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名侦探 嗷世巅锋

第258章 待嫁【上】

    三月十四,夜色蒙蒙。

    平儿端着半盆温水从屋里出来,心不在焉的随手一泼,谁知那黑暗当中竟有人‘哎呀’了一声。

    “谁?谁在哪儿?!”

    平儿被吓了一跳,忙拿那铜盆护身前。

    却见那门廊底下转出个娇怯怯的身影,讪讪道:“平儿姐,是我。”

    “二姑娘?!”

    平儿定睛一瞧,却不是即将出嫁的贾迎春还能是谁?

    她慌忙将那铜盆撇了,迎上去道:“这乌漆嘛黑的,您怎得自己就过来了?竟还连灯笼都不挑一个!”

    贾迎春略一低头,掩去了粉面上的慌张之色,喏喏道:“左右也没几步路,用不着麻烦旁人平儿姐,嫂子可在里面?”

    平儿一瞧她这样子,就晓得八成又是那司棋闹出了什么幺蛾子,有心提点几句,让贾迎春千万莫要被个丫鬟给拿住。

    可一来她自己身份尴尬,主不主仆不仆的;二来贾迎春马上就要出嫁了,届时自会有孙家人替她做主。

    故而平儿略一犹豫,便也装起了糊涂,侧身往里一让,笑道:“二姑娘直管进去便是,我们奶奶早就在厅里候着呢。”

    贾迎春闻言往里走了几步,脚下却又迟疑起来,回过头小声打探道:“我迟来了这么久,嫂子没有生气吧?”

    却原来今天晚饭过后,王熙凤便派了人过去,唤她晚上过来‘闲话家常’。

    贾迎春得了招呼,原本便想喊了司棋立刻动身的,谁知一扫听,才晓得司棋晚饭前便出了门,至今也不见个人影。

    这原本算不得什么稀罕事儿,毕竟自那日‘剖白心迹被拒’之后,司棋便成日里东游西逛的。

    但这次却不一样,因为另一个大丫鬟绣橘,发现非但不见司棋的影子,就连司棋屋里的衣裳、首饰也少了相当一部分。

    贾迎春得了她的禀报,再想想她当日那些说辞,当即便险些被吓昏过去,好容易缓过劲来,就忙催着丫鬟婆子去四下里搜罗。

    然而等身边的人都铺排出去了,她才又想起凤姐儿约自己晚上过去说话的事儿,一时又寻不到备用的灯笼,便只好摸着黑赶了过来。

    虽说是姑嫂,但贾迎春素来畏惧王熙凤三分,故而这来迟了半步,心下便忐忑的不行。

    平儿却晓得,王熙凤今儿喊这二姑娘过来,乃是‘有求’于她,既然有所求,自不会计较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

    于是便笑道:“瞧二姑娘说的,您如今可是待嫁的新娘子,阖府上下都得小心伺候着,我们奶奶生谁的气,也不好生你的气啊。”

    说着,在贾迎春后背上轻轻一推:“快进去吧,有正经的好事儿等着你呢!”

    贾迎春听她说的轻松,心下这才松了一口气,正待挑帘子进去,谁知平儿却又忽然拉住了她,小声问:“对了,二姑娘可得着孙家的消息了?听说那孙家二爷在津门府受了伤?”

    贾迎春听她忽然问起这事,心下颇觉有些诧异,但她向来是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便也没有深究,只摇头道:“我也只知道孙参将心急火燎的赶去了津门,旁的便不晓得了。”

    “这样啊。”

    平儿竭力掩饰住不安与失望,松开了贾迎春的胳膊,目送她进到客厅里面,便忍不住双掌合十,默念了几声‘阿弥陀佛、佛祖保佑’。

    不提平儿在院里,如何担心孙绍宗的安危。

    却说贾迎春进了花厅,便见王熙凤慵懒的倚在榻上,身上披着件松松垮垮的镶金边紫霞裙,一对天足未着寸缕的踩在丫鬟腿上,浑身上下都仿佛已经提前进入了夏天,偏那小腹上搭了条火炭红的狐裘披肩,清凉中便又透出三分躁动。

    眼见贾迎春自外面进来,王熙凤立刻将那两条长腿往地上一搭,嘴里三分真七分假的嗔怪道:“平儿这小蹄子真是越来越不晓事了咱家新娘子来了,怎得也不喊我出去迎一迎!”

