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名侦探 嗷世巅锋

第264章 武庙街杀人事件【上】

    因为距离最初发现尸体,已经过去了大半日光景。

    该看的热闹自然也都看的差不多了,因而孙绍宗赶到的时候,那胡同口只稀稀落落的,站着几个没事儿干的老头、老太太。

    当然,这也是因为老百姓并不知道,孙绍宗要亲临现场查案的缘故,否则凭他刚刷了一波‘百人斩’的明星效应,分分钟这里就能堵的水泄不通。

    闲话少提。

    那马车在胡同口一挺,蒋老七早带着人巴巴的迎了上来,‘阿谀奉承’四个字,就跟刻在脸上似的层次分明。

    若不是孙绍宗那分量,实在不是一般人能抗住的,估计蒋班头早扑过去,亲自客串下马石了。

    当然,下马石做不成,现成的马屁却是管够。

    但孙绍宗这马不停蹄的赶过来,可不是为了听他拍马屁的,下车之后先彷若无人的,将四下里的地形一一收入眼底,这才开口问道:“尸体在什么地方?勘查现场之后,你们都有些什么发现?”

    面对孙绍宗这样的行家,蒋老七自然不敢胡乱敷衍,忙提起一百二十个小心。

    一边将孙绍宗往巷子里引,一边事无巨细的禀报道:“回老爷的话,小人接到报案之后,就立刻赶了过来,当时因这附近人来人往的,很多痕迹都已经被掩盖住了。”

    “不过小人经过仔细勘察之后,还是发现尸体曾经被拖曳过应该是在巷子口被人打死之后,才拖到里面抛尸的。”

    “因为在这附近,我们没有发现凶器的踪影,只能大致从伤口判断,应该是棍棒砖石之类的钝器。”

    说话间,便到了那尸体旁,只见这死者是个模样极为俊俏的年轻人,虽然因为仰躺在地上,身上沾了不少的泥土,可看内衫和那些干净的地方,平日应该是个颇为讲究的主儿。

    “老爷请看。”

    蒋老七在那尸首的肩头指了指,道:“这里明显有用力拉扯的痕迹。”

    确实,那衣服的双肩处起了不少褶,又斜着向上扬起,一看就知道是有人扯着肩膀,用力拉扯所致。

    “他身上酒气很重直到现在也没散干净,可奇怪的是,我们在附近的酒楼里挨个盘问过,却没人对他有印象。”

    “眼下也只能怀疑,他是在附近某个宅邸里,用的酒菜。”

    “另外,这死者的身上能放东西的口袋,都有翻找过的痕迹,所以我们才怀疑是谋财害命。”

    “小人也正是在检查这些的时候,在衣服内衬上发现了荣国府的标记,所以才派了人前去通禀。”

    说到这里,眼见孙绍宗蹲在尸体前,开始打量尸身上的情况,蒋老七忙又补充道:“尸体的两只手上虽然沾了泥土,但指甲缝里却是干净的,显然没有来得及挣扎,就已经不省人事了。”

    孙绍宗对他的推断未置可否,只是把目光投在了死者的右手拇指上,哪里果然有佩戴过饰品的痕迹,除此之外,还有些极为明显的划伤。

    盯着那伤痕仔细打量了半响,孙绍宗却忽然摇头道:“这恐怕不是谋财害命那么简单。”

    蒋老七闻言便是一愣,讷讷道:“老爷……老爷可是瞧出了什么?”

    孙绍宗用下巴一点,道:“你们仔细看这拇指上的伤口。”

    拇指上的伤口?

    蒋老七、赵无畏等人忙都凑上来细瞧。

    蒋老七其实早看过好几次了,故而装模作样的瞧了半响,便头一个赔笑道:“老爷,这拇指上的伤口,明显是凶手搜刮财物时留下的,以小人推断,这应该是个扳指。”

    孙绍宗微微点了点头,道:“你能瞧出是个扳指,倒也算有些眼力可除此之外呢?”

    除此之外?

