阳高悬,湖面的巨变后,清姨的脸色铁青,散发出来的气势让空气也凝滞,让黑妞忐忑不已。

    “不对,太阳升起的早了,早了至少半天。”在黑妞被吓坏时,清姨回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