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名侦探 嗷世巅锋

第157章 白首擎刀

    “二爷、二爷!”

    却说这日上午,孙绍宗正在院子里活动筋骨,就见赵仲基匆匆而来,慌张的嚷道:“荣国府的宝二爷来了!”

    说着,又上前压低声音道:“您快瞧瞧去吧,那宝二爷沾了满手的血,小人也没敢细问。”

    孙绍宗一听这话,忙把金丝大环刀插回了兵器架上,三步并做两步到了前厅。

    果不其然。

    只见那贾宝玉站在中央,手上、身上满是斑斑点点的血迹,那素来喜庆的一张娃娃脸,更是罕见的多了几分沉稳。

    “你……”

    孙绍宗忍不住脱口问道:“你自己动手杀了那赖大?!”

    要真是这般,孙绍宗倒要对他刮目相看了。

    贾宝玉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你这一身的血,又是怎么回事?”

    听孙绍宗提起这一身的血,贾宝玉目光便有些迷离,不过很快便又恢复了清明,深施了一礼道:“这正是我来找二哥的原因,其实方才……”

    却说半个多时辰前。

    贾宝玉几乎是一步一蹭的,出了田庄的大门,眼见两辆马车就在前面,却并未见那焦大的踪影,他一颗心便也渐渐沉到了谷底。

    行将就木的老人家,果然是靠不住的!

    就在此时,赖大乘坐的马车后面,却忽然闪出个哆哆嗦嗦的身影,在哪里抄着袖子直嚷道:“驴日的,你们怎走的这么慢,你焦爷爷这两条腿都快撑不住劲儿了!”

    赖大见是他躲在车后,下意识的扫了贾宝玉一眼,心中先是有些猜疑,随即却又释然了这一个半大孩子,一个八十老翁,又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于是他不客气的质问了一声:“焦大,你在这里作甚?”

    “什么?你要接我回去住?”

    焦大慢侧着耳朵听了,却是缓缓摇头道:“我只回宁国府,你家我是不去的。”

    这老东西!

    眼见他连话都听不清楚了,赖大心中更是不屑,上前大声道:“没人要接你回家!我……”

    还没等赖大把话嚷完,那焦大的身子却忽然往前一倾,正撞进了赖大怀里!

    只见赖大的表情瞬间便凝固了,接着一把攥住了焦大的腕子,嘴里赫赫有声的道:“你……你……”

    焦大见他还能挣扎,又挣命似的往前一拱,两人便叠罗汉似的倒在了地上。

    “你做什么?!”

    荣国府的几个奴才这才反映过来,慌忙上前,搀扶的搀扶、撕扯的撕扯。

    “那个敢动老子!”

    焦大仰头嚷了一声,声音暗哑低沉,又透着几分气短,按理说该是半点威慑力都没有,但那几个奴才却如被施展了定身法一般,奇形怪状的僵在哪里。

    半响也不知谁喊了一声:“杀……杀人啦!”

    众豪奴们便连滚带爬的逃出去老远。

    却原来焦大这一抬头,竟露出柄寒芒烁烁的匕首,而那匕首的尖端,则正斜斜的插在赖大心窝上!

    “救……救我……快救我!”

    然而便在此时,那赖大竟也扬头哀鸣起来,却原来焦大毕竟年老体衰,因此虽然两次发力,却仍未能致他于死地!

    “球囊的,这身子骨果然是不中用了。”

    焦大咒骂了一声,用手扶稳了那匕首,又将头高高扬起,猛地一头锤砸在了那把柄之上!

    噗~

    狂涌而出的鲜血,顿时喷了他一头一脸。

    然而那赖大竟还是未死,瘟鸡似的伸长了脖子,拼尽全力嚷道:“义忠亲……”

    砰~

    又是一记头槌砸了上去!

    赖大腔子里的气,顿时散去一多半,到了嘴边儿的嘶吼,也便化作几个断断续续的呢喃:“铺子……股……”

    砰~

    第三记头槌,彻底带走了赖大所有的生机。

    焦大却仍是不放心,又使劲捶了两下,见赖大再无半点反应,这才气喘吁吁的挺起了那青肿的额头,哈哈笑道:“乖孙儿,焦爷爷我杀人的时候,连你爹都还没断奶呢!”

    说着,他便想挣扎着站起身来。

    谁知这一起身,才发现赖大那只手,仍旧死死抓在他手腕上,挣了几次都挣扎不开。

    最后他只得喘息着停了下来,向贾宝玉招呼道:“哥儿,过来帮我一把。”

    贾宝玉见他那一张梯田似的老脸上,还在淋淋漓漓的淌着污血,有些甚至已经淌进了他嘴里,他却兀自笑的畅快淋漓,直似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

    一时间莫说上前帮忙,当即便被吓的倒退了两步。

    焦大眼中闪过些许落寞与失望,默默的垂下头,又与那只手搏斗起来。

    此时田庄门口足足站了二十几人,却静的出奇。

    所有人都失魂落魄一般,看着那皓首苍髯的老者,骑在赖大尸体上竭力掰扯着,即便是赖大带来的亲信,也生不出要过去阻止的念头。

    好半响。贾宝玉忽然向前迈了半步,然后又是半步,最后干脆大步流星一般,赶到了焦大身前,红着眼圈咬着牙,伸手使劲掰开了那赖大的手掌。

    “哈……哈哈哈……”

    焦大甩着手腕,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眼见宝玉要搀他起来,却伸手指着那匕首道:“那是太爷赏的东西,哥儿先替我收起来。”

    宝玉看着那深深楔入赖大心窝的匕首,两条腿抖的山摇地动,却还是缓缓的俯下身,颤巍巍的攥住了那匕首,猛地用力一拔……

    回忆到这里。

    宝玉从袖筒里取出一只匕首,神情恍惚的摩挲着,道:“那一刻我心里后悔的紧。”

    “后悔?”

    孙绍宗奇道:“后悔杀了那赖大?”

    “不!”

    贾宝玉猛地抬起头,咬牙道:“我后悔自己没有亲手杀了他!祖宗留下的基业,原该由我这做儿孙的亲手守护才对!”

    孙绍宗与他对视了半响,忽然也哈哈一笑,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道:“你现在明白也不算晚!”

    顿了顿,又道:“既然赖大已经死了,你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

    “焦爷爷不肯躲起来。”

    贾宝玉这才想起了正事,忙道:“还请二哥想个办法,千万不要再连累了他老人家!”

    原来是为了这事。

    孙绍宗眼珠一转,立刻反问道:“那焦老伯多大年纪?”

    宝玉不确定的道:“好像……好像八十有六了吧。”

    “那就简单了!”

    孙绍宗呵呵一笑:“根据大周律,凡八十以上者,除谋逆不赦之外,皆可酌情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