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程砚秋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狗粮齁死

    “好名字。”角龙信儿说。

    他舒展一下拳头,“在剑上,我不是你对手。但现在…”

    角龙信儿邪魅的一笑,“你准备好去世了吗?”

    话音刚落,角龙信儿踏前一步,胳膊一声,化作龙爪,“轰”,撕裂空气,发出爆响,砸向剑平生。

    太虚城主见这一拳来势汹汹,踏前一步,拂尘一抖,化作一个硕大的拳头,准备挡住这一拳。

    然而,不等碰到,龙爪带起的罡风已然把拂尘化作灰尘,迎面吹了太虚城主和剑平生一脸。

    剑平生闭目,拉着太虚城往后退,手同时捏出一道剑诀。

    登时空气中出现一道波纹,如剑,试图挡住龙爪。

    然而,这只是螳臂当车而已,剑影顷刻间破碎,势如破竹的直指剑平生。

    高台上的余生本来要出手的,奈何身子被困龙索束缚住了。

    就在龙爪快要击中剑平生时,“噗”,一团红雾自左侧喷出,是酒剑仙出手了。

    他口中无酒,因此咬破了舌头,绣口一吐,血水化作剑气,刺向龙爪。

    “哼!”角龙信儿拳头一抖,血水化作的剑气顷刻间也被震碎了。

    不过,被酒剑仙这么一挡,角龙信儿拳头一抖,后劲儿卸去不少,再打在剑平生身上的时候,已然不致命,剑平生只是很狼狈的跌了出去。

    角龙信儿收回龙爪,站在原地笑道:“痛快,还是真刀真枪的打起来尽兴,我以前就没想到呢。”

    仙人们脸色却不怎么好。

    虽说他们现在身体、精神不佳,但三个人出手,还是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足见差距之大。

    “行了,本少主玩够了,你们也该住手了。”

    余生这时候发话了,“是时候让你们知道,你们余爷爷的厉害了。”

    这些仙人甘愿为他留下来螳臂当车,他低调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什么?”角龙老大扭头,不解的看着余生。

    下面正要动手的角龙信儿,也回头看着他。

    余生抬起手,想要伸手入怀把烛阴的鳞片取出来,奈何双手带着铁链,让他伸不进去。

    他尝试了还几种方位,都是不能得手。

    “哼。”角龙老大冷笑道:“余盟主难道不知道?这困龙索只有钥匙可以打开。”

    “我又不打开。”余生没好气的说。

    “那你在搞什么名堂?”角龙老大纳闷,不脱困,如何让他们知道他的厉害。

    “我就是让你们看一样东西。”余生无奈转过身,让清姨从他怀里取。

    “什么东西?”

    “哼哼,说出来怕吓死你们。”余生说。

    他在清姨探手入怀时,扫视着四周,霸气的说:“你们这些妖怪,等着膜拜你们未来的东荒王吧!”

    英俊不过三秒,清姨摸到了他左面那个区分上半身正反面的那个凸点。

    “哎呦。”余生忍不住笑,“不是,小姨妈,现在不是你报复和调戏我的时候。”

    “鬼才调戏你。”清姨翻了个白眼,把手伸到另一处,在摸到鳞片之前,先摸到一张纸。

    这张纸的手感,对于清姨来说太熟悉了。

    她瞬间抽出来,问余生:“这是什么?”

    余生看见那张纸后也很熟悉,心里咯噔一下,坏了,藏了这么多天的私房钱,被搜到了。

    关键还是他自己主动交出的。

    余生这个懊恼与后悔呀,肠子都青了。

    不过,现在最关键的是把清姨应付过去。

    因为富难、叶子高他们已经在幸灾乐祸,等着看余生的热闹了。

    “那个,这是我送给你的惊喜,你信吗?”余生小心翼翼地说。

    “惊喜?”清姨打开钱庄凭证,见到上面的数字后,眉开眼笑。

    余生的心踏实了,“对,惊喜,你现在好歹也是中荒王夫人了,也就是王后,咱们得庆贺一下不是?”

    清姨点下头,“是该庆贺一下。”

    她把钱庄凭证放进自己兜里,“等你成为东荒王了,咱们也得庆祝一下。”

    “我…”余生想哭,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他们在这儿打情骂俏,角龙四兄弟在那边不耐烦了,“你们在搞什么名堂?”

    他们本来还有点儿戒备,以为余生留有什么后招呢。

    毕竟,东荒王的法宝还是有一些的,譬如曾杀死冰夷的那一招。

    想不到最后是看他们秀恩爱,难道想让他们齁死?

    “着什么急,你们很快就知道了。”

    余生没好气的说,“现在是给你们时间好好准备一下,别待会儿被吓死。”

    清姨这时候继续探手入怀。

    余生想后退一步来着,不过想到他所有的积蓄已经被搜刮走,怀里没什么了,于是站稳了。

    “吓死?”角龙信儿双手抱胸,不再理会剑平生,而是嘲讽道:“你当我们是被吓大的?莫说掏出一个东西,你就是掏出你娘来,我们……”

    角龙信儿说到此处,住了口。

    万一真掏出余生他娘来,他们还真有可能被吓死。

    “你娘住在你怀里,说掏就掏出来?”余生讥讽道。

    在他们说话间,清姨又掏出不少东西,有余生日记,还有一页对折的纸。

    清姨好奇,正要打开,余生拦住她,“慢,慢着!先找那东西要紧!”

    清姨见他激动,心里更狐疑了,左手探余生怀里寻找的同时,一只手把纸张打开。

    一头小白猪出现在她面前,在小白猪旁边,还有一头小花猪。

    它们在做一些关于生命,关于未来,关于爱情,关乎风花雪月的事情。

    “呸。”清姨瞬间合上,瞪了余生一眼。

    “常学习才能常提高。”余生一本正经的说,“学习让我快乐。”

    清姨翻了个白眼,继续翻找。

    “哎,你们有完没完了。”角龙信儿不耐烦地说。

    正在这时,“找到了!”清姨缩回手,食指与中指之间捏着一片碧绿的鳞片。

    “怎么样,怕不怕?”余生骄傲的说。

    “我们好怕!”角龙信儿一脸惊恐,继而嘲讽道:“这是什么?”

    “不知道是什么,你怕你娘个大头鬼。”余生鄙视他。

    “你…”

    角龙信儿刚要怒,余生道:“这是烛阴的鳞片!”

    “什,什么?!”角龙们惊疑不定,后面的鱼妖也一阵慌乱。

    “实话告诉你们吧。”余生蹦蹦跳跳地走到中央,“烛阴已经被我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