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能穿越的修行者 神秘男人

930 山洞奇珍

    徐子锋,十三年前拜入凤回山,一年后因小人使绊,未能如愿前往想去的支脉,驻留此地,现今已是他们这一脉同辈弟子之中的佼佼者。

    先天后期修为,身怀法器青锋剑,修行的自然也是剑宗正宗心法。

    三人沿着正确的道路行于万蚊岭,诸葛晴儿一如既往的唯唯诺诺、不言不语,低头跟在涂山淑身后,其他两人则是谈笑风生,交流甚欢。

    “听说徐师兄当年想去七修一脉?”

    涂山淑拉着诸葛晴儿,笑对徐子锋,对话中隐含锋芒。

    “是啊!七修一脉的清灵正法与我体质最合,我当初就是奔着它而来的。”

    徐子锋一脸淡然,语气随意,似乎对于当初之事早已看开。

    “师妹,这边走。”

    “师兄来过这里?”

    跟在徐子锋的身后,涂山淑左右扫视着周边的环境,这里毒气弥漫,密林茂盛,倒真不好分辨路径。

    “来过!万蚊岭出现异常的情况早已有之,进秘境值守的师兄弟们,怕是没有几个不会进来寻求机缘的。”

    “我们这个秘境曾有不少强者陨落,虽然曾经有前辈进来清扫了一遍,但难免会有所遗落,这就是我们的机缘了。”

    徐子锋点了点头,同时施法分开前方的树杈,让三人行走其间如履平地。

    他这轻松如意施展法术的手段,也让涂山淑美眸闪动。在先天境界,就对于道法了解如此之深,可不多见,尤其是对方还是以剑法出众扬名的。

    “那刚才山中灵光浮现的情况,是否也是十分常见?”

    “这倒不是!”

    徐子锋缓缓摇头。

    “只有最近才出现过这种情况,师叔们也来探查过,但毫无收获。也许,真的是有灵之物,择主而现也未曾可知。”

    “师兄天资超凡,武艺绝顶,若真有灵器出世,想来也只会选择你与周师兄,我们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涂山淑在后面苦笑,倒也有自知之明。

    “师妹何必谦虚,为兄只是痴长你几岁,这才能走在你们前面,若论潜力,师妹才是真正的良才啊!”

    徐子锋嘴角含笑,继续前行。

    “听说涂师妹是被天辛峰的天灵子前辈从荒古之地带出来的,能被前辈看中,岂是泛泛之辈?他日若能拜师天灵子前辈,师妹道途定然一路坦荡。”

    “师兄说笑了,师妹是万万不敢想的。”

    天灵子乃是天辛峰一脉这一代的顶尖奇才,寿不足二百,假丹圆满修士,没人会怀疑他能不能步入金丹,只是丹成几品而已。

    为了结成上品金丹,天灵子云游天下,这些年从外面带回来不少天资出众的弟子,涂山淑就是其中之一。

    对于拜师天灵子,涂山淑也只会在梦中有过这种奢望。

    “有何不敢想?师妹难道觉得自己弱于他人?”

    “那倒不是!”

    涂山淑头颅微昂,她性子高傲,岂会服人。

    即使她小时候因为家庭原因耽搁了数年,但自打踏入修行一路,涂山淑就一直处于同龄人的顶端。即使是在剑宗之中,她也自信自己也绝不会逊色他人。

    “这样才对!”

    徐子锋显然很欣赏涂山淑的性子,当下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等修士,逆天而行,就要有这么一股不服输的劲头。”

    “啊……”

    一声惨叫,突然从上方的山中传来,也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是易师兄!”

    这声音十分熟悉,涂山淑只是一个转念,就知道了出声到底是谁。

    “出事了!”

    上面的叫声凄惨、绝望,似乎遇到了什么恐怖之事。

    “我们上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徐子锋眉头紧皱,当下速度一提,快速朝着上方冲去。

    “师姐。”

    诸葛晴儿眼眸慌乱,本就被紧绷的身体搞的精神紧张的她,此时心中越发忐忑。

    “别担心,出不了事。”

    回了一个宽慰的眼神,涂山淑猛然一咬牙关,从乾坤袋中拿出数张符箓,贴身放好。

    “你也别太紧张,搞的我这一整天也跟如临大敌似的。”

    最后,她还开了个玩笑。

    “我也不想的!”

