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六百五十一章 山语

    此刻,城主正率领锦衣卫站在一座山头上向东眺望。

    在那里,海浪肆虐,翻腾,怒吼,山一般的海浪怒吼着拍打在山头上,巨石飞溅,树木倾倒。

    虽然离着很远,脚下的土地依旧在颤抖,水沫打湿了脸庞。

    又一堵海浪拍来,众人抬头仰望,见有一头怪模样的龙出现在山一般浪头上,把浪稳住变成了一座海山。

    “这是什么龙?”周九凤吃惊的说,在他们记忆中,龙或是蛟龙,身子弯曲如蛇,或是五爪金龙,威严的令人屈服。

    但面前这头龙二者都不是,它的龙头不同寻常,黝黑,厚重,而且很大,宛如一个榔头,被细细的脖子牢牢挂着。

    脖子下面的身子也不同寻常,同龟一般,肚皮圆鼓鼓的如一面鼓,尾巴则如鼓槌,击打着水花立在浪头。

    在它的背上则是另一番景象,厚重的龙鳞压在山岳一般高的背上,磅礴而逼人的气势扑面而来。

    “山语。”清姨说。

    这头龙在龙族中也是有名的存在,清姨只听余生他娘说过,东荒王的手鼓就是用着龙的皮蒙的。

    山语龙目如铜铃,在见到山巅的众人后,冲着他们一声龙吟,海山在海浪的推动下向他们靠过来。

    狂风伴着龙吟席卷而来,树枝纷纷折断,伴着飞沙走石漫天飞舞,让身后的锦衣卫东倒西歪。

    “你们退回去,帮助百姓快点撤出镇子。”清姨握紧手中的油纸伞,双目紧紧盯着山语,对身后的锦衣卫说。

    “城主,我们陪你一起。”周九凤坚决的说,周围的锦衣卫也郑重的点了点头,誓于城主共存亡。

    “留在这儿等死?”城主望着手里的油纸伞,“这把伞是东荒王留下的,上面有她的气息,山语不敢把我怎么样。”

    原来如此,周九凤等人这下放心了,她们拱手向城主告别后,上马转身向山下的镇子冲去。

    镇子就在山脚下,不大,方方正正,有石桥,有楼阁,还有石板小路,本是个宁静的镇子。

    在余生出现前,这座小镇子也是扬州城最有名的镇子,他们以海盐而谋生,家家户户都有钱,常请捉妖天师来捉妖。

    现在小镇的宁静被打破了,奔跑在山坡上的周九凤居高临下看去,整座小镇即使在锦衣卫的护送下依然陷入混乱当中。

    许多逃命的妖兽从山上冲下来,浑然不顾镇子围墙栅栏的阻拦,一路撞过去,拼了命想离开头顶山高的浪花覆盖范围。

    它们把房屋撞塌,对锦衣卫的阻拦视而不见,,甚至在雨中引起了火灾,一时间整个镇子凌乱不堪。

    待周九凤来到镇子门前的时候,镇子已经不服往日的模样了。

    “快,带大家离开这里。”周九凤骑马冲进镇子,俯身捞起一个无人照管的孩子丢给旁边锦衣卫,对迎上来的锦衣卫卜小妹说。

    卜小妹道:“百姓已经离开大半了,只是这浪头落下来…”

    卜小妹不说话了,这山高的浪头落下来,以镇上百姓的脚程,即使再快也会被卷走的,更何况现在还山路湿滑。

    “城主在拦着,争取片刻是片刻。”周九凤说罢吩咐手下,“你们沿着镇子一路查过去,小心有百姓没及时离开。”

    “是。”锦衣卫答应一声各自散开了。

    周九凤又回头查看一眼,见城主打着油纸伞踏剑上了天空,正与山语对峙着。

    “我们也去帮忙。”周九凤拍马向镇子深处去了,卜小妹紧跟上去。

    以前清姨听东荒王用戏谑的语气说过山语。

    她说山语乃龙族中脾气最为暴躁的,也是性子最懒的,同时也是龙族最通音律的。

    在用尾槌敲打它自己肚皮的时候,山语肚皮响起的鼓声悦耳动听,足以引起山河变,人心动。

    现在清姨发现,面对山语绝不像东荒王说的那么轻松。

    站在山语的面前,它呼吸间气流涌动,眨眼间山河明灭,岩石般冷酷的龙鳞,浑身散发的威严令人心惊胆颤。

    饶是如此,城主依旧义无反顾的站在山语面前,在接受全城百姓带来的供奉时,这些是她应当做的。

    “住手!”清姨举着伞,立在山语面前,“速速退回到海里,否则我不客气了。”