    说话间,哪并蒂莲似的雪白双足,却只是虚悬在鞋上,并不见真个踩实了站起来相迎。

    贾迎春却也不敢挑她的不是,羞笑了一声“嫂子又打趣人”,便讷讷的没了下文。

    王熙凤晓得她的性子,向来不是个会主动的,若等着她挑起话头,估计猴年马月都等不到。

    于是便亲热的招手道:“快、快、快过来坐下说话。”

    等贾迎春乖乖的坐到了榻上,她又拉起贾迎春一条胳膊,在那温润如玉的小手上摩挲着,嘴里啧啧有声的赞道:“咱们家里好不容易养出这么个金贵的,却早早的就便宜了那孙家,他们做爷们的舍得,我这做嫂子的倒真有些舍不得呢。”

    “嫂子……嫂子说哪里话。”

    贾迎春平日做小透明惯了,颇有些不适应她的热情,略有些局促的赔笑道:“嫂子才真是金贵的,我……我哪能跟嫂子比。”

    原本只是随口一说,但到了后面,却不免真有些触景伤情起来。

    毕竟当初王熙凤嫁过来时,那风光的场景,她也是亲眼见过的,可眼下轮到自己出嫁时,就算把压箱银子都换成散碎铜钱,怕也难在分量上与其相提并论。

    至于其它的物件,便更是可怜至极了。

    这般想着,即便她再怎么想掩饰,那脸上也难免显出些落寞、窘迫之色。

    王熙凤最是会察言观色的主儿,如何猜不出她心中所想,便立刻见缝插针的叹了口气:“唉,也不知老爷太太是怎么想的,到现在也没给妹妹置办几件像样的嫁妆。”

    说着,她暗地里冲那捶腿的小丫鬟使了个眼色,那小丫鬟立刻悄然退了出去。

    等那丫鬟出门之后,王熙凤便把手揽在了贾迎春的腰上,正色道:“不过你可别因此便自轻自贱了,嫂子我给你添上一件嫁妆,保准儿比别人所有的家当加起来,还要金贵上几分!”

    贾迎春听了这话,却只觉莫名其妙又半信半疑嫂子给小姑子添些嫁妆,倒也不是稀奇事儿,可要说王熙凤会大方到,给自己添置什么金贵的物件,她打从心里便是不信的。

    只是贾迎春去也不敢表现出来,只故作好奇道:“嫂子要给我添什么嫁妆?”

    “一条财路、一条大大的财路!”

    王熙凤得意道:“我听说那孙参将平生有三好,一曰好色……”

    说到这里,她在贾迎春粉嫩的小脸上掐了一记,调笑道:“这一条,妹妹你自然妥妥的占了。”

    接着又道:“至于他的第二好,却是嗜酒如命妹妹向来是体贴的,想必也不会坏了孙参将的兴致。”

    “只这最后一好么……”

    王熙凤卖了个关子,本想着引贾迎春追问,然而等了半响,却见贾迎春只是愣愣的等着,半点没有要追问的意思。

    她一边在心里暗道媚眼抛给了瞎子,一边却也只得继续往下说道:“他这最后一好,便是贪财了!”

    其实孙绍祖另外一好是‘贪权’,但王熙凤为了引出自己设计,说不得也只好替孙绍祖改上一改。

    就听王熙凤肃然道:“依我看来,这一条却是最重要的!试想,你若能像我一样掌握住孙家上下的财权,还怕日后不能在孙家立足么?”

    若是旁的女子,此时说不得便已经动心了。

    贾迎春默然半响,却是讪讪道:“我哪能跟嫂子相提并论,不成、万万不成的!”

    这个没囊气的丫头!

    王熙凤心下郁闷的够呛,都有些怀疑自己找她牵线,是不是找错了人。

    但想到那孙绍宗的‘狡猾’,若没个能从中制衡的人,她却如何能放心?

    于是也只能咬牙道:“这你大可放心,有什么做不来的,我自然会手把手教你你只需记好了我的叮咛,莫要出差池便成!”

    即便她说的再简单,对贾迎春来说,却仍是‘一桩麻烦’。

    但贾迎春又是个不会拒绝人的,于是支支吾吾半响,终究还是被王熙凤灌了两耳朵‘发财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