    诸葛晴儿苦笑一声,若不是在剑宗境内,她现在几乎以为自己被鬼附身了!

    ‘也不知道爹爹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寄出去的信也一直不回。’

    “走!”

    脚下一个踉跄,她已经被诸葛晴儿给拉着朝上方奔去。

    片刻后,三人停在一处漆黑的洞口之前。

    “声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徐子锋一脸肃然。

    “可以看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吗?“

    涂山淑运功与双目,奈何里面还是一片漆黑,怎么努力也看不真切。

    “我试试!“

    徐子锋点了点头,右手剑指一点。

    “铮……“

    剑光大盛,冷意狂涌,青锋剑堪然出鞘。

    锋锐之光化作绕指柔肠,散发出朦胧光晕,直奔山洞内部,所过之处,照耀的一片通透。

    “咦!“

    诸葛晴儿突然发出一声轻咦。

    “怎么了?“

    涂山淑转过身来。

    “我好像看到易师兄了。“

    “师妹好眼力!“

    徐子锋收回剑光,一脸诧异的看向诸葛晴儿,这一路上,他几乎都快把她遗忘,想不到在这里却发现了对方的不凡。

    “这里神识外延十分危险,刚才我也只是在剑意的包裹下才能窥得一二。“

    “那就是,人真的在里面?“

    涂山淑对于诸葛晴儿的古怪,却并不惊奇。

    “在里面,只是晕了过去,应该没什么大碍。“

    徐子锋点了点头。

    “我们进去吧,看看是否是我们的机缘?“

    “机缘?“

    涂山淑一脸疑惑。

    “师妹进去一看便知。“

    徐子锋却不解释,踏步就朝里走了进去。

    “走!“

    石洞阴冷潮湿,上方还时有冷雨低落,脚下更是湿漉漉的容易打滑。

    不过对于先天中人来说,这算不了什么,只有刚刚让徐子锋吃了一惊的诸葛晴儿,脚步有些踉跄。

    “这是?”

    烈阳咒所化的光芒照彻的洞穴深处如同白昼,一目了然。

    这里正中有个凹陷的浅坑,浅坑深处还有些许液体留存,但已紧贴地面。

    在那液体之中,浸泡着一红一青两柄弯钩,弯钩如同两只蝌蚪,交缠着在这浅沟之中游荡,时不时的还会放出极强烈、极凝聚的光芒,一看既非凡物。

    至于同行的易师兄,则是晕倒在洞穴一角,呼吸平稳,但却昏睡不醒。

    “看来是易师弟想要强行收服这件灵器,结果受到了反噬。”

    徐子锋上前一步,单手按住对方的脉门。

    “没什么大碍,只是神魂受到激荡,过不了多久就会自动清醒过来。”

    “灵器?”

    即使同伴没有昏迷,涂山淑也要被这两个字迷了双眼。

    “没错,如果我没认错的话,这件东西应该就是我们这一脉千年前的前辈明玉宗师的灵器断玉钩!”

    “此钩以太乙元精和万年寒晶融炼而成,成青红两色,互相交尾,威能强大!一切都与记载相符。”

    “可惜,此宝与我无缘啊!”

    “师兄,此话怎讲?”

    涂山淑一愣,她刚才内心还在挣扎,想着如何能够在三人中得到这件宝贝,现在立马就有人退出。

    “师妹有所不知,灵器择主,若是愿意认主,所见之人必定内心生出亲切之感,而其他人则会被它排斥。”

    徐子锋一脸无奈。

    “而我一见此宝,就知与我无缘,就看两位师妹能否让它认主了。”

    “师兄……,此话当真?”

    涂山淑声音颤抖,一股巨大的狂喜从内心涌出。

    “自然是真!怎么,师妹对它有了感应?”

