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名侦探 嗷世巅锋

第274章 求子秘方

    “姑爷真是这么说的?!”

    听罢司棋的转述,首先做出反应的却不是贾迎春,而是旁听的大丫鬟绣橘。

    就见她震惊的攥着衣领,杏核眼瞪得溜圆,难以置信的道:“眼下连堂都还没拜呢,怎么就……怎么就说得这般不留情面?”

    贾迎春虽然没说什么,但看那大红吉服里的娇躯微微颤抖,便知道她心中也是不平静的紧。

    “不留情面?”

    司棋不屑的一撇嘴,反驳道:“要是当着二姑……当着太太的面说出这话,那才真是半点不留情面!眼下么,提前四四六六说个清楚,总好过不明不白的让人去揣摩。”

    说着,她便从袖筒里取出那几页纸片,递到贾迎春面前,嘴里道:“老爷今晚大约是不会来了,太太不妨先瞧瞧这方子,等晚上咱们就得照着操持起来,可千万出不得半点纰漏。”

    贾迎春愣怔了半响,才伸手把那纸片接在手里,却并不急着去看,而是仰起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绣橘眼见那盖头下的樱桃小嘴儿动个不停,却半响没吐出个整字来,便忍不住又越俎代庖的问:“司棋姐,要是太太日后生不出个一儿半女来,姑爷难道还真会不讲情面……”

    “凡事先往好处想吧。”

    司棋打断了她的话,略有些嘲讽的道:“太太平日不都是这么做的么?老爷既然最在乎孩子,一旦咱们太太生出嫡长子,在这府里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顿了顿,她又举例道:“旁的不说,就说二爷屋里的阮姨娘吧,听说自从生出儿子之后,在这府里简直是说一不二就连老爷屋里姨娘,每月月初都是去她哪里领例钱。”

    那绣橘原本紧皱着眉头,听司棋说起阮蓉时,却霎时间舒展开来,露出满眼的期盼之色。

    如果说王夫人,一直是荣国府里姑娘小姐的标杆,阮蓉现在的生活,则无疑是丫鬟小妾们的梦想!

    绣橘甚至忍不住冒出一个念头,若是自己能比贾迎春率先生下庶长子的话,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像阮蓉一样风光无限……

    呸呸呸~

    真要这样做了,自己岂不成了那等狐媚惑主的骚蹄子?

    她被这大胆的念头吓了一跳,慌忙做了些‘自我批判’,但这邪念一萌芽,想要根除却哪有那么容易?

    没奈何,绣橘也只能先将其压在心底,强装出一副为主分忧的模样,蹙眉道:“可我听说姑爷这些年四处烧香拜佛的,纳了不少八字相合好生养的女人,甚至还有几个生过孩子的小妇人,却一直没能得个一儿半女。”

    她本来是为了缓解‘精神背主’的尴尬,随口一说罢了,但说着说着,心下也便没了底。

    如果说没碰过几个女人,还能说是‘非战之罪’,可这孙绍祖变着花样的试了这么多小妾,却从来没有成功过,难道贾迎春会是唯一的例外?

    至于‘豪门贵女、八字天成’什么的……

    倒不是绣橘想贬低自家这位二姑娘,只是再怎么看她那怯生生的模样,也不像是个能大富大贵的主儿。

    而这次司棋也并未反驳,再加上一个木讷的贾迎春,三人一时便都默然起来。

    好半响,司棋忽然伸手将贾迎春的盖头扯了下来,露出了那凤冠霞帔、精致五官,以及一双泪眼婆娑的星眸。

    贾迎春吃了一惊,慌忙低头避开司棋的视线。

    司棋却恍似没看到她眼角的泪痕一般,依旧不容置疑的道:“老爷今晚左右是不会来了,这盖头不戴也罢太太还是赶紧瞧一下那方子吧,若是真的能成,这一天云彩便也就散了。”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

    贾迎春背过身抹了把眼泪,这才把那所谓的‘方子’摊开了细看。

    绣橘也忙好奇的凑了上去,却只见那‘方子’上没写几味药草,却是图文并茂的画了许多小人儿,下腰的、叉腿的、趴平了往上弯的、金鸡独立拧麻花的……

    这姿势古怪不说,更有种种羞人之处。

    因此只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贾迎春便涨红了脸,那绣橘更是忍不住啐道:“这开方子的仙长,怕也是个不知羞的!”

    “这保养身子的方子,又不是做给旁人看的,有什么知羞不知羞的?”

    司棋白了她一眼,又宽慰迎春道:“二爷教的那什么健身操,瞧着不一样羞人的紧?你瞧大奶奶练了大半年之后,非但身子骨康健了,连性格也活泛了不少呢。”

    她却哪里知道,真正让李纨敞开心胸的,不是那健身操本身,而在于传授健身操的‘人’。

    当然从某方面来说,司棋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发明’这套求子秘方的不是旁人,正是孙绍宗!

    前几日,便宜大哥非逼他把那健身操改的面目全非,好借来糊弄事儿。

    可孙绍宗一琢磨,与其胡改乱改健身操,还不如另弄一套现成的呢,于是便将自己印象中的瑜伽姿势,一股脑全都画了上去。

    美体塑形,可以增加对男人的吸引力;提高柔韧性,又方便解锁更多姿势如此一想,这玩意儿勉强也算的上是‘求子秘方’了吧?

    却说贾迎春听她说的有理,又知道自己下半辈子是喜是忧,就全看着方子管不管用,于是也便顾不得害羞了,先仔细记下几个姿势,便准备开始演练一番。

    只是她这一身凤冠霞帔的,后腰上绑了条打成蝴蝶结的硬板带,想活动自如都难,何况是做瑜伽?

    试了几次,连最简单的姿势都没能摆出来,反倒差点把那凤冠摔在地上。

    “算了。”

    司棋见状,只得劝道:“还是等晚上拜完堂,太太褪下这身衣服再试吧眼下先将上面的姿势记熟便可。”

    叩叩叩~

    便在此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唬的迎春急忙又把那盖头遮了起来,紧接着便听陪嫁的婆子喜气洋洋道:“司棋姑娘、绣橘姑娘,快出来瞧瞧吧!这府上发赏钱了,咱们这些刚陪嫁过来的还能领双份呢!”

    绣橘素来便是个财迷,一听说有双分赏钱可领,立刻风风火火的上前拉开了房门。

    司棋倒还镇定些,狐疑的问:“这大婚的红封,不是方才进门时就给了么,怎得又有赏钱可领?”

    那婆子手里攥着锭小元宝,直乐得合不拢嘴道:“听说是来了圣旨,荫封这府上二爷的长子做什么‘恩骑尉’,二爷和姑爷都欢喜的不行,便又重重的发下了一大笔赏钱!”

    阮蓉生的庶长子,竟然得了皇上的封赏?

    屋内三人面面相觑,心情却是各有不同。

    与此同时。

    却说那前厅之中,孙绍宗看似笑的开怀不已,心下却忍不住犯起了嘀咕。

    虽说一时赏无可赏之下,便转而封妻荫子,也算是历朝历代的老规矩了。

    但一般都封的都是嫡长子或者嫡次子,眼下忽然册封起了庶长子,实在是显得有些诡异。

    再者说了,孙绍宗自己都还没有个正儿八经的爵位呢,有必要跳过老子,直接荫封儿子么?

    但他心下再怎么疑惑,却也不敢当众表现出来倒不是怕被有心人瞧见,传到广德帝耳中,而是担心让阮蓉知道了,以为他看重这嫡庶之别。

    于是孙绍宗也只能摆出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样,敷衍着或真心、或假意的贺客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