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九百二十三章 拒绝者

    是”,孙小妖恭敬地说。

    余生这才咬一口果子,“嘶,酸”,余生说,“不过倒也很甜。”

    他低头看一下,这红果子不是别的,正是山楂。

    想到小姨妈这几天想吃些酸的,余生道:“你取一筐子,再采一些红果子来,我做个冰糖葫芦。”

    中荒妖怪不知道冰糖葫芦是什么,不过孙小妖只负责听命。

    他在走之前看了坐在客栈门口一脸痴傻的父母一眼。

    余生明白他心中所想,“放心吧,他们现在已经疯了,又对你有生育之恩,我不会为难他们的。”

    “谢谢掌柜”,话音刚落,电光一闪,孙小妖已经消失不见。

    望着他消失的方向,余生欣慰的把半梅红果子丢嘴里,“不得不说,我手里终于有个能用的人了。”

    “啪”,话音刚落,身后响起巨响。

    不是叶子高在抗议,而是鱼头妖。

    他把筷子一拍,端起余下的那些伤心凉粉,“我真是愚不可及,天大的机缘在面前,我居然畏畏缩缩,不懂得珍惜,我真是罪人!”说罢,鱼头妖深吸一口气,端起碗往嘴里倒。

    “哎,别。”余生忙拦他,但已经晚了。

    鱼头妖手一扒拉,把所有的凉粉吃了个一干二净,然后他坐下身子,静静期待着奇迹发生。

    汗水,泪水,鼻涕一时间俱下,唯独不见他始终触摸不到的道。

    倒是肚子里有股火燎的感觉,他觉着只要张开嘴,就会吐出火来。

    “这伤心凉粉为孙小妖特意做的,只有他有用,你品不出什么道行的。”余生说。

    鱼头妖盯着余生,眼泪止不住的流。

    “你不早说”,他一个鱼跃,这次不用叶子高取水,他直接跑到了后院。

    接着后院传来“噗通”一声。

    叶子高掀起帘子看了看,“掌柜的,你那缸莲算是完了。”

    余生摆了摆手,“随他去吧。”

    铁头这时殷勤靠过来,“掌柜的,您看能不能帮我也特制一道菜?您放心,我在客栈干活,不收工钱!”

    “你?”余生上下看他一眼“还不到时候,等你到瓶颈期时,再来找我。”

    “好,好。”得到余生承诺的铁头高兴的合不拢嘴。

    女妖怪顾不上纠缠叶子高了,也上来求余生,被余生应承了。

    “掌柜的,想不到您还有这本事。”叶子高走过来,向他竖起大拇指。

    “不过这伤心凉粉是不是得让我尝尝了?”他说,别说,他也很期待这道让鱼头妖欲罢不能的菜。

    余生刚要答应,后厨传来白高兴的声音,“掌柜的,你快来看看,邪门了,那纸钱又出现了。”

    “什么?”余生急忙赶过去。

    钱那可是余生的命根子。

    叶子高他们也跟上来,同余生一起回到镇上客栈。

    这会儿,镇子客栈晴空万里,客栈里只坐着几个客人,倒是客栈自己人到齐了,小姨妈也在。

    她狐疑的看着余生,“行啊,小鱼儿,最近智商见长了。”

    余生下意识的点头,“那是,若论聪明……等等!”

    他看着小姨妈,“你不会以为是我换的吧?天地良心,我今儿早上都没敢碰这边柜台上的钱。”

    “那你碰别处柜台的钱了?”小姨妈问。

    “碰…”余生吐出一个字,就认识到了不对,只能乖乖的把钱交出去。

    “这是咸鱼客栈的,我刚招呼了鱼头妖和孙小妖。”余生说。

    黑妞为他证明,顺便把余生一道菜居然把孙小妖点化悟道的事情说了。

    “行啊”,几个人纷纷围过来,“掌柜的,你还有这本事?”他们惊讶的问。

    余生刚要故作谦虚,他们又纷纷让余生为他们专门做一道菜。

    在听到必须达到瓶颈后,围观的人这才遗憾的离开。

    唯有胡母远,依旧留在余生面前,说道:“掌柜的,我觉着我达到瓶颈了。”

    众人纷纷回头,余生也惊讶的看着他,“你,到达什么瓶颈了?”

    平日里也不见胡母远修炼的。

    胡母远双手拖住下巴,“我的英俊啊,听你刚才那么一说,我觉着我是时候突破一下了。”

    “哎,真想知道我突破后,该是何等的英俊潇洒。”他叹口气说,似乎变英俊是颇令人勉强的一件事。

    “滚!”一个男人,几个人男生一起把胡母远推走。

    小姨妈也打断他们这几个不正经的:“既然不是余生藏了私房钱,那这纸钱究竟谁留下的?”

    “让我来看看”,余生一把拿过小姨妈手中的纸钱,仔细端量起来。

    富难说道:“你行吗?不行让专业的来,我好歹也是锦衣卫,有经验。”

    “你有个屁的经验,你办的第一个案子就是调查掌柜的,还差点办成冤假错案。”叶子高说。

    虽然叶子高来的比较晚,但经过这段时间了解,他早把富难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

    富难闻言低下头,不再说话。

    “咳咳”,白高兴觉着是时候揭晓答案了,“其实吧,那巫祝还真是掌柜的杀死的。”

    “啊哈”,富难拍案而起,“我就说相信我的直觉,我不会错!”

    “你错的离谱,虽然因我而死,但动手的可是白高兴。”

    余生百忙之中说了一句,然后把纸钱放下,“我大致知道用纸钱当铜钱用的是谁了。”

    “谁?”

    “鬼!”余生说的斩金截铁。

    “滚!”众人鄙视他,“我们也知道是鬼。”

    “但就奇怪到这儿了”,小姨妈说:“巫医今儿早上一直在这儿,若真有鬼来,我们识不破,她也应该认得出来。”

    巫医点头,“早上并没有邪祟进来,若有的话,我一定可以发现,不过…”

    “不过什么?”余生看她。

    虽然没看见有鬼魂进来,但巫医看到一老婆子在早上颤巍巍的进了客栈,点了一份炒青菜带走了。

    “这人身上有些死气,应该是命不久矣。”巫医说。

    “你怀疑她?”怪哉摇头,“绝不可能,她这一个多月每天都来我们客栈一趟,点一份炒青菜带走。”

    出现纸钱这事却是这两天才有的。

    “我不是怀疑她,我就是说她身上阴气太重,怕命不长久了。”巫医说。

    既然不是这唯一奇怪的人,余生沉吟一下,“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就是可能。”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余生说:“同凤儿上次藏客栈一样,咱们客栈又有鬼了!”

    胡母远害怕的抖一下,“不是为我而来的吧?”

    “你心虚什么?”叶子高斜眼瞥他。

    “你这客栈第二英俊的,当然不懂我最英俊之人的烦恼,想当年在南荒,莫说女鬼了,但凡雌的,无不想与我纠缠。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知道什么意思不?说的就是我。”

    “不止如此,还有些变态男的,也是疯狂纠缠我。”

    胡母远摇摇头,叹息万分,“我为了守身如玉,不得不改了个名字。”

    “叫什么?”

    “拒绝者!”/6_6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