    徐子锋神色一动,急忙朝着涂山淑看去。

    “我……我看到它,确实感觉很亲切。”

    “啪……啪……”

    “师妹果然不凡!”

    徐子锋双掌一击,面泛激动的大喝一声。

    “那还等什么,师妹还不赶紧收起此宝,速速炼化!”

    “是,是!”

    涂山淑此时面容也是开始变得有些扭曲,急急的点了点头,就要朝着那断玉双钩冲去。

    “等一下!”

    一声大吼在场中响起,那声音如同雷声惊鸣,震的涂山淑双耳嗡嗡作响,脚步也是一顿。

    “诸葛师妹,怎么了?”

    徐子锋愣了愣神,淡笑着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想不到师妹还精通音波功法。”

    “那……那里还有。”

    诸葛晴儿银牙紧咬,右手缓缓的朝着山洞角落一指。

    “哦!”

    徐子锋眼神一动,单手一指,剑光已经扫过,‘哗啦啦’响声之中,一柄散发着五彩光晕的玉尺就被从山石之下挖了出来。

    “这是……千年前广元前辈的炫光尺!”

    徐子锋双眸大睁,一脸惊骇,随后又是遗憾摇头,把头低垂。

    “可惜,与我也是无缘!”

    “师妹,你竟然能够隔着山石也能感应到此宝,看来此宝与你有缘啊!”

    “这……,这……”

    诸葛晴儿眼眸慌乱。

    一进此地,她心中却是涌出一股亲切之感,这种感觉就直奔炫光尺藏身之处。

    但自己的身躯,却是陡然紧绷,仿佛如临大敌,把自身的戒备提升到了。

    甚至,肉身的警惕直接影响着她的内心,原本对于炫光尺的亲切,竟也变的畏缩、警惕起来,现今看到,就如一个欲要噬人的怪物。

    “两位师妹皆是有缘之人,他日有所成就,莫忘我们师兄弟一场啊!”

    徐子锋看着两人,悠然感叹。

    “不会,不会。”

    涂山淑眉眼带笑的摇着头,再次迈步,朝着那断玉双钩行去。

    “不要!”

    诸葛晴儿脸色一变,当即上前一步,拦住涂山淑的面前。

    “诸葛师妹,你还有什么事?”

    徐子锋眉头一皱,看向诸葛晴儿。

    “师妹,怎么了?”

    涂山淑也是皱眉,眼神更是微缩,其间更是泛起一丝寒光。

    “你的东西,在那里!”

    “师……师姐,危险,这里很危险!我们……我们赶紧走吧!”

    四面八方一股无形的压迫感不停涌来,自己的肉身有序而动,不停的给她发出警兆,也让诸葛晴儿越发慌张。

    “你说什么哪?”

    涂山淑眼眉扭曲,没好气的甩开诸葛晴儿伸来的手。

    “你有病啊!”

    “不,不!师姐,这里真的很危险!尤其……尤其是这两个东西,不能碰的!”

    诸葛晴儿却是不依不饶,再次拦住对方的去路,还一指身后两件灵光内蕴的灵器。

    “你……”

    涂山淑脚步停下,一脸无语。

    良久,她再次深深的吸了口气,似乎想通了什么,猛一摆手。

    “好,我不要了!我们走,回去禀明师门长辈,用发现了它们来换东西行不行?”

    “对,对!我们先走!”

    “两位师妹,还是先认主吧!要不然师门岂会把两件灵器赐予你们?”

    徐子锋在后面却是缓缓摇头。

    “不用,不用!多谢师兄好意。”

    诸葛晴儿连连摇头。

    “哎!”

    徐子锋一脸无语的抬起头,一手挠头,低下头脸色却是一片阴冷。

    “师妹,我这不是建议,而是要求!”

    “师妹,让开!”

    一道赤红火柱不知何时陡然从涂山淑手中涌出,直奔徐子锋而去。

    那火柱起初巴掌大小,疏忽一米见方,下一刻瞬间膨胀成亩许见方,把那一道剑光死死包裹。

    “腾蛇烈火符!”

    而在后方,诸葛晴儿却是脸色一变,低头一看,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柄外放五彩之光的玉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