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竹刺无锋

第九百六十二章 巍巍骨塔

    所有人都在撤离。

    羲城人也在逃。

    有骑着恐鸟逃的,有骑着蓝鳞翼龙逃的,也有战兽被寄生没有办法只能拔腿用脚逃命的。

    蛟蛟在人群中电窜,张开血盆大口,精准又迅猛地将那些没有战兽的羲城人全部吞进体内,最后尾巴猛甩,如一道黑色闪电疾速窜进海水中。

    它知道鲧氏人留下的那条海底通道。

    往那里逃能更快地回到羲城。

    鸑鷟身躯太过庞大,也没有蛟蛟那么精准,混乱中只用双爪抓住一些树人,带着这些行动迟缓的树人飞离。

    然而一群祖兽级别的极乐鸟穿破了光幕,挡在鸑鷟面前。

    鸑鷟不想与它们缠斗,只想离开。

    但群狼困虎,即使鸑鷟竭尽全力想要突破围困,也无法摆脱它们。它们从半空厮杀到高空,又从高空坠落到地面鸑鷟的羽毛不断撕裂掉落,鲜血如雨点洒落。

    双爪中的树人因为没有保护地直面祖兽唳鸣,全部死亡。

    鸑鷟松开双爪,仍由树人的尸体坠落。

    一双猩红凤目盯着周围的极乐鸟,灭顶愤怒袭来,猛然仰起脖颈,爆发出一声尖亢到穿金裂石的唳鸣。

    “唳!!!”

    唳鸣声响彻苍穹,传到极远的地方,本已撤退的戾阳鸟群顿在半空中。

    鸑鷟是紫色戾阳鸟,本是戾阳鸟的首领,首领遇难,这群戾阳鸟想掉头杀回来帮鸑鷟。

    “别去!”

    戾阳战士惊惧地急忙喝止住它们。

    现在这种情况,回头就是一个死字,没有第二种可能。

    已经撤退了一些距离的羲城人也听到了鸑鷟的唳鸣。嫆回头,看到天空中的景象瞳孔一缩:“不好,鸑鷟被围住了!”

    涂山酋长立即喝令蛮魁龙回头:“我们回去!”

    所有羲城人没有犹豫地掉头。

    鸑鷟是叶羲的战兽,战兽死,主人也会受到极大伤害,所以他们即使牺牲自己,也要回去帮鸑鷟。

    然而羲城队伍的实力太低,即使竭尽全力往回赶,也无法第一时间帮到鸑鷟。

    孤立无援的鸑鷟与十一头极乐鸟展开疯狂搏杀,天空被滚滚白焰烧得变形,血雨洒落,碎羽翩飞。

    鸑鷟无法对抗这么多极乐鸟,很快被一头极乐鸟掐住咽喉。

    眼看极乐鸟弯钩似的爪子要刺进鸑鷟的喉咙,生死关头,“蓬”的一声,这头极乐鸟竟炸成了一团碎肉血花,血肉糊到鸑鷟紫色羽毛和红色眼睛上。

    “蓬!”

    “蓬!”

    “蓬!”

    周围的极乐鸟一头头炸开。

    天空像是绽放了一场盛大的血色烟花。

    眨眼间鸑鷟周围的极乐鸟死得一只不剩。

    嫆望向骨塔,目光中是无尽的崇敬和震动。

    “是大元巫出手了……”

    接着她猛然惊醒过来,惊惧大吼:“不好,我们快撤!!快撤!!!”

    随着大元巫出手对付极乐鸟,那道拦住凶兽潮的光幕也因为巫力中断而随之破裂。大坝消失,被大坝拦着的洪水迎面倾泻而来,瞬间淹没了前线渺小的,仿佛螳臂当车一样的苍康。

    羲城队伍立即掉头夺命狂奔。

    身后潮水持续漫过来。

    眼看羲城队伍即将被淹没,重伤的鸑鷟张开血淋淋的双翅向地面俯冲而来,它张开喙,朝着最前方的凶兽**吐白焰,将最前方的那些凶兽烧死。

    羲城人反应也极快,人们大吼:“我们去鸑鷟背上!!”

    “跳上去!”

    “快!”

    庞大的鸑鷟低掠到地面,羲城战士战兽们抓紧时机跳到鸑鷟脊背上。

    鸑鷟只在地面停留了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

    等起飞时,身上已经爬满了人和战兽,就像被蚁群覆满一样。这些爬上来的不止是羲城队伍,还有一部分凶兽潮中漫上来的凶兽。

    “都抓紧了,抓紧了!”

    涂山酋长咆哮。

    鸑鷟飞得非常快,羲城战士们艰难地一边抓紧鸑鷟羽毛,不让自己从空中掉下去,一边奋力地爬上来的凶兽杀死或甩落。

    鸑鷟一边飞,一边落雨一样的凶兽从背上往下掉。

    涂山酋长环视四周:“都上来了吗?”

    鸑鷟肚皮底下,呼鲁艰难高喊:“帮帮我!我在这儿!”

    原来呼鲁为了抓自己的战兽棕熊,没来得及跳到鸑鷟背上,只来得及抱住一只脚爪,此时他正艰难地用一只胳膊抱住鸑鷟的脚爪,另一只手紧紧攥着棕熊的脚。

    而棕熊笨瓜嘴里还叼着一头恐鸟的脖颈。

    恐鸟的双脚又一左一右各被一名工陶战士抓住,其中一名工陶战士脚上还被另外的人抓着,荡秋千似的整了一长串。

    那头恐鸟的脖颈嘎啦嘎啦作响,快要被扯断了,眼白直翻。

    几名祝巫撑起防御护罩,抵挡住高速风行时的狂风。

    单叶趴在鸑鷟的脖颈位置,他身体前倾,左手抓紧鸑鷟的羽毛,右臂垂落。“嗤”的一声,长藤蟒蛇般顺着手臂往下呼啸而去,缠住在鸑鷟肚腹底下的呼鲁。

    确认缠住后,单叶粗着脖颈用力往上拽。

    “怎么这么重!”

