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九百九十七章 墓虎

    在他们身后,王燕听见胡母远说话后,身子一僵。

    就在这一瞬间,周九凤也呆住了,因为她看见,那儿子在吸的不是别的,而是血!

    难怪这孩子的嘴角殷红,原来如此!

    周九凤拉住余生到旁边,“掌柜的,我现在知道他是什么怪物了!”

    余生看着她:“什么怪物?”

    “墓虎!”周九凤压低声音说:“他们是鬼子,幼时以亲人血肉为食,长大后则以人的血肉为食,十分残暴,普通的悟道者,甚至是下品仙人都不是这种怪物的对手。”

    “但又不对”,在余生回头观望墓虎时,周九凤又摇头说。

    “哪儿不对?”余生问。

    “相传,墓虎会把母亲吃干抹尽,现在…”周九凤指了指王燕,“她居然也活着。”

    余生摇头,“她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尸体,一具非同一般的尸体。”

    方才在拉王燕出来的时候,余生已经察觉到她身子的冰凉和僵硬,那绝不是活人应该有的。

    周九凤点头,“这孩子怎么办,这样?”她做出一个咔嚓的手势。

    墓虎已经不能称之为人,而是一头怪物,一头生下来就以亲人为食的怪物,生性本恶。

    但是,现在墓虎又只是吸食他母亲的血液,而且是在对方是具尸体还自愿的情况下。

    “任何人,都不能在别人未曾杀人前,用对方会杀人为借口把对方抓起来或杀死。”余生说。

    “但他肯定要杀人!”周九凤说,“墓虎生下来便以人的血肉为食,是要吃人的。他现在只是牙还没长齐而已。”

    周九凤告诉余生,在东荒以北,一位女剑仙就提出了一个杜绝犯罪的法子。

    “她认为,有的男性生性具有一定暴力或犯罪倾向,从小把这些男性阉割,他们便将失去犯罪的动力。”周九凤说这位女剑仙有个法宝,可以提前预知男人是否有这种倾向。

    “为什么是男人?”余生不高兴的说。

    周九凤挑眉,“明知故问,在所有案子中,男性犯人最多。”

    “不过说真的,这孩子怎么办,让她继续养着?”周九凤问。

    余生摇头,自信道:“我有法子了。”

    他取出一张封印卡,刚转身,见王燕凄厉的大叫一声,五指成抓,向胡母远抓去。

    “哎,你干什么”,胡母远急忙往后退,深怕对方伤了自己的盛世容颜。

    “是你,就是你…”,王燕一手抱着孩子,不依不饶的追上去。

    她的身子可比胡母远灵活多了,顷刻间追上去,指甲在闪电下闪着狰狞的光芒。

    胡母远躲闪不及,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看就要被王燕迎面抓个正着。

    “住手,你找错人了!”富难身子一扑,挡在胡母远面前,王燕那一爪子正抓到他的后背。

    “噗嗤”一声后,余生替富难感到疼痛。

    “他娘的,胡母远,你得请我吃饭。”富难痛苦的说。

    王燕也是一愣,长长的爪子瞬间收回,不好意思的说:“对,对不住,我,我不是故意的。”

    富难翻过身子,躺在胡母远身上对她说:“姑娘,他不是你要找的人,他是我同伴,有人假扮成他的模样,到处招摇撞骗。”

    “不错”,余生对那些听出胡母远声音的乡亲们说,“他一直在我们客栈,那些事不是他做的。他只是因为丧尽天良的长太英俊了,所以这张脸被妖怪盗取了。”

    余生让胡母远把面纱掀起来,乡亲和女鬼王燕闪过一脸的惊艳,然后才道:“是他,就是他!”

    “你们说说,长一张英俊的脸有什么用,除了当小白脸,什么好处没有,还尽被人剽窃。”余生摇头。

    “你这是赤裸裸的嫉妒。”胡母远没好气的说。

    王燕这时道:“有,有什么能证明他不是他?”

    “姑娘,你放心”,富难说:“我后面这位,只喜欢丑的,不喜欢你这么漂亮的姑娘。”

    “为什么?”王燕还有些不服气。

    “我的脸已经够漂亮了,别的脸在我面前全是庸脂俗粉。”胡母远说。

    “再者说,你不觉着站在丑的人面前,我显的更英俊?”胡母远说。

    “好啊,你说虫儿姑娘坏话。”叶子高说。

    “不,我说的是余掌柜和富难”,胡母远看着叶子高,“顺便说一句,咱俩相比我的肾更好。”

    他说话的同时,努力推着富难,他背上的血沾湿了自己的衣服了。

    怎料,这一推,血腥味散发出来,在王燕怀里的婴儿瞬间转头,一脸贪婪的往富难这边挣扎。

    幸好,王燕把他紧紧抱住了,但也没觉出异样,只以为他在玩闹。

    余生和周九凤对视一眼,手中的封印卡丢出,“以汝之名,封印!”

    白芒闪过之后,婴儿消失了,所有人一怔,王燕也是一呆,继而头发乍起,“我的孩…”

    光芒又一闪,孩子出现在王燕怀里,突然的一如方才的消失。

    王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一门心思的查看着孩子有没有被伤着。

    周九凤则悄声问余生:“这也行?”

    “当然可以”,余生说:“从今以后,他将以灵力为食,想作乱得经过我的同意。”

    未来将要发生的案子也破了,现在唯二的谜团便是谁杀死了王燕,谁在假扮胡母远。

    今日周折已经够多了,余生本来以为还有一番周折,却不想这次简单许多。

    王燕告诉余生,杀他和假扮胡母远的是同一个人,而且她知晓他的身份。

    “他是妖怪,一直让我喊他表兄。”王燕此话一出,引来周九凤的轻呼。

    余生回头看她,“你当抢答呢,这你就猜出他身份了?”

    “不是”,周九凤说:“在狗头和邻村之间,有一座荒庙,名为梅庵,一老尼姑修行的地方。她去世后那儿荒芜下来,里面聚集了许多狸,他们不管男女,相互称呼时全用‘表兄’。”

    这些妖怪行的多是淫邪之事。

    “我们曾接到一个书生向锦衣卫报案。他在梅庵借宿,夜里读书时,听见外面有人叫他,于是开窗回答,却不料是一个面貌粗恶的妇人。”周九凤向余生他们说起一个案子。

    当时,书生拼命相拒,奈何力不从心,最后竟被妇人抱进房内,扯下衣服,糟蹋了。

    “第二天,书生衣衫不振的到锦衣卫报案,我亲自去抓的妖。”周九凤说。

    但无功而返了,梅庵里有一群狸,见到锦衣卫后四散而逃,根本抓不住罪魁祸首。

    “但也不是全没收获,我们抓住一个小妖怪,称‘表兄’这个就是他招的。”周九凤说。

    王燕点头,“他就是那儿的妖怪。”

    在刚认识时,王燕就觉着他他是妖怪。

    “他太英俊了,不是仙人,便是妖怪。”王燕说。

    “谢谢,谢谢”,胡母远得意的说。

    “你个妖孽别说话!”余生他们异口同声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