    “嗷…”山语根本不与她说话,伸长脖子一声长啸,狂风伴着海水向城主扑打过来。

    城主后退一步,手里的油纸伞挡在前面,绕着伞柄“刷刷”一转,刹那间从一把油纸伞变成了一把剑伞。

    这把剑伞的剑以伞柄为中心,将城主遮了个严严实实,将狂风与海水不费吹灰之力的挡在外面。

    山语不罢休,刚要伸长脖子再来一次时,城主喝道:“畜生,还不知住口,你也不看看这伞是谁留下的。”

    正要吐出一口气的山语果然停下来,它伸长了脖子,老花眼一般的双目贴着城主身前的剑伞看。

    在城主松一口气,以为事有缓机时,“砰”,山语甩起它榔头一般的龙头,狠狠地砸在剑伞上。

    一时间山摇地动,不远处脚下的山石也被震成齑粉。

    剑伞乃东荒王所铸,法宝的厉害自不用说,在山语的一记重锤下,分毫不见崩溃,为城主守住了要害。

    即便如此,城主也被伞柄传来的巨力撞飞出去。

    正在镇子里帮助百姓逃难的周九凤和卜小妹回头,见城主从天上落下来,急忙调转马头向落下的方向追去。

    城主在空中努力的稳住身子,在尝试失败以后,伸手一招,将同时落下的油纸伞取到手中,如降落伞一般让下降的势头稍缓一些。

    即便如此,城主落地时速度依旧很大,不得不把伞合拢点在地上,缓解冲击力后踉跄落下,被拍马赶到的周九凤扶住。

    “城主,您没事吧?”周九凤关切的问道,卜小妹查着她身上的伤口。

    “没事儿。”城主摆了摆手,她刚要站起来,身子一软又倒在周九凤怀里。

    她的胸口如遭重击,浑身酸痛,一时片刻站不起来了。

    这一头山语远比饕餮厉害的多了,举手投足便是足以排山倒海的力量。

    恰在这时,“咚咚,咚咚”,天上响起了雄浑而悦耳的鼓点,鼓点中还有悲怆,伴着龙吟与落雨,仿佛天地同悲。

    几乎所有人,包括在逃的百姓,妖兽,帮助百姓离开的锦衣卫,心头都蒙上了一层悲伤。

    手上的动作,脚步不知不觉的停下来。

    他们回头看,见浪端的山语用鼓槌一般的尾巴敲打着肚皮,它的肚皮白而亮,冒着白光,响着鼓点,令人入迷。

    鼓点虽然雄壮,悲伤却掩饰不住。望着敲打肚皮的山语,周九凤觉着它又许多话要说,许多悲要诉。

    唯有城主看出了不寻常,她发现,在鼓点不断的敲击下,山语脚下的浪花正在不断的抬高。

    现在已经到山巅与云端中间了。

    “别发呆了,快跑,快跑!”清姨用力推了痴迷鼓声的周九凤一把。

    然而为时已晚,不待周九凤回过神,在山语一记重锤下,高高的海山越过山巅向镇子落下来。

    瞬间,沉迷在鼓声中的众人醒悟过来,望着头上灭顶之灾,有人惊叫,有人嘶喊,有人哭泣。

    “停!”正在所有人以为命将休矣时,一人出现在海浪落下的地方,他凭空而立,伸出右手,贴着浪花。

    山一般高大的浪花,仿佛被他小小的手掌托住了,桀骜不驯的怒吼也在渐渐回归于平静。

    闭目待死的人睁开眼,望着那在海山面前微不足道的身影,周九凤惊喜道:“是余掌柜!”

    清姨点了点头,顽强的站起身,正在忧虑余生能蹦对付这座海山与山语时,只见以余生的身子为中心,那座海山渐渐结成了冰。

    头顶的山语呆住了,看着冰迅速的蔓延,直到把它的尾巴也冻在海山里,山语终于清醒过来。

    它在冰下的尾槌一摆,破冰而出,顺着冰山滑向余生,头同时有力度的摆起来,准备给余生一头锤。

    “你个锤子,给老子住手!”余生身子一闪而没,出现在山语的另一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