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道朝天 猫腻

第二十六章还是我来吧

    各宗派的修行者来到青山后,没有发现一茅斋的书生,生出了很多疑惑。

    就算布秋霄正值成圣的关键时刻,但以一茅斋与神末峰这百余年的关系,总要派些弟子前来才是。

    直到这时候看到柳十岁,众人的疑惑才得到了解答。

    谁都知道柳十岁与井九之间的关系,他现在又是一茅斋的大人物,这个安排确实极为妥当。

    有些心思阴暗的人则想的更多些。

    最受布秋霄喜爱器重的弟子便是奚一云与柳十岁,将来的继任斋主肯定就是在他们两个人当中挑。据说一茅斋内部因为此事已经分成两个派系,奚一云与柳十岁表面上毫不在意,依然亲近,互相尊敬,但谁知道暗底里如何?

    现在布秋霄无法视事,如果是奚一云让柳十岁来参加青山大典,是不是想借此表明些什么意思?

    不理那些人在想些什么,青山大典还要继续。

    大泽令做为修行界宾客代表致辞,各种颂词,却没有人觉得过谀,因为……那些颂词的对象是井九。

    那些仿佛史书般的颂词,就像花朵一样在天光峰四周飞舞着,带起云海里的丝絮。

    人们看着峰顶的那个白衣男子,心情有些复杂,有仰慕有敬畏,更多的却是惘然。

    哪怕再活一世,这个白衣男子依然是朝天大陆最了不起的人物,还是景阳真人。

    当然,终究还是有了些变化。

    景阳真人当年不问世事,常年隐居在神末峰里,没有留下传人。

    这一世的井九还是很懒,却弄出了很多事来,还收了很多弟子。

    赵腊月已经是破海巅峰的大强者,柳十岁从气息来看只怕也不在她之下。

    卓如岁不是他的弟子,也是受其影响极深。

    顾清与元曲已经是青山乃至朝廷的重要人物。

    平咏佳已经是云行峰主。

    再加上镜宗雀娘以及那个谁都知道、谁都不敢提的冥界女皇……

    更不要说还有果成寺、水月庵这些外援。

    在人们带着复杂情绪的眼光注视下,大泽令宣读完了颂词。

    果成寺十余位高僧出列,以石塔露水为井九净额。

    接着各宗派代表献上礼物。

    神皇景尧亲自致礼。

    元曲是此次掌门大典的总管,深知井九性情,尽可能地简化了流程,门规里的那些唱礼、演剑都尽数取消,但这些流程依然持续了很长时间,此时太阳来到中天之上,被青山大阵一隔,没有什么炽热的感觉,只觉灿烂。

    广元真人走到石碑前,再次宣读柳词真人留下的遗诏。

    接下来便到了最后的环节。

    井九只需要取出承天剑,接受青山九峰长老弟子的朝拜,便会正式成为青山掌门真人。

    举剑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便是凡人里的三岁儿童都能做到,天光峰顶的气氛却变得凝重起来。

    百余年前井九便是因为不愿意拿出承天剑,最终被迫离开青山。

    今天呢?

    那时候的井九是破海境界,拿出承天剑很可能被人夺走,太平真人要用承天剑收服他,他当然要稳妥起见。

    现在他已经是通天境大物,战胜方景天后,在很多人看来他只怕已经是通天上境,快要与刀圣、谈白二位真人平起平坐。

    再加上青山剑阵在手,又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井九没有在意那些落在身上的视线,走到小庐前,转身坐到了椅子上。

    那把椅子纹丝不动。

    赵腊月与柳十岁等人站在了椅子后面。

    “这椅子是我亲手修好的,怎么样,结实吧?”

    卓如岁与顾清并排站着,得意说道。

    顾清看着他微笑说道:“听说这椅子本来就是你弄坏的?”

    这番对话自然无人听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井九的身上。

    这把椅子是青山掌门之位。

    坐到这把椅子上,是一个极具象征意义、极重要的动作。

    井九却是如此随意。

    就像平时坐到那把竹躺椅上。

    就像以前他坐到宇宙锋上。

    就像躺到顾家的那辆马车里。

    就像与柳词斗嘴。

    就像与元骑鲸大眼瞪小眼。

    就像反手牵住连三月的手。

    井九看着天边,沉默不语。

    天光峰顶一片安静。

    没有一个人说话。

    远处上德峰有截冰柱从洞府上方落下,在地上摔得粉碎,不大的声音传到此间,惊着了好些人。

    井九收回视线,反手拿出了一样东西。

    阳光正盛,照在他的右手上。

    承天果然不是剑。

    是剑鞘。

    鞘上刻着古意盎然的花纹。

    沉静黑暗的鞘口,隐隐散发着极淡却高妙至极的剑意。

    井九握着承天剑鞘的手很稳定,没有任何颤动。

    所有人都知道,他绝对不会放手。

    不管是承天剑鞘还是这座青山。

    广元真人缓缓拜倒。

    南忘拜倒。

    赵腊月拜倒。

    成由天拜倒。

    顾清拜倒。

    ……

    ……

    所有的青山弟子拜倒。

    远处剑峰隐隐传来剑意波动,云雾渐散,想来片刻后便会是万剑来朝的壮观画面。

    青帘微动,水月庵主坐在里面,微微躬身。

    果成寺十余名高僧口宣佛号,合什为礼。

    各宗派修行者或者跪倒在地,或者大礼参拜。

    便是谈真人与雾气里的白真人也微微欠身。

    所有人都对着井九行礼。

    这是对青山宗的尊重。

    是对景阳真人的尊重。

    更是朝天大陆修道者对大道二字的尊重。

    然而。

    天光峰顶有一个人没有动。

    那是最不可能的一个人。

    修行界都知道,他是被井九从那个小山村里带到青山的,他愿意为了井九去死。

    为何今天这样重要的时刻,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赵腊月抬头望向那人,眼神微变。

    广元真人与南忘看着那人,眼里满是不可思议的情绪。

    无数道视线落在那人的身上,带着不解、震惊与惘然。

    没有动的人就是柳十岁。

    当井九举起承天剑鞘的时候,他的唇角微翘,露出一抹意味难明的笑容。

    他静静站椅子的旁边,从始至终都没有动。

    直到所有视线都落在他的身上,他掸了掸衣裳,向前走了一步,看着井九说道:“还是我来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