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九百三十四章 昂贵

    圆圆的肚子,萌萌的脸,一双眼睛传递着一种单纯、好奇、天真而无害的目光。

    这就是包子他们口中的小饭桶。

    “把它招呼过来。”余生说。

    “不要。”包子和小伙伴们异口同声。

    富难为他们维护小伙伴的团结而感动。

    “请你们吃肉串。”余生又说,“放心,我们不伤害它。”

    “那行吧”,包子他们又招手,让富难感动的情绪还没来得及酝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妖怪到了石桥后就站住不动了,怯生生的看着石桥这边空地上的人,想过来又不敢过来。

    最后是包子走过去,把它拉了过来。

    这小东西个子不及包子高,眼珠子倒是很大,越看越像龙猫。

    余生忍不住用手摸,被它躲过去了。

    “它叫小饭桶,是我们在坟地里发现的。”包子说。

    当时,这小东西正在吃祭品,被包子他们抓了个正着,只不过因为颜值的关系,包子他们并没有被当成普通妖怪处置被报告给大人,而是尝试着与它建立起了联系。

    今儿已经是他们认识的第三天了。

    第一天,它在吃祭品,肚子稍微有些瘪,包子他们没在意。等到第二天时,这下小妖怪的肚子已经饿的只剩下肚皮了,几个小伙伴忙从家里偷吃的,这才把它救过来。

    等到了今天,包子比划一下,“昨天吃下去那么多,它居然又饿了!”

    于是,包子只能打起了客栈的主意,顺便为它起了名字叫小饭桶。

    不过照余生看,这小饭桶还没吃饱。它正死死地盯着桌上的酒菜,不住地咽口水。

    “嘿,妖怪,你叫什么名字?”余生招呼它。

    “妖怪这名字太粗鲁了,我觉着还是小饭桶好。”怪哉立刻抗议余生。

    “那行,小饭桶,你是什么妖怪?”余生又问。

    “布吉岛。”小饭桶嘴里吐出三个字,萌萌的,让黑妞的心都酥了。

    “你从哪儿来?”余生又问。

    “布吉岛”,小饭桶还盯着食物。

    余生见状,取过一根肉串,“你是公的还是母的?”

    “布吉岛!”小饭桶见到吃的,什么也不顾了,跳起来想要碰到那肉串。

    即使是说这话的语调也变了,变的欢快起来。

    “你什么都不知道,还想吃串?”余生把串移走了。

    立刻,小饭桶的双眼变成雾蒙蒙的,让怪哉心疼的不得了。

    她抢过胡母远的肉串,给了小饭桶。

    小饭桶高兴的抢过去,往地上一坐,吃起来,还发出“哇哇”的声音。

    “他娘的”,被抢了的胡母远又取一根串,“颜值就是正义啊。”

    余生他们斜眼看胡母远,叶子高更是幸灾乐祸的说:“孙子,你也有今天?”

    “它住在哪儿,有家吗?”见小饭桶快把竹签啃完了,怪哉急忙又递给它一根。

    “布吉岛”这是小饭桶的答案。

    “有啊”,这是包子的答案。

    “它住在哪儿?”怪哉问。

    “住在余大爷的坟里。”包子说。

    “什么?!”余生本来已经坐下了,闻言又站起来。

    “哈哈”,叶子高、白高兴他们忍不住乐了,“掌柜的,你的祖坟终究还是被人刨了。”

    “你大爷的”,余生向小饭桶走过去,被小姨妈拉住了,“反正你爹也不里面,着什么急。”

    得,这下小姨妈也沦陷了,余生只能坐下。

    “来,尝尝我们余掌柜做的菜,压压惊。”黑妞贴近小饭桶,喂给它一些炒薄壳。

    只要是吃的,小饭桶来者不拒,一口吃了下去,然后“噗噗噗”,壳全吐出来,“咄咄咄”,打在旁边地面上,跟射子弹似的,砸了好几小而深的坑。

    “嗬”,所有人为之赞叹,要知道,空地上的地面因为经常活动,早被压瓷实了。

    还有,这小饭桶吃的本事真不小,仅凭牙就吸了薄壳肉。

    “来,再来一口卤猪头肉。”黑妞又喂小饭桶一口。

    “恭喜宿主,食客小饭桶成功被感动,超额完成日常任务【成功之信仰】,奖励信仰值十点。”

    系统的声音在余生念头响起,不等余生反应过来,在小饭桶“哇”的一口把卤猪头肉咽下去后,系统再次提醒余生超额完成日常任务,奖励信仰值十点。

    这时,黑妞夹一块拍黄瓜,正要喂,被余生一把拦住了。

    “慢着!”余生站在她们面前,挡住饭桶,十分热切的看着这小东西。

    “小饭桶,你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小饭桶啊。”余生笑的十分灿烂。

    他万万想不到,世上居然有这样的吃货,只要是好吃的,吃下去都能被感动到。

    这简直是完美的刷日常的妖怪。

    昨儿他还完不成任务呢,今儿居然超额两次完成了。

    不过余生想想都心疼,超额完成的任务,居然才给十点信仰值,还不如留到明儿完成。

    他挥手道:“小饭桶这么可爱,我以后每天都要亲自为它做菜。”

    小姨妈听到余生的话后,有些吃味,在客栈,这本来是她才有的待遇。

    余生不知道小姨妈所想,他取一把肉串递给小饭桶,让它好好吃。

    反正这羊肉串不是他烤的,不会再超额完成任务。

    后面余生又喂小饭桶一口炒薄壳,发现不会再超额完成任务了,看来一道菜只能让它感动一次。

    也是,谁一道菜吃多了,也会腻的。

    又玩闹一会儿,村子里炊烟四起,乡亲们陆续喊孩子门回去吃饭,包子他们拎几根串回去了。

    夜幕四合,在田里灌溉的乡亲们陆陆续续的回来。

    整个西山,成为一个浓的化不开的墨影。

    不过,客栈前面的空地上依旧热闹,有很多乡亲过来蹭吃的。

    当然,他们并不像里正那样厚着脸皮空手来,而是带了自家做的好吃的。

    或许不如余生做的菜美味,但也足够满足人的口腹之欲了。譬如马婶儿带来的一种凉拌的野菜,也不知什么根,洒了几滴香油,吃起来很香,带有薄荷半的清凉,一口酒伴着下去,像在喝啤酒那样爽快。

    猪肉九则带了处理好的肥瘦相间的五花肉,串起来架在碳火上烤的滋滋响,香气四溢,把河边的水猴子们都引过来了,捡着那些吃完的薄壳玩儿。

    猪肉九被烤了一身热汗,但饮一口余生递过来的冰镇过的酒,说不出的畅快。

    一阵清风吹来,烧烤的青烟伴着风飞扬。

    有肉,有酒,有朋友,有欢笑,有群星伴着明月,有肆意荡漾的爱意,还有远处儿童的笑语。

    这些是余生一生中最昂贵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