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竹刺无锋

第四百七十五章 棘巫

    虬牙一张俊脸气到通红,刺猬般的头发根根竖起,咆哮道:“东木英!你恶不恶心!!”

    他嗓门本来就大,这一吼简直震耳欲聋。

    然而东木英的耳朵仿佛自动过滤掉了,只微笑着朝叶羲一步步更加逼近。

    一股不知发酵了几天,混合着汗液与血腥味的奇妙味道朝叶羲迎面扑来。

    叶羲想避开。

    但如果退后,会让自己显得像个被流氓调戏的小姑娘,于是只得硬着头皮站在那里,任由这个身高一米八的女战士逼到眼前,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

    而随着距离的拉近,叶羲惊悚地发现东木英的头发、皮肤上有无数只跳蚤在欢快蹦跶,竟比男人身上的还要多,此起彼伏的。

    有一只虱子还胆肥地朝叶羲身上跳来。

    叶羲眼角一抽,只得自己动手把这只虱子给弹死。

    就在这时,东木英突然一把紧紧抓住他的手腕。

    炙热的掌心烘烤着叶羲的皮肤。

    叶羲一惊。

    瞪大眼睛看她。

    却见东木英拉着叶羲的手腕去摸自己手臂上的肌肉,并用低沉的、诱哄的语气道:“来,摸摸看,我的肌肉很有力的。”

    掌心触碰到硬邦邦的突突跳动的肌肉。

    啪!

    脑子里有某根线断裂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叶羲黑着脸正要发作,但某人比他动作更快。

    虬牙飞起一脚狠狠踹向东木英的太阳穴!

    这一击凌厉无比,空气都发出被撕裂的锐响。要知道太阳穴是人的死穴,脆弱无比,如果这一脚被踹实了,东木英的颅骨会裂开。

    东木英啧了声,遗憾地放下叶羲的手。

    最后关头,她闪电般竖起右臂,砰地一声挡住了这迅猛一击。

    刹那间,她周身气势暴涨,脸上再也没有跟叶羲调笑的流氓模样,沉着脸,一股凶悍强势的气息朝虬牙碾压过去。

    “砰!砰!砰!”

    两只铁拳如飞火流星般接连向砸向虬牙,虬牙实力明显不如她,只来得及避开两拳,然后整个人被砸得飞起,重重地落入布满利刺的荆棘丛中。

    巨大的荆棘藤剧烈震颤,有尖利的长刺进虬牙的皮肤,扎得他鲜血淋漓。

    但紧跟着,他就像没感觉到疼似的立刻弹跳而起。

    下一秒,东木英已经跳到荆棘丛中,双臂肌肉坟起,挥起铁拳凶猛地击向虬牙的头部砸去!

    虬牙向左侧身,右手外翻抓住东木英的左手腕,右臂用力往回拉,同时左脚向前一小步,左手屈起,用肘尖向东木英的脖颈横扫过去。

    东木英轻轻一笑,屈起右膝狠狠顶向他的腹部。

    虬牙来不及躲闪,喷出一口鲜血……

    两人从地上打到荆棘丛,又从荆棘从打到地面,荆棘藤条断裂,地面砸出深深的凹坑。

    这动静闹得住在地底的棘巫都知道了,提着骨杖气势汹汹地冲了出来。

    这是个干瘦矮小,但脸庞红润,看起来身板很硬朗的小老头。

    棘部落人见到棘巫纷纷行礼。

    棘巫抬头见荆棘丛中两人打得难舍难分,又焦急又生气,跳着脚怒吼:“这两个小崽子怎么又打上了?!”

    “这……”

    东木英调戏别人的事棘部落人真是说不出口,几个棘部落人支支吾吾了半天,最终不好意思地看了人群中的叶羲一眼。

    棘巫顺着他们的视线望去,见到叶羲,不禁愣了愣:“这位是?”