    单叶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他手臂肌肉坟起,大喝一声,才终于将那长长的一串拽到了鸑鷟脊背上。

    呼鲁惊悸地瘫坐在鸑鷟的脊背上。

    大家一起喘着粗气,望着身后飞速倒退远去的氏族领地,看着那末日般的景象,所有人目光都有着深深的茫然。

    大陆之桥……要破了吗?

    骨塔眼洞中。

    大元巫神色苍凉地望着下方。

    苍康已经被凶兽淹没,无数蜥蜴爬在他的身上,将他包裹成一只没有缝隙的黑色巨球。其余留守的氏族战士没有苍康那么强的实力,多半已经战死,所有石屋被全部撞毁,氏族守了无数岁月的领地被吞没。

    大元巫闭紧眼睛,手背青筋突突颤动。

    祖先啊……

    祖先啊……!!!

    他双臂突然高高举起,仰面朝天,近乎嘶吼的巫咒倾泻而出,一种诡异悚然的力量开始弥漫。

    领地后方。

    干燥的黄土地在松动。

    一只洁白的手骨蓦然伸出地面!

    巫力如墨雾般倾泻而下,地面爬满炽亮的黑色巫纹,活蛇般流转不休。一具具祖先骨架从地里爬出来,随着行动黄土簌簌掉落。

    所有骨架一爬出地面就疯狂地向凶兽潮冲去!

    氏族战士,只要是六级以上的,一律烧成骨架后埋在领地后方。这么多年绵延下来,骨架数量多得骇人,而这些骸骨留着并不只是为了缅怀。

    “可惜了,这个巫术没来得及教叶羲。”

    大元巫眼中浮现淡淡的遗憾,随即这双总是温和的双眼变了,眼珠朝后翻白,并且爬满狰狞血丝,变得可怖森冷。

    与此同时,手中的骨杖嗡嗡震颤不休,炙热得冒出青烟。

    澎湃的巫力源源不断散逸出来渗入到地底,埋在更深处的骸骨被唤醒爬出,然后拔腿悍然朝凶兽潮冲去。

    黑与白交融,凶兽潮一时竟被阻挡住。

    陷入凶兽包围的苍康猛然发现周围一清,侧头望去,发现竟然有一群骨架在战斗,在劈杀凶兽。这怪异的景象让他一时愣在原地。

    但紧接着,一个令他战栗的、激动难言的念头猛然劈过脑海。

    “是祖先的骸骨……祖先在跟我一起战斗!!”

    苍康瞬间热泪盈眶。

    ……

    氏族战士的骸骨杀掉了大量凶兽,也有头领兽被骸骨斩杀。然而经过岁月侵蚀,再坚硬的骸骨也变脆了。

    一具具骨架被凶兽踩裂,被咬毁,最终变成碎骨片和骨屑,被凶兽潮踩在尘土里。

    乌云遍布的天空中。

    一头头凶禽呼啸着袭向骨塔之顶。

    漫长的斗争中,头领兽们都恨死了大元巫,头领兽们没有急着去往东大陆,而是驱使凶兽源源不断地攻击骨塔。

    骨塔散发璀璨的光芒。

    像是永远不会熄灭的星辰。

    “砰!”

    “砰!!”

    所有凶禽,不论是大荒真种,还是祖兽级别的凶禽,皆无法靠近骨塔,无一例外在距离骨塔几十米外的地方炸成一蓬蓬血花。

    头领兽们望着骨塔,双眼皆是凶戾和仇恨。

    越来越多的凶禽翼龙被召唤而来,天空乌压压的,被数不清的东西覆盖,天空下起了血雨。

    随着时间推移,巫力渐渐衰弱。

    几十米的距离渐渐的压缩,十米,五米,一米……最后炸开的血肉溅到了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淋到花白的长发上。

    地面上的头领兽也在驱赶凶兽爬上骨塔。

    巍峨洁白的骨塔被各种各样的生物覆盖,往日圣洁的地方,被密密麻麻的东西爬满,像是黑色污泥在不断往上蔓延。

    渐渐的。

    氏族祖先骸骨全部被碾碎,周围也没有活着的氏族战士了。

    爆发出全身的力量杀死一头头领兽后,苍康终于力竭,用骨矛撑着自己半跪在地上喘着粗气。他的右臂从手肘部分被撕裂,皮肤头发全是鲜血,全身的肌肉在抖动,整个人狼狈不堪。

    因为头领兽死去,周围被控制的凶兽也尽皆散去,但很快,其他凶兽就铺天盖地的涌了过来。

    一头山丘般高大的巨兽迎面而来。

    苍康想提起骨矛,但再也没力气了,他喘着粗气赤红着眼睛,用最后一点力气支撑着自己站直了身体。

    眼前被黑暗遮蔽。

    “砰!!”

    巨兽的脚底重重踏下。

    骨塔之顶。

    大元巫收回望着底下的视线,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张开双臂。

    烈烈的风卷起他破旧的长袍。

    天空开始燃烧,散发出极光般瑰丽多彩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