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六百八十三章 毒药

    道士说罢,从筷笼里取一双筷子,夹起饺子瞬间丢三四个到嘴里。

    待余生反应过来去拦时,算上里正方才品尝的,留给余生的饺子已经只有一个了,还是个破的。

    “你大爷,想吃饺子不会自己包?”余生说着把余下的饺子丢给狗子。

    道士神秘一笑,“余掌柜,我可是带着大秘密来的,这秘密绝对值你这饺子钱。”

    不等余生问他,道士又收回自己的话,“不对,不止这些,你还得再给我来一碗。”

    余生望着他,见道士表情不是开玩笑,问道:“我这儿饺子贵你是知道的,什么秘密,这么珍贵?”

    “我昨儿表演鼠戏时,听手下说…”道士说着醒悟过来,“我现在跟你说什么,快准备饺子去。”

    “成,不过你别骗我,要是不值,小心狗子管闲事。”余生说着站起来,“正好我也没饱呢,再吃点儿。”

    他去正在包饺子的四个人那儿取饺子馅,女子见状,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

    她急忙站起来,不等余生开口,就把盛饺子馅递给余生,“呐,你的饺子馅。”

    余生一怔,继而反应过来,心说这大姐看着爷们,想不到心还挺细的。

    他把饺子馅接过来,浑然不知,女子在递饺子的瞬间指头弹一下,一丝绿色粉末落在里面。

    这粉末是四妹精心挑选的,在绿油油的韭菜馅里绝对看不到。

    至于担心丢在鸡蛋上被看见?

    不存在,纵观前世今生,谁家往外卖的韭菜鸡蛋馅里鸡蛋多?。

    不知道危险来临的余生还想着礼尚往来,对女子已经包好的饺子说:“要不我帮你们下?”

    “好。不用。”三个男人与女子的回答各不同。

    余生不解的看着他们,三个男人看着四妹,四妹笑道:“亲手包的亲手下,强迫症都这样。”

    “是吗?”余生想不到还有这种强迫症,真希望富难、叶子高他们全是这样的。

    “是吧?”三个男人不知道四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既然如此,余生也不勉强他们,把饺子馅取回来放在长桌上,让草儿他们一起帮忙包饺子。

    留下三个人看着四妹,“你,什么时候有强迫症了?”

    四妹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决定还是成功后再向他们炫耀,“刚有的”,她端上饺子煮去了。

    “子曾经曰过,事出反常必有妖。”白面书生摸着不存在的胡子,“她是不是亲戚来了?”

    被他看着的俩男人一怔。

    “不会,怎么会呢。”大哥干笑,“不会真的来了吧?”他又向八字胡求证。

    “应该不会,我记着我便秘刚过去十几天。”八字胡用手指算了算说,心下一惊,“不对,二十几天。”

    “你不是拉肚子吗?”白面书生不解,“难道我记错了?”

    “不,你没记错。”八字胡语重心长的对白面书生说,“所以说,流血时候的女人千万别惹。”

    尤其在这女人对毒理不是很精通,十有八次搞错,余下两次喂解药的时候。

    “又便秘又拉肚子?”白面书生见八字胡心有余悸的样子,能猜出他的腚遭受了怎样的摧残。

    “子曾经曰过,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对了,你当时怎么得罪她的?”白面书生聆听教诲。

    “我就说了句她挺有女人味。”八字胡说,语气平淡的让人不平淡。

    “二十几天,那应该快来了。”大哥算了一番算出来了,抬头对两个兄弟说。

    “难怪这么反常。”八字胡和白面书生一激灵,眸子中露着恐惧。

    只有来亲戚时四妹才能让人知道她还是个姑娘,但四妹姑娘这一面,绝对超越了人这物种。

    他们三个觉着,四妹或许有恶妖的血统也不一定,在闻到血腥味的时候就会激发出来。

    流血的四妹才是她的终极形态,只是那时的四妹有些六亲不认。

    他们三个用眼神相互商量,“这么办,任务要不要推后?”八字胡眨眼问。

    “子曾经曰过…”白面书生眨眼传出这几个字,已经忘记后面要说什么了。

    大哥不理他,眨眼道:“赶早不赶迟,咱们还是早点解决为妙。”

    万一流血的四妹把刺杀的事儿抖出来,他们的任务就泡汤了。

    “成。”八字胡点头,待会儿客人散去后,他就动手。

    “用三支箭。”大哥深怕有闪失,眨眼提醒八字胡。

    白面书生不由的为余生默哀,二哥的箭从不失手,三支箭,估计要鞭尸了。

    众人拾柴火焰高,余生需要的饺子很快被包好了,余生端进去住的时候,四妹刚把水烧开。

    客栈的锅直接在灶台上,余生探头看了一下,四妹烧的水可以养龙了。

    “要不咱们一起煮?”余生建议。

    “不用!”四妹拒绝,音调有些高,吓了余生一跳。

    调整过来的四妹说,“我习惯吃我自己包的饺子,弄混了就不好了。”

    “可这点儿饺子不够你们四人分,要不我匀你点儿?”余生看了看她的饺子,还不够富难塞牙。

    “不用,我们饭量小。”四妹坚决拒绝。

    “那成吧。”余生也不勉强。

    他把饺子放在灶台上随后出去忙了,待四妹出去以后才进来把饺子下锅。

    “咱们的饺子是不是少了点儿?”大哥已经饥饿难耐,望着面前的区区二三十几个饺子问。

    “少吗?我看够了,大家平日不都吃这点儿?”四妹见余生出了后厨,笑着对三人说。

    “打发叫花子呢,我们什么时候吃…”八字胡话说半截,“啪”,被四妹拍桌子打断了。

    “你们不是就吃这点儿?”她咬着牙问。

    三人被吓住了,大哥在四妹余光之外眨眼,“亲戚。”

    八字胡和白面书生立刻点头,“是,是,我们就吃这点儿。”

    “可我的呢?”老乞丐在外面不乐意了,“说好施舍我一碗的。”

    四妹这会儿哪顾得上他,“自己没长手脚,正好你手里有草,自己包去。”

    “嘿,我…”老乞丐激动的一脚踏进客栈。

    “出去。”余生道,昨天刚冲洗干净,这老乞丐现在又有味了。

    “出去就出去。”老乞丐没好气的后退一步,继续对四妹进行言语上的骚扰。

    这时余生煮的饺子也熟了。

    他捞出来,给道士一碗,又盛了一碗让白高兴给老鬼和卖羊的汉子送去,余下的才给自己。

    道士迫不及待的夹起来品尝,一口咬下去,清香四溢,只是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咀嚼出来的道士把饺子凑近闻了闻,“啊呀!”他惊叫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

    “怎么了?”余生刚要把饺子送进嘴里,被道士一咋呼掉了,气的四妹直挠桌子。

    白面书生三个对视一眼,眨眼交流,“真是亲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