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明月地上霜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飞狗和飞剑

    “安哥,我难得一次陪你去嗨,你竟然让我陪你去死灵魔地?汪!”大白一听到那个地名,浑身就渗得慌,有些幽怨地开口道。

    死灵魔地位于九州界中的古虚州。

    那里曾经是古虚州最为繁华的地方,但在神冥道宗昌盛的年代,苦血冥王将方圆千里的大地化作一片炼血之地,亿万生灵死于非命。

    也正因为如此,那里怨气冲天,凝聚不散。

    甚至,经过数万年的衍化,那里愈发的古怪和诡异,已经自成天地,甚至诞生了某种恐怖至极的规则。

    死灵魔地已经成为九州界的一大恐怖禁地,别说凡人了,就连修士进去那个地方,多半也是有去无回。

    嗯……那个地方的确恐怖,也无怪大白会害怕。

    “大白,有我保护着你,怕什么?”安林笑摸狗头道,“无论遇到什么危险,我都会把你的安危放在第一位。”

    大白狗脸一红:“安哥,你说话越来越有一套了。汪!”

    安林笑而不语,至尊坐骑不用心哄哄,怎么会让你骑。

    一人一狗用传送阵,来到古虚州的主城后,便狗不停蹄地朝死灵魔地赶去,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御剑飞行的修士。

    “安哥快看,好多踩着飞剑的修士啊!瞧他们那神气样,仿佛天大地大,没有老子最大一样,汪!”大白鄙夷道。

    安林笑了笑,温和解释道:“你要理解他们,九州界四大宗之一的天剑宗就坐落在古虚州,所以这里的剑修风气比较好,人人都渴望成为一个可上天入地,潇洒人间的剑仙,牛气一点也正常。”

    “毕竟,剑修要是不傲,又如何能感悟得了剑道的真正魅力?剑,主杀伐,姿态帅,本来就是用来装逼的啊!”

    大白一脸幡然醒悟地拍了拍爪子:“安哥,理解得真透彻,汪!”

    这时,一个剑修从大白的身旁飞过,双手抱胸,抬头挺胸,犀利的双眸微微瞥向骑着大白的安林,面露轻蔑和嘲讽之色。

    这模样……

    安林当场就炸了:“你瞅啥呢?瞧不起骑狗的吗?”

    剑修轻轻“嘁”了一声,开始加速朝前方飞去,似乎懒得搭理安林,举止之中的高人一等和不屑之意更甚。

    安林目光一沉:“大白……”

    “是可忍,本汪不可忍,汪!”大白同样很愤怒,四足的风环扩张了一倍多,整条狗在空气之中掀起一阵可怕的音爆云。

    “嘭!”

    大白化作一道流云,快速朝那位剑修逼近。

    那位剑修见状,脸色猛地一变,似乎被吓到了。

    但是下一秒,他又冷静了下来,双眼好似燃烧起了熊熊战意,双手打出了一个剑诀,剑身一阵强烈的嗡鸣,以更快的速度朝前方跃进!

    那位男修是化神后期的剑仙,速度不容小觑!

    “好啊,敢跟狗爷比速度,我就让你见识,什么叫做真正的速度!飞行模式,汪!”

    大白吐着舌头,四爪猛地怒扒虚空,身后的雪白大尾更像是飞机的螺旋桨疯狂转动,空气流如气体大炮般朝后方喷射。

    它的速度再次暴涨!

    “嗖!”

    大白距离剑修越来越近。

    剑修脸色大变,疯狂催动脚下飞剑,但飞剑速度已经攀升至巅峰,无法再继续加速了。终于,大白从剑修的身旁飞过,将剑修甩在了后面!

    “哈哈哈……凭你那破铜烂铁,也敢跟狗爷比速度?感受到被我喷气式飞狗支配的恐惧没有。”大白对着身后的剑修扭屁股。

    “可恶!”那个剑修青筋直冒,他何曾遭受过这等耻辱?

    很快,更耻辱的事情来了。

    “噗!”大白的屁股猛地放屁,释放的恐怖气流轰然冲撞在剑修的身上,让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身为剑仙的骄傲,让他有一种不服输不放弃的精神。此刻被一条狗嘲讽并甩在身后,还强行被喂屁,让他感觉到奇耻大辱。

    他想证明自己,奈何距离却越拉越远。

    本着不服输不放弃的原则,他在没有希望追上大白的情况下,又不能放弃,只能继续承受这份耻辱。

    这的确是真正的绝望!

    “毕竟仅仅是斗一下气而已,那可恶的骑白狗男子相信很快就会离开,我再忍受一会儿就好了!”男子自我安慰道。

    大白超过了那个剑修,就一直保持相对静止的距离,不远也不近,时不时赏剑修一个狗屁。

    一刻钟过去了。

    “安哥,这货毅力好惊人,直到现在还没放弃追我们,汪!”大白脸上罕有的浮现出欣赏之色。

    安林也瞥了一眼穷追不舍的男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明知追不上,为何还如此执着?这就是剑仙的骄傲吗?

    “别管那么多,继续放你的狗屁。”安林道。

    大白咧了咧嘴:“安哥,你这话,我听起来咋像骂人呢?汪!”

    说罢,“噗!”地一声响,一个有味道的气流便朝后方的剑修冲击而去……

    “过分了!”剑修怒吼一声,却又无可奈何。

    疯了吧,为什么还不走,为什么非要挡在我的前面?

    我们明明不同路的啊!!

    剑修都快要崩溃了,心中疯狂吐槽。

    前面那条狗就不能主动离开吗?这样我就能以道路不同的理由,不再去追击这条狗,这样我的道心也不会受挫了……

    为何存心跟我过不去?!

    又是一刻钟后。

    大白转头对着身后的剑修,由衷地敬佩道:“我敬你是一条汉子,你认输吧,你只要认输,我就再也不喂你屁了。汪!”

    事实上,大白已经放不出狗屁了。

    男剑修咬牙切齿:“为了一直在我的前面羞辱我,不惜浪费自己的时间,多走了那么远的冤枉路,阁下真的是心胸宽广啊!”

    大白闻言一愣:“你特么在搞笑?明明是你不服气,跟了我一路,现在反而赖到我头上来了?汪!”

    男剑修双眼圆瞪:“你放屁!”

    “你这个要求,真贪心!”

    “我都给你多少个屁了,现在没了,汪!”

    大白一脸嫌弃道。

    男剑修:“……”

    男剑修被气得心肌梗塞。

    但很快,他便从大白的话里琢磨过神:“等等,你说我跟了你们一路?你们是想要去哪里?”

    “去死灵魔地啊,汪!”大白没有隐瞒道。

    男剑修张大了嘴巴,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有些奔溃道:“握草……我们竟然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