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九百零九章 忠心耿耿

    得到余生的命令,芥菜头去拉住傻子,准备把他带过来。

    叶子高则被魏昆抱过来,后面跟着紧追不舍的女妖怪。

    傻子见状,一把拉住熊大:“嘻嘻,走,走。”

    芥菜头忙拦住他:“嘿,傻子,快把熊大松开,我们自己走。”

    “不”,傻子把熊大的手往胳膊肘一夹,“我得带我兄弟一起走!”

    “兄弟?”芥菜头一愣。

    “傻子和疯子是兄弟,不对嘛?”傻子反问他。

    “呃”,芥菜头无话可说,他回头看着余生,让余生拿个主意,毕竟傻子是余生决定带走的。

    “你别说,还真是兄弟。”余生说:“有首歌这么唱的,‘你是疯儿,我是傻,缠缠绵绵绕天涯…’。”

    “停!”几个人异口同声。

    “你这锯木头的声音,在唱下去我们也得疯了。”小公子说。

    “还有”,小公子道:“你确定这说的是兄弟?我怎么觉着这是一对儿狗男女呢。”

    “意思差不多,你只要知道他们搭配很合适就行了。”余生说。

    这会儿雨又大许多,余生把打着的油纸伞放在露天的石佛上,替它遮风挡雨,领头向外走去。

    见余生安之若素,小公子也想学他这么潇洒,但被雨一淋,见余生衣服还不湿,乖乖打起了伞。

    走在最后的是傻子拉着熊大。

    熊大一边走一边问他:“你是谁呀?”

    “你们都叫我傻子。”傻子说。

    “傻子是谁?”

    “你是傻子。”

    于是陷入了一种循环,就像死机了的电脑一样,俩人的对话再也进行不下去了,一直困在原地。

    走出竹林,快进城区时,铁头无限感慨地说:“疯子和傻子,当真是绝配。”

    俩人居然能就“傻子是谁”这话题聊上大半天,虽然在下雨吧,但说话也不能这么水呀。

    余生他们回到了寒山客栈,留小公子他们在这住下,然后让大悲山的妖怪们为他们上菜。

    因为都是中荒的客栈,彼此之间相邻,路并不太远,所以很快从门后进来一群侍女伺候小公子他们。

    至于傻子他们,为防止这疯傻还丑的队伍打扰到小姨妈休息,余生留他们在这里,由芥菜头看着。

    等余生出现在咸鱼客栈后厨的时候,白高兴和黑妞几个人立刻迎上来。

    “怎么样,人找到了嘛?”她问。

    “找到了”,余生指了指后面,富难和泥书生几个把叶子高抬进来。

    “这怎么回事?”黑妞惊讶地说:“死了?”

    “放心,他属王八的,活着的时间很长,只不过因为缺氧,晕过去了,休息一下就好。”余生说。

    他见小姨妈也在客栈,忙道:“夜深了,走了,咱们回东荒睡觉去。”

    见状,周九凤他们几个也不约而同地站起来。

    “真遗憾,今儿光在山野之间找人了,没进城去看看。”周九凤意犹未尽的说。

    一直待在扬州城周围,一下子来到了东荒,他们新鲜的很。

    “明天有的是机会,走了。”余生招呼他们。

    几个人刚回到的客栈,见鲛人大姐头待在大堂,正等着余生他们,周大富也在。

    “公子,她,她们找到没有?”鲛人大姐头着急问,这些自然指的是那些鲛人。

    余生点头,“已经打听到他们的下落了,放心,过几天就会解救出一位。”

    按日子来算,那位不夜城的公子也该到寒山城了。

    ……

    翌日,余生用过早饭后,领着富难和白高兴来到咸鱼客栈。

    至于叶子高,虽然已经醒了,但他对女妖怪避之不及,于是装病不起床了。

    余生也由他去,正好东荒客栈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一出后厨,他见芥菜头已经领着几个妖怪,绕路来到了咸鱼客栈。

    “原来你早就是个叛徒了!”铁头正义正言辞的指责芥菜头。

    在芥菜头领他们来客栈的路上,他们才知道,原来昨儿芥菜头就归顺余生了。

    “我…”芥菜头百口莫辩。

    他想说我也不愿意的,奈何封印卡、系统之事,他根本说不出去。

    “叛徒,叛徒”,傻子在旁边起哄。

    女妖怪也在旁边埋怨他,“全怪你这叛徒,不然昨儿我都跟公子如洞房了!”

    唯有熊大不落井下石,只是一脸傻笑的看着芥菜头:“你是谁!”

    在见到余生出来后,铁头依旧义正言辞的说:“你这个叛徒,为什么当初不带我这一起叛变。”

    “呃”,背对着后厨,正听铁头数落的芥菜头一怔。

    傻子倒是看到了余生,奈何他是傻子。

    “你也想当叛徒?”傻子看铁头一眼,回头对熊大说:“老大,你看你收的这些手下,虽然你很臭,但只有俺对你忠心耿耿。”

    傻子不忘回头对女妖怪说:“俺也对你忠心耿耿。”

    女妖怪一拳打过去,傻子依旧笑嘻嘻的。

    这时,熊大问傻子:“你是谁呀?”

    “你们都叫俺傻子。”

    “傻子是谁?”

    得,又陷入循环模式了。

    女妖怪迎上来,在见到叶子高不在其中后非常失望。

    “那位英俊的公子呢?”她向后面探着头问。

    “我们都英俊,你说的是哪个?”富难酸溜溜的说,想起昨儿的遭遇他就止不住泛酸。

    女妖怪瞥了他一眼,“别开玩笑了。”

    这下富难不止心酸了。

    步子大了容易扯到蛋,余生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客栈建的太多了,缺人手。

    茶山不谈,现在将要在寒山城建立的客栈就捉襟见肘。

    虽然封印了一个芥菜头,但这人在厨艺方面的天分忒差,即使得到了系统的菜谱,做出来的也不如有天赋的人做的美味,对以建造大荒第一客栈为目标的余生而言,还是差了些。

    他坐到傻子的对面,问傻子:“你厨艺不错?”

    傻子白了余生一眼,依旧同熊大在疯言疯语。

    铁头十分擅长察言观色,贴近余生说:“公子,这傻子软硬不吃,只吃钱。”

    余生了然,又意外的看铁头一眼,这小子是个当小二的料。

    “你若在我客栈干活,我一个月给你两贯工钱。”余生说。

    “唰”,几乎背对余生的傻子立刻面向余生,傻兮兮的笑:“老大好,老大好。”

    “嘿”,坐在旁边的白高兴说:“你这还忠心耿耿?幸好你老大已经疯了,不然非被你们再气疯一次不可。”

    “俺娘说了,有钱就是爹,俺这才是忠心耿耿呢。”傻子傻笑着说。

    余生不由地看铁头一眼,“这真的是傻子?”

    铁头为了向余生证明,问傻子:“傻子,你攒钱干什么?”

    “娶她!”傻子指着女妖怪,十分坚定的说。

    白高兴和富难恍然,“哦,那是个傻子。”

    就凭女妖怪这模样,只有倒贴钱给他们钱,他们才会考虑。

    女妖怪这下不高兴了。

    她拍着桌子道:“喂,你们什么意思?”

    “我告诉你们,你们不要以貌取人,那样太肤浅,要试着去发现对方的内在美。”女妖怪指着自己。

    “说得对”,余生鼓掌。

    他指着富难,“他就太有内在美了,你看上的那个英俊的太肤浅,不如你们俩凑合凑合?”

    “掌柜的!”富难忙闪开,“你不能陷害我啊。”

    女妖怪也坚决不同意,“那不行,万万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