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名侦探 嗷世巅锋

第1章 梦醒方知身是客

    为了一桩灭门惨案,HS市刑警队长孙毅整整三天没合眼,这眼见好不容易结了案,他回到家里二话不说,倒头便睡。

    谁知刚躺下没多久,就听到外面有人哐哐砸门:

    “大人、大人!快起来啊,出大事了!”

    那动静大的如同在擂鼓,就算孙毅想装作听不到都难,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觉得浑身不得劲,尤其口鼻处黏黏糊糊的,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

    他下意识的伸手一抹,却抓了满手黑褐色的粘稠液体,隐隐还散发出一股呛人的腥味儿。

    血?!

    这下孙毅可算是彻底清醒了,一骨碌从床上跳起来,警惕的举目四望,却发现自己那乱糟糟的卧室,竟改天换地一般变了模样:

    木框纸糊的窗棂,挂着锦幔的大床、雕着五福捧寿的衣柜、踩在龙龟背上的仙鹤烛台尤其那西墙根下的木架上,竟还摆着一柄寒光烁烁的金丝大环刀!

    这到底是……

    孙毅一时间脑子又有些发蒙,恍恍惚惚间,都搞不清楚自己这到底是醒着,还是彻底睡迷糊了。

    冷不丁的,他又发现那金丝大环刀旁边还摆着个半人高的铜镜,心中一动,忙三步并作两步的扑到了铜镜前,怀着三分惶恐七分期待,小心翼翼的把脸凑了上去。

    倒映在铜镜里的那张面孔,虽然依旧是浓眉大眼国字底,却至少年轻了十几岁,五官多了些棱角,身量也魁梧了不少但更让人瞩目的,还是那一身钢浇铁铸般的古铜色肌肉。

    人鱼线、八块腹肌、倒三角的肌肉群……

    孙毅下意识的曲起了手臂,便见肱二头肌上鼓起小山似的一块,保守估计也有D罩杯的规模!

    这……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穿越?!

    孙毅踉跄着向后退了半步,脑子里乱的跟一锅粥仿佛,眼角的余光又不经意间扫见那柄金丝大环刀,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对付,突然间就萌生出一股想要擎刀在手的冲动,于是想也不想的伸手一捞,把那金丝大环刀攥在了掌心里。

    这刀单看卖相分量十足,谁知拿起来却轻的跟铝片仿佛。

    孙毅一不小心多用了些力道,九枚铜环便撞的哗啦啦乱响,那清脆的撞击声似乎有魔性一样,顺着他的耳朵直刺入脑髓深处,然后无数记忆碎片便在脑海中炸裂开来!

    大周广德九年?

    驻茜香国武官孙绍宗?

    得罪了义忠亲王?

    还有个胞兄叫孙绍祖?

    这些记忆碎片并不完整,次序上更是凌乱无章,孙毅花了好一番功夫,才算是整理出了个大概的脉络:

    这具身体原本属于一个叫孙绍宗的家伙,他出身于大周王朝军旅世家,因为得罪了当朝权贵,差点把性命搭进去,不得已,胞兄孙绍祖只得托了关系,把他送到茜香国暂避一时。

    不过避祸归避祸,孙绍宗在茜香国也并未脱离‘大周朝廷的怀抱’,他如今是大周驻茜香国武官,实授禁军正六品都尉衔,掌管着使馆里三十几名护卫,算是大使牛永信之下的二号人物。

    虽说孙毅也有些搞不明白,这什么大周王朝、茜香国的,到底是历史上的那朝那代,但接受了这些记忆碎片之后,他至少对这个时代有了基础的了解,心里也便稍微踏实了一些。

    唉~

    既然已经穿越过来,怕也只能认命了。

    就在孙毅……不,就在孙绍宗心中五味杂陈,却又不得不面对现实之际,那擂鼓似的砸门声再次传入耳中:“大人、大人!快起来啊,牛大人遇刺身亡了!”

    大使牛永信死了?!

    孙绍宗脑海里立刻闪出一条信息:依照大周律例,朝廷特使如果横死在异域番邦,所有随行护卫都要以死谢罪!

