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六百五十二章 少龙王

    山语不听余生的话,没有住手,也住不了手,因为他的头太大了,大到惯性让他控制不住。

    在山语不断甩着尾巴企图停下的情况下,山语的大头还是砸在余生方才的位子上。

    “砰”,大头锤在冰块上,冰山为之震动,余生忍不住跟着颤抖一下,为山语感觉到疼。

    “吾以龙王之名,命汝速速归去。”余生见倒下的山语顷刻间直起身子,咬破手指,在空气中划出一条龙。

    这条龙画成后,在空中盘旋,继而化作一条五爪金龙,朝着山语龙吟长啸。

    头有些晕,山语身子摇摇晃晃的面对着余生,对余生的命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在余生划出的龙消失在空气中时,山语终于控制住了身子,摇了摇头脑袋再次盯上余生,尾巴甩着向余生冲来。

    山语虽无四肢,仅靠尾巴驱动身子滑动,速度却不慢,眨眼间拉近了与余生的距离。

    “胆敢以下犯上,你吃熊心豹子胆了。”

    余生再次警告它一句,蹲下身子在冰面上一拍,一面冰墙登时挡住了山语的去路。

    山语调转身子要绕过去,又有一堵冰墙挡住去路。

    不待山语再调转身子,“砰砰”,四面八方的冰墙把山语困了个插翅难逃。

    “嗷…”山语怒吼着,撞击着冰块,冰墙牢不可破,让山语只能用泛红的双眼怒瞪着余生。

    余生松口气,拍了拍双手走向囚笼,“孙子,你莫不是吃错了药?居然敢来扬州兴风作浪,不知道扬州本少主罩着呢?”

    山语一声龙吟,摆着尾巴驱动着身子撞在余生面前的冰壁上,吓的余生向后退一步。

    “别挣扎了,东荒王法则的力量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

    余生定了定心神,劝道:“你说你这是何苦呢,掀起这么大风浪,把百姓淹死,又得不到什么好处。”

    海里妖兽袭扰岸上百姓的不少,但像山语这么大动干戈,掀起海浪,带起海啸,如同台风一般深入大荒的还真不多见。

    山语不说话了,在囚笼里后退一步,余生以为它听劝,继续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只要你服软,我就放你回海里。”

    “咚咚,咚咚”,余生话音刚落,回应余生的是密集的鼓点。

    正在余生不知所以然时,“啪啦”,冰墙化作粉碎,磅礴的鼓点带着碎冰直接打在余生身上,让余生在冰面上翻滚。

    翻滚之间,余生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就是冰面的尽头,再下面是镇子,那里有抬头看着他的小姨妈和百姓。

    “不能在小姨妈面前丢脸。”

    余生闷哼一声,手在冰上支撑一下,在身子再翻滚将要跌倒时,一把冰雕的龙椅出现在他身后。

    这龙椅与前世皇帝坐的龙椅差不多,椅背上雕琢着无数条龙,在冰山的边缘牢牢托住余生的屁股,让他坐在上面。

    方才见余生跌飞出去,众人忍不住捂嘴惊呼,现在见余生如此潇洒的稳住了身子,登时拍手叫好起来。

    唯有清姨,为余生在危在旦夕之间居然还有心情操纵出这么一豪华的龙椅而不满,嘀咕了一句“骚包”。

    骚包的余生顺手从系统为自己兑换处一杯酒,倒在手上冰做的酒杯里,望着山语敲着肚皮从囚笼走出来。

    “咚咚,咚咚”,山语不住的朝着余生敲肚皮鼓,带起的一阵阵风刀向余生刮过来。

    余生左手信手打着响指,让一堵一堵的冰墙挡住,右手不忘慢悠悠的把酒饮尽。

    “打打杀杀有什么好的,不如来一杯酒。”余生又为自己斟一杯,顺手捏住一粒冰块丢进酒杯,“再说你又打不过我。”

    身为龙王之子,余生有这样绝对的自信,即便山语比饕餮更厉害。

    “嗷…”

    山语向余生怒吼一声,龙吟久久不散,里面藏着绵绵不绝的仇恨,让余生举酒杯手一停,突然觉着事情或许另有蹊跷。

    这时山语尾巴敲打肚皮的节奏更加密集,爆裂,震耳欲聋,仿佛要将所有仇恨在顷刻间爆发出来。

    思索中的余生察觉出不妙,身子刹那间离开了龙椅,出现在上空。

    “轰”的一声巨响,龙椅这时炸裂了,同时被炸裂的还有附近的冰面,宛如投下一枚炸弹。

    望着脚下冰爆形成的粉尘,余生出了一身冷汗,他记起了大鹏的警告,山语的肚皮大鼓用到极致时可以破坏四周的灵力。

    见余生安然无恙,山语更加愤怒了,双眼红彤彤的,尾巴敲在鼓上,风刀刮向空中的余生。

    余生瞬间移动把身子转移到山语的背后。

    在山语因转动身子而摆动尾巴,把尾巴离开肚皮鼓时,余生双手凭空一推,冰面出现四五道冰枪,卡住了尾巴。

    不止如此,不怠慢的余生左手划一个圈,无数冰枪涌现,化作一道栅栏困住山语,同时还有几道冰墙贴住山语的肚子。

    只要它稍有动弹,冰枪便会扎进它的肚子。

    “再不住手,莫怪本王不客气了。”被他搞的很狼狈的余生怒道。

    山语依旧怒目相向,但身子不敢动弹分毫。

    余生这才有勇气踏步走上去,用脚踹着山语,“劝你还不听了是吧?让你嚣张,让你嚣张。”

    奈何山语的身子很大,余生的脚踹下去只是挠痒痒。

    “居然不把本少龙王放在眼里,老子不要面子是吧。”余生继续踹。

    山语这时回复了神智,“你,少龙王?”

    “废话,老子方才都下降龙令了,你没看见?”余生气喘吁吁的收了手,“居然敢违背龙王旨意,胆子够大的。”

    山语身子一哆嗦,“降,降龙令?伦,伦家没看到。”

    降龙令乃是东荒王统御天下龙族的手令,世上只有东荒王或其后人的血才能在空中划出一条五爪金龙。

    “在你脑袋锤在冰面的时候就下了。”余生说。

    山语委屈道:“那,那会儿伦家把脑子锤晕了,伦家什么也听不见,看不到。”

    余生挠了挠后脑勺,原来下的太快,所以后面才又打了半天,这就有些尴尬了。

    他急忙转移话题,“你别伦家,伦家的,能不能有点龙族的气势,爷们一点儿?”

    “伦家是一条母龙。”山一般高的山语光芒一转,化作一妇人出现在余生的面前,“伦家见过公子。”

    余生看了她一眼,立刻把目光收了回去,“哎呦,我的娘,我还是龙族八九点钟的太阳,你怎么能这么毒害我。”

    出现在余生面前的山语,如同把猪八戒的头和肚子装在了孙悟空身上,让人不忍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