    “这是羲城来的客人,过来打听天芒部落的事。”棘酋长介绍道。

    叶羲调整好心情,点头致意:“棘巫。”

    棘巫惊疑不定地看着叶羲。

    叶羲没有使用巫力,骨杖也被兽皮包好背在身后,从外表看不出来是巫,但巫和巫之间有种玄妙的感应。

    棘巫:“……你是巫?”

    叶羲一怔,微笑道:“是,棘巫好眼力。”

    “啊!”

    “哎呀!”

    周围的棘部落人有些骚动。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年轻温和的外部落战士竟是一位尊贵的巫!不过这巫怎么不待在部落,反而独身一人行走在外?

    最糟糕的是,他们部落的东木英,好像调戏了人家的巫?

    羞辱巫可是要引发两个部落战争的!

    棘酋长的称呼都变了,懊悔又羞愧道:“您是羲城的巫,刚刚怎么不说呢,真是失礼了!”

    叶羲想起刚才发生的事脸色就一僵。

    “刚才发生了什么?”棘巫问。

    棘酋长不好瞒着自家巫,于是把东木英调戏叶羲的事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棘巫听完目瞪口呆,只感觉自己这张老脸火辣辣的。

    女战士去调戏别的部落的巫,还捉着人家的手硬要人摸肌肉,这丢人丢到别的部落了啊!

    另一边,东木英和虬牙已经有了胜负,她一脚把虬牙踹下荆棘藤,并用身体把他压在地上。

    两人模样都有些凄惨,皮肤青青紫紫,不过虬牙明显更加狼狈,满身都是荆棘划痕,大腿被长刺刺穿,鲜血从血洞中泂泂流淌来,不一会血水就在积了一小洼。

    东木英晶亮的双眼向下逼视虬牙:“还打不打?”

    虬牙脸上都是汗,胸膛起伏,呼呼地直喘粗气。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一张清秀的脸庞涨得通红,眼神闪闪避避,竟然有几分娇羞……

    东木英嗤地笑了声,放开虬牙站起。

    “咚!”

    还未站直,一根骨杖重重敲到她的头顶。

    棘巫怒火冲冲,抡起骨杖就把她的脑袋当木鱼敲。

    虽然声音大,但其实对战士来说这一下不痛不痒。

    东木英见是巫,讨好地一笑:“巫,您仔细手疼!”

    小老头本来火已经消下去一些,看着她嬉皮笑脸的样子心头火又噌地蹿起,挥起大骨杖踮起脚咚咚咚狂砸东木英的脑袋。

    一边砸一边痛骂:“不像话!丢脸丢掉到别的部落了!我叫你调戏别人,我叫你调戏别人!”

    东木英看他砸得吃力,索性弯下腰让他砸个够。

    叶羲:“……”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巫拿骨杖当棍子使,还砸得虎虎生风,也第一次见有女人这么彪悍好色且不要脸。

    这棘部落的风水简直了。

    砸了好一会儿,棘巫稍微消顺了,脑子也清醒了。

    他咳了声,正正自己凌乱的麻衣和头发,转身端起微笑:“这位来自羲城的巫,见笑了,孩子不懂事,你别跟她计较。”

    东木英直起腰,听到这番话一愣。

    竟然是巫?

    她又打量了下叶羲年轻隽秀的脸庞,还有近乎完美的身材,忍不住吹了声响亮的口哨。

    这么年轻俊俏的巫,难得啊。

    叶羲微笑着正要答话,听到这声口哨瞬间脸僵了。

    棘巫哆哆嗦嗦地转过身,指着她的骨杖都在颤抖,显然气得狠了:“你,你……”

    东木英也知道过分了,讪讪地笑了笑。

    棘酋长怒黑着脸瞪了眼东木英,又对棘巫道:“您消消气,我去教训教训这皮猴子!”

    说罢,捡起地上被两人砸断的粗壮荆条就朝东木英冲去。

    “哎,酋长,别冲动啊!”

    东木英脸色微变,见自家酋长动真格的了,跳起脚就往外狂奔。

    开玩笑,她可不像虬牙一样有受虐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