    蒋老七纳闷的眨巴着眼睛,完全搞不明白孙绍宗的意思。

    “咦?”

    这时一旁的仇云飞却像是发现了什么,也顾不得摆什么衙内的造型,凑上去抓起那只手又看又摸的,半响笃定道:“那凶手果然不是为了图财!”

    孙绍宗能看出蹊跷来,自然早在众人的预料之中,但这位四九城闻名的纨绔衙内,竟也这般信誓旦旦的模样,就让众人有些诧异了。

    这一不小心成了众人的焦点,仇云飞半颇有些得意的卖弄起来:“本官最近跟府衙的仵作老徐相处久了,对这验尸倒还有些心得喏,你们看这伤痕的颜色,分明是死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才弄上去的!”

    见众人还有些不解,仇云飞便又进一步的补充道:“这人死了以后啊,血液渐渐就凝固不流通了,肌肉皮肤也都会有些变化,所以死后和死前造成的伤口,总会有些差别。”

    他虽然说得头头是道,但众人却还是有些半信半疑,不由都把目光又转到了孙绍宗身上。

    “确如仇检校所言。”

    孙绍宗唯一颔首,道:“想要造成这种伤口,至少也要等到死后一两个时辰若真是图财害命,断没有当时不取,却等到一两个时辰之后,才把扳指撸下来的道理。”

    蒋老七又恭声问道:“那您的意思是……”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不等孙绍宗回答,仇云飞便抢着道:“肯定是凶手先杀了他,后来有人发现尸体之后,又取走了他身上的财物。”

    这番推测倒也还算合理,可见这小子也不是完全没脑子。

    孙绍宗又在那尸身上仔细检查了一番,这才站直了身子,回头问道:“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是什么人?有没有可能,就是他拿走了死者身上的财物?”

    “这个……”

    蒋老七略一犹豫,便摇头道:“可能性不大,因为发现尸体的是两个大人和三个孩子,这拖家带口,估计不敢乱来。”

    如此说来,第一发现人的嫌疑确实不大,毕竟若是当着孩子的面搜刮财物,想要隐瞒可不容易。

    不过孙绍宗还是交代蒋老七,去把一家人找了来,准备再仔细盘问一番。

    当然,这只是为防万一罢了,真正让孙绍宗看重的线索,其实是……

    “仇检校,你带几个人沿街再去各家酒楼里问上一遍,记得把自己的身份、家世都亮出来,语气也不妨跋扈些。”

    仇云飞却并未领命,而是疑惑道:“宛平县的捕快们,不是已经挨个打听过了吗?怎得还要……”

    “因为有人在撒谎!”

    孙绍宗伸手向外一指,冷笑道:“我来之前,曾仔细盘问过死者的亲属,他在这附近并没有熟人,应该只是因为心情郁闷,才跑来这附近的酒楼买醉。”

    “而方才我仔细看过,这街上有不少的酒楼、青楼,想必夜里一定也是热闹的很。”

    “要么,那凶手就是胆大包天之辈,动手时完全不在乎被人瞧见这种可能性虽然不是没有,但真要如此大胆,他也不必浪费力气把尸体拖进巷子里,干脆直接逃走就成了。”

    “要么,死者在离开酒楼的时候,街上便已经彻底冷清了下来也就是说至少也是子时过后。”

    “死者既然一直喝到子时以后,酒楼要打烊时才醉醺醺的离开,店家对他怎么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故而基本可以推断出,要么是店家怕惹祸上身,才三缄其口不肯透露实情;要么,那店家本身就是凶手!”

    “当然,后面一种可能性并不大,毕竟死者甚少离开荣国府,再刨除见财起意的可能,与这里的店家结下死仇的几率极小。”

    “所以我才让你挨个去恫吓一番,把那说谎之人找出来!”

    听了这番分析,仇云飞顿时来了精神,嘿嘿笑道:“要说吓唬人,小爷我可是最拿手不过了!等着瞧吧,我保准儿让那胡咧咧的店家,哭爹喊娘的把实话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