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林北留

第118章 降头术

    “哈哈,诸位,看样子,此次的古玩地下交流会,很可能成为班猜大师的法器展览会了!”

    刘岩此时跟着开口,爽朗大笑道。

    一旁的张思厚也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他对于班猜算逑手上的法器,也是有些期待起来。

    其他人看向班猜算逑,眼中隐隐透着兴奋。

    对于在场这些富豪,金钱已经不是最重要的,健康与安全,才是第一位。

    能让人凝神静气延年益寿的石符法器,哪怕是砸下上亿,他们也会毫不迟疑。

    “哈哈,猪位这么客气,算逑很是吃惊……用乃们华夏果的话来说,就四兽宠若精!”

    班猜算逑的华夏语说得还真算流畅,他起身两手合十,施了一礼道:“这一次能将小师的法器介绍到这,还多亏了郑老板,他对华夏果比较了解,就痒郑老板帮小师给猪位砍砍法器吧!”

    说完,班猜算逑再次双手合十,对众人又施了一礼才重新坐下。

    “班猜大师严重了,郑某不过是为了我们诸位着想!这法器与石符,确实是好东西!之前在云州那边,班猜大师的石符都已经被哄抢了一半,幸好郑某建议班猜大师只卖一半,留下一些来到了滨州!”

    郑函这时站起身,接着将随身携带的木箱放到了桌子上打开来。

    顿时,由黑色玉石制作的石符呈现在众人面前,看去足足有三四十个,通体透着神秘的乌光与让人精神气爽的气息,让得在场的富豪大佬都是神色振奋。

    哪怕如张思厚这等顶级大佬,两眼也都忍不住一阵火热,死死盯着木箱里的东西。

    只不过。

    他们看的不是石符,而是在石符边上的三件法器。

    一只罗盘。

    一把乌黑小剑。

    一座三足小鼎。

    这三件法器,上边散发着浓郁的气息,让得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活力,在座富豪一个个都心神舒泰。

    “果真是法器啊,单单是这气息,就让人心神舒畅!”

    一众富豪大佬都忍不住赞叹惊奇。

    “呵呵,诸位,不要着急!周以大师在这,应该先让他看看这些法器真伪,否则诸位如果买回去后出现问题,那郑某可就背负骂名了!”

    郑函对众人压了压手,大声说道。

    “对于班猜大师,周某还是信得过的,这些法器和石符,不会有假!”

    周以这时站起身来,对在场的人道:“不过,为了给诸位一个安心,周某就进行一番鉴定,想来班猜大师也会理解的!”

    班猜算逑也跟着站起来,对着周以合十施了一礼,笑着道:“哈哈,周大~屎~多虑了,还请帮小屎鉴定一下,让猪位老板放心!”

    下来,周以开始从法器鉴定起来,一直将木箱子里的石符都鉴定完毕,才长身而起,道:“都是法器!”

    听得周以的话,众人两眼放光。

    而最后那来自西南云州的郑函也说出了法器和石符的价~格。

    石符每一块一千万,法器一件一个亿!

    这价钱,可谓是不算低,可以说是极为昂贵。

    但,在这一群富豪眼中,却不以为意,反而觉得这价钱才是理所当然的。

    下来,众人开始哄抢。

    当然那三件法器,没人敢率先出手,最后张思厚与刘岩没人拿下了一件法器。

    最后一件则是一名女富豪得到,此女手上的资产不算最顶尖,但人脉却很恐怖,众人对她都很客气。

    很快,木箱里的石符眼看着就差不多被抢光了,古流水急了。

    可就在他准备上前抓住一个时,林天却拉住了他,毫不避讳的道:“古大师,这些东西都不是法器,不要买!”

    林天的话,宛如砸在光滑如镜的水面的石头,顿时让在场的人都停住了手。

    对面班猜算逑和郑函等人,面色瞬间变得阴沉下来。

    而周以眉头一皱,朝林天看来。

    “小子,看样子你是纯粹来捣乱的了!”

    刘岩沉着脸,再次开口,喝道:“刚才你妄自质疑周大师,现在又第二次质疑,你这是在侮辱大师么!”

    “刘老板,这……”

    古流水见势不妙,赶紧上前。

    但,这时周以摆了摆手,打断了古流水,他重新打量了一番林天,道:“小家伙,周某虽不敢说鉴定每一样东西都是百分百对,但对于鉴宝方面,周某自问还是有点权威,一百样古物,周某至少能鉴定出九十九件!既然你质疑我的鉴定,那你说说看这些是什么?”

    “这些不过是用某些古怪力量制作出来的东西,不但对人体无益,还可能有害!”

    林天神色不变,淡淡开口道:“如果让我制作,当场制作出来的玉符,比这东西好百倍不止!”

    “早听闻华夏果地大物博,能人无数!但象这等狂妄之徒,也是不好啊!”

    这时,那一直没开口的班猜算逑的弟子宋提善查起身冷笑道:“既然你说自己制作的符比我师父好,那你就证明给大家看看!否则,我查查定要你好看!”

    林天微微一笑,翻手取出了之前赌石得到的最小的那一块玉石,从身上掏出一根银针,随后避开众人的目光,真气之力充斥银针,快速的在玉石上刻画起来。

    现在林天刻画的是神雷符,是将神雷术的铭文刻到玉石之上,让得玉符拥有着与神雷术一样的威力。

    神雷术,听着名字很唬人,其实不过是修真界的基础法术,前世林天对于阵法方面也是达到了大师级别,刻画基础的铭文,丝毫不吃力。

    仅仅几分钟,林天手上的玉石已经被密密麻麻的符号布满。

    只是,对面的宋提善查却大笑起来:“真是贻笑大方!”

    “好啦!善查,小屁孩一个,等会再收拾!”

    班猜算逑摆了摆手,显然他对于林天刚刻画出来的玉符,丝毫不放在心上,以为是眼前的小孩胡闹,随后看向郑函道:“现在,做正事!”

    听闻,郑函突然站起身,一脸冷笑的道:“郑某知道,在座的都是广南广北有名的大佬,手上的资产庞大无比,所以现在,郑某想让诸位没人都将手上一半以上的股份让给我,以后我们还有的合作!”

    什么!

    在座的富豪大佬一时间都蒙了,郑函突然的翻脸,让他们都有些回不过神。

    啪!

    这时,张思厚最先反应过来,拍桌而起,喝道:“郑函,你这是跨省过来吃下我们来着?”

    “嘿嘿,是又如何!我现在只想问,你们愿不愿意?”

    对于张思厚,郑函只是冷冷一笑,然后扫了在座之人一眼,眯眼问道。

    “没门!”

    转让一半的股份?这些富豪大佬,怎么可能答应,纷纷怒喝起来。

    眼看着刘岩准备叫人出手,突然坐在首位上的班猜算逑突然起身,扬手做出古怪的动作,嘴里念念有词:“呼玛……吉拉……去吧,我的孩子!”

    班猜算逑话刚落,众人手上的石符与法器猛地光芒大盛,接着自行飞起,纷纷没入了诸多富商大佬的眉心。

    “哼,之前老夫就有所猜测,果然是降头师!而你的降头术,还是其中最神秘恐怖的飞头降!”

    突然,原本一直坐在张思厚边上的灰色长袍老者,猛地睁开双眼,干枯的手掌将飞来的石符抓个粉碎,随后他起身飞退,身上的气势猛地一变,神色凝重的看向班猜算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