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道朝天 猫腻

第十三章慌了的人与不省心的人

    段莲田离开上德峰的时候,没有惊动任何人,更没有对任何人说自己要去哪里。

    迟宴忽然出现在监利城外,便显得很奇怪,除非是跟踪他来到此间。

    而且刚刚有名青山后辈弟子惨死在这间破庙里,甚至与冥部妖人有关系,他却来了一句回去再说?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忽然出现在这里又是什么意思?

    段莲田沉默看着迟宴,就要他给自己一个交待。

    迟宴没有说话。

    破庙落下的雪忽然变得大了起来。

    如鹅毛。

    段莲田微微色变,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强硬,沉声说道:“我来监利是为了查一件案子。”

    迟宴依然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他。

    段莲田冷哼一声,风雪骤疾。

    这两位上德峰的长老,竟是在远离青山的一间破庙里对峙起来!

    破庙已经全部破了,墙倒窗倾,风雪不停灌入,片刻功夫,篝火便告熄灭。

    庙外的树林也落了好些雪,枝干变重,摇摇欲坠,青黄相杂的草地只剩下白色。

    那些藏在草枝里的蚂蚱纷纷冻僵,然后倒毙,再也无支撑到秋后的日子。

    段莲田身形微晃,知道不是对手,收了剑意,看着神情如常的迟宴恨恨说道:“破海了不起吗?”

    迟宴还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驭剑而去。

    段莲田看了眼那堆篝火的残迹,叹了口气,驭剑随之而走。

    剑光消失在夜色里。

    风雪渐止。

    ……

    ……

    上德峰没有下雪,却更加寒冷。

    尤其是禁地洞府深处寒意刺骨,更胜雪原,石壁上凝着万年不化的冰霜,自行生成各式各样的花朵。

    元骑鲸站在井边,不知道是不是还在看井底的风景,听到脚步声与行礼声也没有回头。

    “我有自行离山查案的权力,我不明白为何要阻止我,还要强行把我带回来。”

    段莲田似乎很理直气壮,但谁都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不安。

    元骑鲸没有说话。

    迟宴问道:“谁让你去查左易的案子?”

    段莲田说道:“这本来就是我经手的案子,我为什么不能查?”

    迟宴接着问道:“十几年时间里你不查,为何现在忽然要查?”

    段莲田有些恼火说道:“这十几年柳十岁不在青山,我怎么查?”

    迟宴微微挑眉说道:“你可知道柳师侄于我青山有大功?”

    段莲田犹豫了会儿,说道:“我没想那么多,我只知道自己绝对没有看错,柳十岁肯定与左易之死有关,不然他为何死都不肯说出那天夜里他到底去了哪儿?他到底在隐藏什么?”

    “死都不肯说这几个字用的好。”

    迟宴看着他神情冷漠说道:“当初你以为他就是个偷食妖丹、学了邪道秘法的叛徒,所以对他用刑用的极狠,现在他风光无比地回到青山,摇身一变成了功臣,你是不有些慌?”

    段莲田神情微变,说道:“掌门真人让两忘峰做的局,你我都不知情,难道要我承担责任?”

    迟宴淡然说道:“问题在于柳十岁不会忘记受过的那些罪,以他现在的前途,你慌也是应该的。”

    段莲田真的有些慌了,急声分辨道:“我不否认自己确实存着这样的想法,他如果出了事,我自然不用担心他记仇,但问题在于我没有撒谎,他的嫌疑如此之大,凭什么不查?”

    上德峰已经查清楚,死在破庙里的那名后辈弟子叫做简若山,乃是两忘峰弟子。

    除了左易一案,简若山之死似乎也可以成为某种证明,至少是说明。

    简若山死在冥部妖人的手里。

    与当初中州派魏成子的死法很相似。

    修行界一般认为后者是不老林杀人灭口。

    浊水里的鬼目鲮以及事后从云台里查到的很多卷宗,都证明不老林这些年确实与冥部有勾结。

    现在云台已经被毁,西海剑派退回两千里外的远海,那么还有谁能继续用冥部杀人?

    “是柳十岁。”

    段莲田咬牙说道:“我们都知道西王孙很欣赏他,那些卷宗与证词里也都有提过,不老林与冥部的联络方法或者渠道,如果真的留了下来,最大的可能便是落在他的手里。”

    听到这句话,元骑鲸终于转过身来,看着他问道:“你究竟查到了什么?”

    段莲田说道:“左易在卷帘人里的关系叫林黄岩,左易死后此人便失踪,前些年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了。”

    元骑鲸面无表情说道:“继续。”

    段莲田有些犹豫说道:“我翻阅过卷帘人当年的卷宗,确认林黄岩那时候应该在查……神末峰主。”

    迟宴皱眉问道:“卷帘人为何会把卷宗给你看?”

    卷帘人对资料的报密做的相当完美。

    段莲田并非当事人,按道理来说绝对接触不到那些卷宗。

    段莲田一咬牙,说道:“我用的是剑律的名义。”

    迟宴神情微变,正准备呵斥,元骑鲸又说了声继续。

    段莲田说道:“没有人知道林黄岩在查什么,只知道他与左易见了一面,然后左易连夜回山,然后便死了。”

    元骑鲸说道:“那么你也想死吗?”

    你想死吗?

    这句口头禅从青山弟子的嘴里说出来时,或者慷慨或者嘲弄,味道都很浓。

    元骑鲸说这句话却是那样的平淡,就像雪落无声。

    段莲田这是对自己的警告,赶紧跪下认错。

    首先是他用了上德峰的名义。

    其次便是这个案子。

    依照青山门规,没有掌门或剑律的同意,任何人调查峰主,都是找死的行为。

    “左易在卷帘人里的关系是林黄岩,这应该是很隐秘的消息,谁告诉你的?”

    迟宴忽然问道。

    段莲田再不敢有任何犹豫,取出一封信交了出去。

    迟宴接过那封信看了几眼,对元骑鲸说道:“与简族收到的那封信一样,没有气息残留,无法追查。”

    听到这句话,段莲田终于明白这件事情有问题,生出悔意。

    ……

    ……

    “林黄岩是你杀的?”

    “卷帘人查到他的行踪后就通知了我,我当时刚好在山外准备杀洛淮南,顺便就去把他杀了。”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你那时候还在雪原。”

    井九望向赵腊月说道:“你还在查?”

    赵腊月低着头嗯了一声。

    井九前些天还在想她要比柳十岁懂事多了,被自己带回了正确的道路,结果今天一看,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他叹了口气,说道:“真是不省心啊。”

    https: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