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名侦探 嗷世巅锋

第199章 年关难过

    “根据厚生司那几个人的描述,凶手极有可能是利用马车抛的尸,但因为刚下了大雪,怕是难以在抛尸现场查出蛛丝马迹。”

    “泼在尸体身上的酒,是酒楼里最常见的汾酒,如今正值年节,这种酒一天也不知卖出去多少,自然也无从查起。”

    “不过我在尸体身上,还是发现了一处蹊跷的地方。”

    仵作老徐说着,用力扯开了带着冰碴的衣服,将死者的两条臂膀露了出来,然后向旁边一让,道:“大人请过目。”

    孙绍宗上前细细观瞧,那仇云飞也把脑袋凑了上去,却只见两条胳膊几乎是一样的水肿,也没瞧出有什么不同的。

    便在此时,就听孙绍宗喃喃道:“右臂的皮下出血明显多于左臂……”

    皮下出血?

    那是什么玩意儿?

    仇云飞正疑惑间,便见孙绍宗伸手在那两条胳膊上,各自揉捏了一番,又把死者的裤腿也挽了起来,在那浮肿处也是好一阵揉搓。

    这还不算,摸完第一具尸体之后,孙绍宗又不声不响的到了第二具尸体前,扒开衣服如法炮制了一番,然后便皱眉沉吟起来。

    仇云飞看的莫名其妙,便凑上去捅了捅老徐的腰眼,小声问:“什么叫皮下出血啊?还有,你到底想让他看什么啊?”

    “你仔细看。”

    老徐指着那两条麒麟臂,解释道:“这两具尸体的右臂,明显比左臂还有双腿上,肿胀的地方要更多些,而且皮肤下面渗出的血红色斑点,也要多于后者……”

    仇云飞越听越懵,急的跺脚道:“你就直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老徐这才总结道:“我怀疑,死者的右胳膊应该是被钝器敲击了许多下,而不像其它部位一样,只是简单的打断了骨头。”

    仇云飞这好不容易才听懂了些,却又陷入一个更大的疑惑里,挠头半响,下意识的问道:“可凶手这么做有什么用啊?”

    冷不丁却听孙绍宗接口道:“你应该问,凶手这么做目的是什么。”

    刚刚孙绍宗挨了一巴掌,仇云飞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将脖子一梗,傲娇道:“这不都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

    孙绍宗指着另一具尸体的右臂,道:“其它部位只是骨折,而右臂却是多处粉碎性骨折,若论实际效果,短时间内两者并无多大区别。”

    “因此凶手这么做,要的并不是效果,而是满足某种目的。”

    “切~!”

    仇云飞斜楞着眼,记吃不记打的挑衅道:“听你这么说,应该是已经猜出那凶手的目的啰?”

    孙绍宗摇头:“还不敢确定。”

    “哈……”

    仇云飞得意的一笑,正想着趁机贬低孙绍宗几句,却见孙绍宗竖起两根手指,正色道:“眼下我只能大致做出两种推断。”

    “其一,凶手是出于报复心理,譬如这两人曾经用右手攻击过凶手,给凶手造成了肉体伤害或者心理阴影,故而凶手才特意针对了两人的右臂。”

    “其二,凶手右臂出了问题,很有可能身怀残疾,所以他憎恨右臂完好的人,故而在施暴的时候,刻意针对了两个受害人的右臂。”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的话,凶手至少还有一个帮凶,因为一个右臂残疾的人,很难独自完成抛尸的过程。”

    仇云飞听他说的头头是道,一时倒不敢造次了。

    而赵无畏听到这里,却已是满面喜色,忍不住道:“大人,如此说来,只要查出这两个死者的身份,然后再顺藤摸瓜寻找他们的仇人,或者身有残疾之人,这案子岂不是就破了?!”

    说着,便有些跃跃欲试。

    这年关底下,冷不丁闹出两条命案,自然需要速速告破才行。

    一旁的仇云飞酸声道:“你说的倒轻巧!这人都死了,要是有人报失也还罢了,若是没人来认领的话,你上哪查他们的身份去?”

    “回禀仇大人。”

    赵无畏身子一躬,颇狗腿的道:“卑职不才,倒还瞧出了些门道,以这两人的装扮体格,还有手上、肩头的老茧来看,这应该是两个在人市扛活的力巴,只需拿着他们的画像去人市上走一遭,应该便能查个八七不离十。”

    特奶奶的,这一个小小的捕头,竟然也比自己有眼力!

    不过……

    这‘仇大人’的称呼倒还不错,比什么小衙内顺耳多了。

    看在这声‘仇大人’的份上,仇云飞决定暂时先不计较,他在自己面前抖机灵的事儿了不过摆一摆官威还是要的。

    于是他挺胸叠肚的呵斥道:“既然瞧出了门道,你还在这里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查案!”

    “卑职遵命!”

    赵无畏躬身喊着遵命,那眼睛却时刻注意着孙绍宗的表情,但凡通判大人表现出一丝不悦,他也就顾不得讨好什么小衙内了。

    不过孙绍宗只是淡然的吐出三个字:“你也去。”

    他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这屋里一个巡检一个仵作,怎么看也是前者更适合去查案。

    仇云飞很是有些不情愿倒不是不想去查案,事实上他早就心痒难耐了。

    这所谓的不情愿,主要是不想被孙绍宗呼来喝去的使唤。

    孙绍宗瞧出他心底的想法,便又补了句:“如果不想去,就留下来帮徐仵作打个下手,把这两具尸体的右臂切开,看看能不能通过伤口判断出凶器。”

    “去去去!谁说我不去了!”

    仇云飞一个箭步便蹿出了门,回头骂骂咧咧的催促道:“赵无尾,你特娘的磨蹭什么呢?还不赶紧跟本大人一起去查案!”

    赵无畏忙巴巴的凑了上去,小心的更正道:“大人,卑职双名无畏。”

    “啰嗦什么,赶紧走!”

    眼瞧着二人风风火火出了院门,孙绍宗回头看看床上的尸体,眉宇间仍却透着几分凝重。

    “大人。”

    老徐疑惑道:“莫非您觉得这案子,还有什么蹊跷之处?”

    “但愿是我多疑了吧。”

    孙绍宗叹了口气,似在回答老徐的问题,又似在自言自语:“如果凶手和这两人无仇无怨的话,咱们这个年恐怕就不好过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