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八百四十一章 狗吓鬼

    叶子高一阵风似的来到酒楼门前时,已经不见人影了。

    想来也是,早在余生敲叶子高门时,少女们已经不胜酒力,所以吃完串就回去休息了。

    叶子高有些扫兴,刚准备往回走,忽见狗子和穷亲鬼鬼祟祟的在酒楼门口往里面探头。

    “这些姑娘怎么回事,也不把门关紧了。”叶子高觉着自己有义务提醒她们。

    他大步走过去,刚要招呼狗子,忽见黝黑的酒楼里一道红影一闪而逝。

    “什,什么人?”叶子高被吓一跳。

    酒楼里面无人说话,觉察到叶子高的紧张,穷奇回头鄙视叶子高一眼。

    “小心我让狗子打你。”落了面子的叶子高抱起狗子。

    他准备进去查探一番,万一酒楼进了不速之客,他好英雄救美。

    当然,万一是某个少女暗中示意他,他也不会因此错过。

    狗子在怀,穷奇自然得跟在身边,叶子高相当于为自己找了个保镖。

    他刚准备踏进去,“嘿”,身后有人拍他。

    叶子高身子一哆嗦,在听到身后人说话后才大出一口气。

    “姑娘们呢?”富难问。

    “你大爷”,叶子高顺口气,眼珠子一转,“在里面呢。”

    “里面?”富难有些疑惑。

    “走,进去看看。”叶子高不由分说的推富难在前面走进去。

    月光穿过窗户,落在酒楼的大厅,留下一地惨白。

    酒楼为木结构,可以清晰听见木头“吱呀”的声响,偶尔还有“沙沙”的动静。

    彩缎挂在廊檐之间,黑夜中就像一具具尸体吊在屋檐。

    再想到这里曾有妖怪坐在凳子上吃人肉,叶子高愈发觉着头皮发麻。

    富难智商不够,所以是个傻大胆。

    他走在前面神色如常,“姑娘们呢,没看见在里面饮酒呀。”

    “或许在在楼上。”叶子高说。

    富难在前面引路,叶子高紧紧跟在后面,刚拐过一根大柱子,富难忽然停住了。

    “哎,姑娘,你…”富难身子一僵,不说话了。

    叶子高在后面觉察有异样,小心问:“富难,看见什么了?”

    他说着探出头去,见一披着长发,面目铁青,在月色下更加可怖的女子正掐着富难咽喉。

    她见叶子高看过来,散发着死气的鬼脸迅速贴近叶子高,一口长针般的利齿亮出来。

    “鬼啊”,叶子高大惊,丢了怀里的狗子就往后退。

    狗子不知是恐高,还是被面前的鬼脸吓到了。

    它脸上的五官挤在一团,拼命地在空中扑腾。

    咬上来的女鬼正好看见狗子的脸,刹那间由凶狠转为错愕,再转为恐惧。

    她前倾的身子急忙向后仰,也顾不得被她制住的富难了,只想快点离开这怪物!

    月光下,那惨绝人寰的脸庞,纵然她是鬼也遭不住。

    错乱之中,身着猩红衣,按捺不住欲火,想来酒楼吃个人的行尸痴女一脚踩空,“噗通”倒在地上。

    一切在电光石火之间,俩人,一狗还有一个鬼全被吓坏了。

    唯有穷奇,慢慢走到痴女身边,一脚踩住她,不屑的看着几个人。

    “这是怎么了?”黑妞走进酒楼,正好见到这一幕。

    楼上也有了动静。

    叶子高挣扎的站起来,“你怎么来了?”

    “掌柜的说你在同少女们饮酒,我来看看。”黑妞说着找少女,目光落在痴女身上。

    “是她?”

    “别听掌柜的胡说,我是那样人么?我是来抓鬼的。”叶子高说。

    富难忙跟着附和,“对,我们来抓鬼的。”

    “我信你就有鬼了。”黑妞话刚说完,俯身一看不说话了。

    “叶公子,发生什么事儿了?”袖儿举着灯烛走下楼,身后跟着不少姑娘。

    “没什么,一头鬼潜进酒楼捣乱被我们逮住了。”有黑妞在,饮酒是不成了,叶子高只能这般说。

    袖儿她们走下来,见到地上倒着的痴女后,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

    她们感激的看着三个人:“多谢叶公子,富公子,还有…”

    犹豫一下,袖儿说:“谢过黑姑娘。”

    “哈”,富难情不自禁笑了。

    “滚”,黑妞踢富难一脚,十分认真的对几个少女说:“我叫独孤黑妞,不姓黑!”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关系到黑妞姓名霸不霸气。

    袖儿察言观色,笑道:“真是个好名字,一股霸气扑面而来。”

    “还好了,还好了。”黑妞故作谦虚的挥挥手,一脸的笑容却出卖了她。

    袖儿这句夸赞,顺便让黑妞起床抓奸夫,把她们当情敌的不悦也消失了。

    穷奇见他们之间谢个不停,替自家主子不平,“谢他们作甚,真正抓住她的是狗子。”

    “狗子?”黑妞和袖儿低头,见狗子缩在黑妞脚下,把头埋住。

    方才吓死狗宝宝了。

    好不容易得了风头,不能让狗子给抢去了。叶子高忙道:“当然,狗子也出了一份力。”

    富难跟着附和。

    他们俩刚才表现都不怎么好,不能传出去在少女面前堕了威风。

    “汪汪”,狗子向叶子高龇牙。

    若不是他松手,它狗大爷至于被吓成这模样?

    痴女虽为鬼,但是行尸,魂魄脱离不了身体。

    几个人一商量,索性绑起来丢到客栈,留狗子和穷奇在酒楼值夜。

    “等明日就好了,到时只要呆在客栈,谁也不敢把你们怎么样。”叶子高说。

    话音刚落,他就被黑妞一脚踢出去了。

    ……

    翌日,日上三竿时,余生才和城主下楼。

    不过饭菜已经被少女们做好了,富难几个围着桌子坐着闲聊,在等余生他们。

    余生刚出现,狗子连蹦带跳的跑到余生脚边,然后寸步不离。

    “这是怎么了?”余生惊讶的问,“谁欺负狗子了?”

    “昨儿被女鬼吓到了。”叶子高说。

    “狗子这副尊容,女鬼不被吓坏就不错了,她还能吓坏狗子?”余生不理解。

    “不是女鬼,是被某人吓到了。”穷奇斜眼瞥叶子高。

    叶子高心虚的把头撇过去,狗子则是幽怨的看着余生。

    “行了,待会儿赏你一块鸡骨头,一杯酒。”余生刚说完,狗子立刻有了精神。

    余生扶着城主坐下,问袖儿:“大悲山附近有巫师,或郎中吗?”

    城主最近精神不好,食欲也下降许多。

    袖儿摇了摇头,“大悲山全是妖怪,有几位药师,但只与妖怪们看病。”

    楠儿姑娘接过话茬,“矿山上倒有一位巫医,南荒王手下带来的,专为他们看病。”

    余生回头对白高兴他们说:“等猫妖回来,设法把这个人绑过来。”

    “嗯”,白高兴点头,“对了,那痴女被逮住了,怎么处置?”

    “当然封印了”,余生翻出一张“封印卡”,他现在最缺的便是信得过的手下。

    而且等他们离开酒楼后,必须得有一个能随时与他联系的人坐镇酒楼。

    痴女出现的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