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七百七十六章 剑痕

    “信口雌黄!”老头身子前俯,贴近余生。

    “我告诉你,这局棋我赢了,你服也得服,不服也得服!”老头居高临下的盯着余生,怒不可遏。

    余生甚至觉着他鼻息之间吐出的气体也是热的,当然,也可能是口气太熏人的缘故。

    “我方才给了你一个机会,用你的命换扬州百姓的命,既然你耍赖,现在…”

    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再无方才的优雅,“你的命我要,扬州百姓的性命我也要!”

    说罢,老头长袖一扬。

    “咚咚”,在黑暗中,远处山巅上,有鼓声“咚咚”的响起来,

    刹那间,大地震颤,群山摇动,狂风席卷大地,压弯竹林,呼啸着向扬州城儿掠去。

    余生的衣衫猎猎作响,劲草被风刀般切割,伴着雨点,竹叶掠过余生额头,与长发共舞。

    若他是凡人,怕要被吹走。

    余生扭过头,望着山巅,只见一团漆黑之中,“轰轰”作响,眨眼之间涌出一大片森白的干尸大军。

    他们闪烁着鬼火,面目狰狞,双目冒着妖异红光。

    方才遇见的干尸行动缓慢,但现在这些干尸在鼓声催动下,犹如饿虎扑食,健步如飞的扑向扬州。

    整片整片的竹林因为干尸过境被压倒,群鸟无归林,盘旋着悲鸣。

    不止如此,几声龙吟远远传来,余生抬头见一群黑影呼啸而过,偶有露出面目的,却是黑水城的那些雷龙。

    现在已经成鬼龙了。

    “小山语。”余生回头望着老头。

    借助雨水带来的视觉,余生看见黑暗中的山巅上有一个小孩,他坐在一块巨石上,敲着旁边的大破鼓。

    在扮成乞丐,遇见枯前,余生见过这个小孩,他当时就从余生身边走了过去。

    万万想不到,枯死了,却还留了一手。

    “不错”,老头看见裸体美女一般看着余生,“扬州马上将成为一片废墟,所有人将与你陪葬!”

    “你敢!”余生手握住伞柄,怒道:“方才这局棋咱们以天道为誓,现在我赢你败,你不怕天道责罚!”

    “哈哈,哈哈”,老头且笑且怒,“天道责罚?!我就是天道!谁敢责罚我!”

    他踏前一步,揪住余生,怒吼道:“还有,我不曾败!现在不会败,以后也不会败,更不会败在你小子手上,你…”

    “砰”,一声巨响炸断老头的话。

    只见他如遭重击,手丢开余生,身子踉踉跄跄向后退,一屁股瘫坐在方才石凳上,被后面的旱魃上前扶住。

    余生惊诧,抬头望向巨响传来的星空。

    只见他的帅打在将上,被打碎的将成为烟花,爆裂出璀璨的,散碎的星光。

    “天道的责罚?!”他一喜,低头看着老头,见他憋了许久后还是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什么天道,我就是天道!”老头一擦口边血渍,抬头望西南,“不过是某个躲在灵山的鼠辈暗中偷袭罢了。”

    他之所以不与余生动手,正是在提防灵山那厮,想不到最后还是中招了。

    “灵山?”余生暗自嘀咕,抬头望着天空,想不到灵山那位居然救了他一命。

    “呵,他不敢露头的,你以为你逃得掉?”老头稳住身子,阴沉地看着余生,“给我杀了他,我现在就要天道意志!”

    “尊上,若他死了,天道意志…”中年男子有些犹豫。

    老头原本打的主意是趁余生活着吸取他的灵魂,不然余生死后也觉醒天道意志便不好办了。

    “不怕”,老头等不及制服余生了,而且死了也不见得就马上觉醒,逮住死后魂魄吞噬也成。

    “是”,中年男子答应一声,提着剑向余生走过来。

    ……

    扬州城墙上,在余生棋子不胜,以为余生落败时,整个扬州城安静下来。

    他们等待着那一刻,他们不知道有什么后果的那一刻。

    直到鼓声响起,他们知道那一刻来了。

    城主见识过山语敲肚皮,识得鼓声,忙喊道:“传下去,所有人堵住耳朵!”

    周九凤他们急忙传下去。

    但不等城墙上锦衣卫有动作,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差点掀翻屋顶,许多锦衣卫一不小心被吹到城墙下摔死了。

    “匍匐,匍匐”,城主用出仙力,话响在所有人耳边,众锦衣卫忙舍了武器,趴在地上。

    狂风不止,在众人无可奈何时更可怕的事发生了:城里的百姓哗然,惨叫,哭喊,怒吼不断。

    周九凤仗着体胖,探头出去看,见城里许多人捂着头疼痛难忍,还有人随着鼓点癫狂乱舞。

    “城主,怎么办?”周九凤问。

    城主还没说话,更让她们绝望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远处干尸洪水一般奔过来,更有白骨雷龙呼啸而来。

    周九凤绝望了,在这般狼狈下,她们绝对抵挡不住干尸大军。

    她望着身边被她拉住的庄子生,“待会儿守不住了,记着把我杀了。”

    “什么?”庄子生一怔。

    周九凤一笑,“老娘才不想死后成为那人不人,鬼不鬼,丑死了的干尸。”

    “我倒觉着战斗到最后一刻也不错。”周九章说,“成了干尸,至少你这一身肉算减下去了。”

    “呵”,周九凤不屑,望着藏在她身后避风的周九章,“若无我这一身肉,你早被吹下去了。”

    说话间,雷龙到了头顶。

    在所有锦衣卫倒在地上,充满绝望时,“砰~”。

    所有人循声望去,见星空的棋盘上,方才落败一方的帅,竟径直飞过去拍碎了对面的将。

    这一拍来的突然,所有人猝不及防,不由的呆住了,雷龙和干尸也一顿。

    拍碎的“将”崩碎,散落出璀璨的星光照亮大地。

    天空无比美丽,以致于被鼓声迷惑心智的百姓也停下来,痴痴的望着这一幕。

    但星光终会散去,在天空又暗下来时,百姓继续癫狂,干尸也涌上来,在城墙下搭成尸堆,企图攀上城墙。

    扬州城危在旦夕。

    ……

    “慢着!”余生伸手止住中年男子,对老头说:“你忘了?扬州城若破,你就困不住我了。”

    老头一怔,一摆手,登时鼓声停止,城墙下的干尸也停下来。

    “这就对了。”余生右手握紧剑柄,笑对中年男子点头,“请吧。”

    中年男子手握剑柄,“天下剑法尽出白帝,你父亲也出自吾门下,但到头来,封剑神的却是弑神者。”

    “我不服,”中年男子轻声说,“你右手里有你父亲的剑,今儿我就打败他,把剑神之明取回来。”

    话音落下,剑闪的银光晃进余生双眼。

    余生忙用瞬移闪躲,但还是迟了些,待他闪烁到竹亭外时摸了摸脖子,脖子上有被剑刃划出的一条浅浅的血痕。

    “好快的剑!”余生心惊,只差一点,他只要迟疑百分之一秒,这会儿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中年男子剑再回鞘,“只限这块巨石,你若闪到别处,扬州城就成死城了。”

    余生将指尖的血弹走,握住伞柄,“请吧!”

    他同时悄悄把右脚鞋后跟踩下,作为秘密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