    靠~

    自己现在不正是那牛永信的护卫统领吗?!

    才刚刚穿越过来就要掉脑袋,这简直比千里送人头还悲催啊!

    孙绍宗来不及多想,拎着那金丝大环刀上前拨开门闩,随手一扒拉,两扇大门便纸片似的左右分开,‘哐’一声撞在墙上,直震的梁上尘土簌簌而下。

    他一步跨过门槛,见外面站着个顶盔掼甲的矮子,便一把揪住对方的脖领子,轻轻巧巧的拎到了眼前,大声喝问道:“牛永……牛大人是怎么死的?!”

    “嗬……嗬……”

    那矮子在半空中手蹬脚刨,嘴里嗬嗬乱响,却哪里说的出一句整话?

    孙绍宗这才发现,自己不小心差点把他给勒死,忙把这矮子小心翼翼的放回了地上呃,貌似对方也不是特别矮,只是孙绍宗的身量太过魁梧,才显得对方海拔不够。

    而且以这厮的体重做基准,孙绍宗也察觉到,那柄金丝大环刀其实并不怎么轻巧,甚至可能比自己一开始猜测的还要重上几斤。

    这一身古铜色的肌肉果然不是摆设!

    “咳……咳咳……”

    那并不矮的矮子干咳了好一阵,才算是缓过劲来,哭丧着脸道:“牛大人今天不是应邀,去参加青麟知府阮良顺续弦的喜宴吗?就在那喜宴上,十几个贼人突然出手行刺,把牛大人连同随行的四个兄弟都给杀了!”

    青麟府是茜香国的首都,而阮良顺则是青麟府的知府,搁在现代,基本等于京城市长的角色。

    孙绍宗正在心里拼凑着相关信息,就听那‘矮子’颇有些埋怨的嘟囔着:“其实要不是都尉大人您忽感身体不适,没能跟着一起去的话,牛大人也不至于丢了性命那些刺客全都摞一块也不够您三两刀的,就更别说让他们得手之后,还能趁乱逃走大半了!”

    这怨气满满的口气,可不像是在拍马屁。

    想想这具身体里蕴藏着的怪力,如果孙绍宗当时在场的话,指不定还真能像他说的一样,拦下那些刺客……

    等等!

    孙绍宗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忙将金丝大环刀交在左手,摊开右手掌心仔细打量了几眼,随即爆喝一声:“冯……冯薪,你立刻把使馆上下所有人,全都召集到前厅去!就说我要挨个点名,如果看到有行迹可疑的,立刻拿下!”

    他废了好一番力气,才记起面前这矮子的身份:冯薪,自己手下的两个七品巡检之一。

    呃~

    考虑到另外一个巡检,已经陪牛永信死在了阮府,他现在已经是自己手下唯一的巡检了。

    那冯薪闻言,却并没有领命行事的意思,反而颓唐的叹了口气,摇头晃脑的道:“大人,没用的,现在东西两座城门都已经落了锁,使馆外面也围满了茜香国的军队,凭咱们这点儿人手,根本冲不出去!我看这次咱们是在劫难逃,都得给牛大人陪葬……”

    眼见冯薪越说越丧气,两眼一红就要往下掉金豆子。

    孙绍宗在一旁听得实在是忍无可忍,又一把将他拎到半空中,摇元宵似的乱晃,嘴里呵斥道:“我命令你现在、立刻、马上去把所有人都召集到起来!听明白了没有?!”

    “听……听听听明白了!卑职这就去办!”

    冯薪只觉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那还敢犯险抗命?忙连滚带爬的冲出了小院!

    啧~

    这真是无妄之灾啊!

    目送冯薪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孙绍宗的脸色也垮了下来如今城门紧闭,使馆又被重兵围困,逃是肯定没处逃了,眼下唯一的生路,怕也只有抢在消息传回大周之前,先一步抓住那些逃走的刺客,来个将功赎罪。

    好在身为一个刑警,他最擅长的就是破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