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一把大的

    “不是,我压根没有过十万贯。”刀疤脸说。

    他摆赌桌,几天下来,或许有过这么多钱,但其中至少有八成交给了城主府。

    没办法,在都城开赌局,庄家得交摆赌桌资格费。

    “没有过?”余生不信。

    他指着自己身后的客栈,“那不是你的房子?刚他娘赢了我手下十万贯,才把房子给了我。”

    刀疤脸抬头一看,想哭:“那不是我的房子,是他的!”

    刀疤脸指着对面房子的门口

    那是一座赌楼,正好与余生的客栈紧挨着。

    楼里的赌客这会儿或站在街上,或靠在楼上窗户、栏杆上,看余生这边儿的赌桌

    刀疤脸所指的汉子,站在赌楼门口。

    他脸上也有一道伤疤,不同的是,他的伤疤在额头上,而不是划过了半个脸颊。

    刀疤脸欲哭无泪,“他有两座赌楼,卖给您一座,跟我毫无关系!”

    “哟,对不住,搞错了。”余生说,“不过呢,愿赌服输,十万贯你得给我。”

    “我…”

    刀疤脸一拍大腿,“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我,我,我真没有十万贯。”

    “那就有所少算多少,还不上的,折合成你卖身的时间。”

    余生让富难从桌子上抽出一张卖身契,让刀疤脸填上。

    “我…”刀疤脸终日让别人卖身,想不到今日轮到自己卖身了。

    他一想到这些,就想哭。

    “行了,别委屈了,这又不是终身卖身契。”余生说,“你还是有见天日那一天呢。”

    他回头看赌徒老九一眼,“不像这厮,把自己一辈子输出去了。”

    现在城卫站在这里,刀疤脸只能愿赌服输,把所有的赌资、积蓄给了余生,最后把一枚牌子给了余生。

    “这是什么?”余生不解。

    “这是赌牌,有了这个才有资格摆赌桌,在赌城千金难求,至少值一万贯。”刀疤脸说。

    余生向赌徒老九挥了挥手,“是吗?”

    “是,是的。”老九说。

    “那行吧,折合下来,你还欠我两万贯。”余生把卖身契推给刀疤脸,“写上卖身十年。”

    刀疤脸唉声叹气的写上。

    余生收了卖身契站起来,向对门的赌楼走去,“走着,咱们再去会会真收了咱们钱的人。”

    余生真正的债主,门口站着的汉子,见余生过来,心里略有些慌,忙退回到店里。

    他刚要关门,被人抵住了。

    “别啊,李爷,来者都是客,你开赌楼的,哪有拦客的道理。”抵住门的赌客说。

    “就是。”赌客们纷纷起哄。

    他们早看这些坐庄的人不顺眼了,除了少数运气好的,他们的钱全大多进了这些庄家的口袋。

    现在有人能让这些庄家吃瘪,他们高兴和看热闹还来不及呢。

    “就是,赌城哪有拒绝人赌钱的道理,这是我们的自由。”叶子高在旁边喊。

    “嘿,你倒是会活学活用。”首领领着城卫也跟上来。

    正好,他们可以看看余生究竟是不是在出老千。

    李爷无奈,把门放开,任由他们进来。

    不同于外面赌桌的单调,赌楼里赌什么的都有。

    不过,余生懒得再去看别的,径直来到赌大小面前。

    “赌三点围骰。”余生把钱往桌子上一拍,说道。

    庄家看着李爷,等他说话。

    余生拍下去的钱,差不多将近十万贯,是刀疤脸输给余生的,这要是还被他押中了…

    二十倍,那就是二百万贯了。

    李爷豆大的汗珠落下来,他迟迟做不了决定。

    他不想重蹈刀疤脸的覆辙。

    李爷暗自后悔。

    全怪自己,贪心作甚,现在可好,早上十万贯卖一座客栈,钱还没捂热乎呢,就被人找上门了。

    “摇呀。”余生催促庄家。

    庄家不说话,后面的赌徒们却有了动静。

    他们纷纷取出自己的钱,啪啪的拍在桌子上,“我们也押三点围骰!”

    城卫为首的首领,也押了一把。

    见状,余生伸手把赌注收回来,“那先让他们赌吧。”

    “嘿,你什么意思!”

    “大家沾沾你的运气怎么了。”

    “你也太没赌品了。”

    “就是,你也太小气了,有财运,大家一起发呀。”城卫的首领也说。

    下注的赌客,纷纷讨伐余生。

    余生懒得理他们。

    他是为了让这些赌博的人倾家荡产,让他们认识到赌的坏处,可不是来帮他们赢钱的。

    想到这儿,余生一笑。

    “这样吧。”余生扫视众人,“咱们赌一把大的,我一个人赌你们一群人,如何?”

    “什么意思?”成为首领问。

    其他人也安静下来,等着余生的答案。

    余生拿过骰盅,取出一枚骰子,把两枚骰子丢进骰盅里。

    “两枚骰子,一共十二点,大家任意押,我押你们不押的那个点数,如果我输了,”余生拍了拍桌子上十万贯,“这些钱,你们按下注的多少拿去分了,若我赢了,你们下的注全归我,如何?”

    “好狂!”赌客们不约而同。

    “敢不敢赌吧。”余生说,“你们若嫌钱少的话…”

    余生招呼富难,“去小姨妈那儿,取上四十万贯过来。”

    “咱们凑个整,五十万贯。”他扫视众人,“怎么样,赌不赌?”

    赌客们被他惊到了。

    “你们不挺能赌的嘛,闺女、媳妇、老娘甚至自己也敢押上,怎么这会儿哑巴了,来赌呀!”余生嘲讽。

    “赌就赌!”城卫首领被激怒了。

    他把身上所有钱拍在赌桌上,“一共一千贯,从二到十一点,每一百贯,我赌一个点数。”

    “你大爷!”余生不屑。

    这厮拍的豪爽,他还以为要赌大的呢,敢情是这种赌法。

    其余的赌客经他一启发,有财力的跟着这么赌,没财力的选了一个或两个自己认定的点数。

    等所有人下完注后,余生问道:“有押一点的吗?没有的话,我押…”

    “有!”庄家喊,“有人十贯押一点。”

    余生差点被闪了腰,“哪个缺德的,一点他娘的也押?”

    不止他,赌客们也奇怪,“谁,谁下的注?”

    “我。”人群中,一人弱弱的举起手。

    余生起身一看。

    “你大爷。”余生不由地骂一句,下注的不是旁人,正是向他签了卖身契的乞丐。

    城卫首领回头看他一眼,骂道:“你他妈有病吧,你把一点也押了,他还押个屁!”

    一共十二点,不可能出现的一点都有了,还让余生押什么,十三点?

    本来这一点,是众人默契的留给余生的。

    这群赌客见赌不成,刚要把钱收回,余生拦住了,“慢着,我还可以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