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疯了

    余生有些意外,“送我们一座客栈,为什么?”

    “听说是因为你的名字在他们那儿为民除害了。”清姨说。

    “我的名字,为名除害?”余生莫名其妙。

    清姨点头,据建客栈的饿死鬼所言,余生东荒盟主的名字在耿城是不可读的存在。

    “如果强行读出来,轻则被雷击,重则有灾难降临,甚至代号也不成。前段时间,有个妖怪在城里作乱,曾强行读出你的代号,然后被雷劈了。”清姨说。

    “嚯,掌柜的名字还有这作用?”叶子高问余生,“掌柜的,你代号是什么?小鱼儿,生鱼,小鱼鱼。”

    “去你大爷。”余生踢他一脚,“我没有代号!”

    “那耿城的妖怪是怎么回事,无缘无故被劈了?”叶子高说到这儿,若有所思。

    “被雷劈?”他看着余生,又看了看天空,“不会是有人当街骂你娘了吧?”

    “还得是被劈死的存在。”胡母远十分确定,“不用说,那妖怪肯定骂你娘丑了。”

    他们俩一合计,能用这法子来杀妖怪的,肯定是自己人。

    “小和尚出家人,不做这么不要脸的事儿,肯定是白高兴。”叶子高说。

    “嘿,想不到白高兴这小子出去一趟,学坏了他。”余生说。

    不过他也不在意,反正他娘把妖劈死了,没吃亏,而白高兴,还多了个保命的手段。

    “派人,在这几个城池,严加留意那伙神秘人。”余生说。

    “是。”红赤焰和周九凤领命。

    余生现在手下三、四个妖怪城池在手,许多事情不必亲力亲为。

    但有一点,余生必须亲自去做去扬州钱庄取钱。

    前段时间,苗世仁婉拒了余生存钱的打算,从别处钱庄把钱调来,把余生要取的钱凑齐了。

    现在钱庄是一个子儿也没有了,钱庄里也没有客人来存钱,只有来取钱的。

    眼看着钱庄快支撑不下去了,苗世仁痛的脑仁疼。

    他斜靠在椅背上,期望自己能睡过去,这样就不会觉着疼了。

    他刚有了睡意。

    “头儿,头儿…”手下跑进来。

    “嗯?”苗世仁迷迷糊糊的,若有若无的答应一声。

    这感觉挺好的,让他暂时忘记了烦恼,甚至不知自己在梦中,还是在现实。

    “头儿,余掌柜来了。”手下说。

    啪!

    梦醒了,苗世仁椅子一歪,连人带椅子栽倒在地上。

    “你,你说什么!”苗世仁瞪大双眼,“他,他又来了?”

    “对,余掌柜…”

    “别给我提他的名字,我过敏!”苗世仁缩了缩身子。

    上次支付的那些延迟还款的利息,是从苗世仁自己的小金库里拿的,几乎被余生榨了一半。

    “是,是,余…他又来取钱了。”手下说。

    苗世仁要哭了,“他取多少?”

    “二,二十万贯…”

    苗世仁身子一抽搐,倒在地上昏过去了。

    天亡我钱庄!这是他脑海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

    “头儿,头儿?”手下忙上前,又是掐人中,又是压肚子。

    见还不起作用,手下正要人工呼吸,苗世仁睁开了眼。

    “你在干什么?!想不到你是这种人,居然趁人之危占我便宜!”苗世仁怒道。

    “不,我不是,我…”

    苗世仁坐起身子,“行了,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我们俩是不可能的!对了,你找我什么事儿?”

    “余…他来取二十万贯…”

    “呃!”苗世仁再次昏过去。

    手下又试一次。

    “你竟敢占我便宜!看我不扒了你的皮!”苗世仁怒吼,抬起手就要打手下。

    “他取二十万贯!”

    “噗通”,苗世仁又翻上眼皮了。

    等手下故技重施时,苗世仁睁开眼,不喜不悲,“我知道,我就知道你小子对我图谋不轨。算了,谁让咱俩有缘呢…”

    “二十万贯!”

    苗世仁再次倒下。

    手下站起身,松一口气,“完了,完了,头儿被余掌柜取钱吓疯了。”

    “不许说余掌柜这三个字!!”苗世仁忽的站起来,吼道。

    手下被吓一跳,“是,是,二十万贯!”

    苗世仁又倒下。

    “这可怎么办?”手下一脸为难。

    他咬了咬牙,这二十万贯,客栈是说什么也取不出来,头儿都成这样了,不如实话实说。

    说做就做。

    手下出去向余生拱手,“余掌柜,对不住,我们头儿…”

    “不在?还是有受伤了?”

    “都不是,他,他疯了。”手下说。

    “什么?!”余生目瞪口呆。

    “您要是不信,请听…”手下转过身,朝着后面大喊:“余掌柜!”

    “不许叫这名字!!”里面苗世仁大喊。

    “二十万贯!”

    “噗通”,里面传来人脑着地的声音。

    “您看,这…”手下看着余生。

    “算了,算了。”余生见把人都逼疯了,怪不好意思的,“早知道你们头儿这么脆弱,我就不来了。”

    “哎。”他摇摇头,向手下告辞。

    手下一愣,这么轻松就摆平了?

    “对了。”余生转过身对他说,“我明儿还来。”

    手下在阳光下晃了晃,想晕。

    等他回去的时候,见苗世仁正常人一样坐在椅子上,饮着茶,“他送走了?”

    “是…是!”手下这下真晕了。

    “哼。”苗世仁有些得意,看来装疯卖傻这招还挺管用的。

    “他说明儿还来。”时候下补充一句。

    “噗通”,苗世仁又栽了。

    “传,传信给东荒钱库总管,就,就说扬州钱庄,开,开不下去了!”苗世仁欲哭无泪。

    ……

    自签订契约,成为中荒王后,以雨师城为中心,客栈迅速落地开花,余生的势力肉眼可见的壮大。画里乾坤的人们在商议后,也决定在种菜之余,出来在余生客栈当小二或者厨子,缓解下余生人手的不足。

    不过,这些暂时都不用余生忙。

    他每天去钱庄转悠一圈后,就去雨师城的画舫上,在画舫顶上盘腿而坐,一坐就是很长时间。

    他的神思在水里蔓延,沿水而下,四处搜索着龟岭上人,还有鲛人的身影。

    龟岭上人没找到,倒是周九凤他们那儿传来消息:他们见到那伙神秘人了。

    余生瞬间跃下画舫,快步回到扬州客栈,“他们现在哪儿?”见到周九凤后,余生问。

    “跑了。”周九凤郁闷的说,“他们一见到我们跟踪,消失的无影无踪。”

    余生纳闷,“怎么个无影无踪。”

    “就像雾,风一吹就散了。”周九凤说。

    “那骷髅呢?”

    “也是。”周九凤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