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好相公 古沐鱼

第1040章 睡衣风靡

    李世民穿着睡衣上朝很碍眼。

    可是群臣却想说又不能说。

    早朝很快,结束的时候,寒风正浓。

    群臣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大殿,而他们离开之后,就不停的议论起来了。

    程咬金和秦叔宝等人一起走着,秦天就在旁边。

    “你们说,圣上穿的衣服是什么衣服,看起来好奇怪啊。”程咬金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明显是在打这种衣服的主意,毕竟李世民都喜欢的不得了,那这衣服肯定穿起来舒服啊。

    而他程咬金又是个对什么东西都特别好奇的人。

    “我也想知道圣上穿的是什么衣服,跟我们平日里穿的都不一样,不过看样子,很方便啊。”

    “不错,不错,的确很方便,看起来还很暖和呢。”

    “…………”

    几个人说着,秦天在旁边只是听着,偶尔笑上一两下,并无插嘴的意思。

    程咬金等人见秦天笑而不语,都有点不爽。

    “你小子笑什么?”

    秦天道:“诸位的问题,我都能够解答,所以才笑。”

    一听这个,程咬金等人有点意外,道:“你知道?”

    秦天点点头:“实不相瞒,这东西是我送给圣上的,只是没有想到圣上会穿着上朝而已。”

    得知这衣服是秦天弄出来送给李世民的,程咬金等人顿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他们突然觉得他们刚才说那么一番话好傻,他们又觉得秦天刚才就是在取笑他们。

    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还不说,就在旁边听着,真是气煞人了。

    不过,他们都没来得及生气,因为他们更好奇秦天弄出来的这个衣服到底是什么衣服。

    “原来是你笑着弄的衣服,这衣服可是有什么说法?”

    大家都望着秦天,秦天笑了笑:“这衣服叫睡衣,说白了,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穿的,而穿这种衣服,相对来说睡觉会舒服很多,其他的也就没有了。”

    就只是舒服,不过,只舒服这一点,就足以吸引很多人了。

    程咬金啪的一下搭在了秦天的肩膀上,笑道:“原来如此,你这睡衣给我送几套到府上去,我也感受一下。”

    程咬金刚说完,尉迟恭秦叔宝等人也都表示想要。

    秦天笑了笑:“别急,还没有做出来多少呢,等做出来了,都给你们送去。”

    现如今正是宣传的好时候,秦天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当然,这些人的衣服就不要钱了,其他人的,到时候该要还是得要的。

    众人听到秦天这么大方,自然也都欣喜不已。

    而就在他们几个人这样说完之后没多久,有关睡衣的消息,已经在长安城传开了。

    不管是权贵富商,还是平头百姓,都在议论。

    “听说了吗,圣上前几天早朝,竟然穿着睡衣,啧啧……”

    “听说那睡衣穿着舒服,圣上不想脱下来,所以才发生了那种事情,你们说,这睡衣就真的这么舒服?”

    “肯定舒服啊,圣上都穿着不想脱,你说舒服不舒服,而且我听说这睡衣是秦天做出来的,你想啊,秦天弄出来的,能不舒服吗?”

    “也是,也是,秦家现在也开始卖睡衣了,那生意火爆的,去了根本就抢不到,只能预定啊。”

    “没错…………”

    百姓议论纷纷,秦家铺子这边,睡衣也的确卖的有点火爆。

    几乎,做出来一套,就能够卖出一套,甚至,还没有做出来,有人就把订金给交了。

    没有办法啊,连李世民这个天子都喜欢穿的衣服,那肯定会成为爆款的啊。

    秦天这边,已经派人又弄了好些裁缝来帮忙,可睡衣的需求量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有很多裁缝,想要把客人预定的给赶制出来,也十分的不容易。

    秦家的制衣工厂忙忙碌碌个不停,生意火爆的让很多人都羡慕。

    而就在这个时候,高府,高士廉的脸色十分的难看。

    “可恶,秦天真是可恶,他……他弄出来的睡衣竟然这么赚钱,早知道是他弄的,那天在早朝上,就应该狠狠的弹劾他。”

    高士廉并不做衣服的生意,但是看到秦天赚钱,他的心里就不舒服,而他有点懊悔,李世民穿睡衣上朝的那天,他们就只是说了一下,并没有追究睡衣是谁弄的。

    如果知道是秦天的话,他非得弹劾秦天一个蛊惑圣上之罪。

    可如今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想再弹劾,也就晚了。

    高士廉在府上骂了一阵,而后问道:“让你们买的睡衣买来了吗?”

    “回老爷话,买来了。”

    高士廉点点头:“好,衣服这东西,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你们立马命人仿制出来,趁着睡衣生意火爆,我们也趁机赚他一笔。”

    痛恨秦天弄出睡衣赚钱是一回事,而他想要趁机捞一笔,是另外一回事。

    有钱赚的话,他自然是要赚钱的。

    高士廉吩咐下去后,他的人立马就去安排了,不出意外的话,几天之后,长安城就会再开一家睡衣成品店,那个时候,秦天的睡衣想卖的好,可就不一定了。

    而这样说完之后,高士廉把自己的儿子高履行叫了来。

    “爹,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高履行很奇怪,完全不明白高士廉叫他所为何事。

    高士廉道:“那何宗宪回家之后,就没跟张士贵说自己被薛仁贵给打了的事情?”

    薛仁贵是秦天的人,如今的高士廉恨极了秦天,自然是要想办法找秦天麻烦的,而张士贵在朝中的地位不低,更重要的是,他还护短,如果得知自己的女婿竟然被一个小兵给打了,那他只怕会很生气吧?

    当然,现在的薛仁贵的确是一个小兵,等吏部把这一战的功绩都核实过后,薛仁贵可能就不是小兵了,所以想要对薛仁贵动手,必须趁早。

    可是,他却没有见张士贵有任何的反应。

    所以,他才想问问自己儿子这何宗宪到底是什么情况。

    高履行听闻是为了此事,苦笑了一下,道:“这何宗宪好面子,不肯把自己被人欺负的事情说出来,所以那张士贵也就不知道了。”

    被一个小兵欺负了,这事怎么看都有点丢脸,何宗宪想要点面子,是很正常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