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名侦探 嗷世巅锋

第419章 夜色下的荣国府【中】

    大观园中,桃花林畔。

    十几支儿臂粗细的红烛,将凉亭映的如同白昼一般,孙绍宗与贾宝玉在凉亭中相对而坐,面前的石桌上,又摆了十几种味道各异的蘸料。

    而在石桌的边缘,两个足有半米长的椭圆形餐盘里,正静静的趴着数十只全须全尾,却剥去了满身甲胄的皮皮虾。

    清蒸、煎炸、椒盐、香辣……

    几乎所有能想到的烹饪方式,都在这些皮皮虾身上尝试了一遍,又以六只为一组,罗列在餐盘上。

    每当二人夹起一只,立刻便会有丫鬟上前重新添满,而为了能做到这一点,那桃林之中足足有十几个小丫鬟,正在与那狰狞的硬壳进行殊死搏斗。

    再加上负责看顾河灯的丫鬟,这看起来只有一道主菜的简单宴席,竟动用了二十几人伺候,还都是十几岁青春美貌的小姑娘因为按照贾宝玉的说法,那些死鱼眼珠子剥出来的东西,实在是难以下咽。

    虽然对贾宝玉这种说法,很是嗤之以鼻,但孙绍宗对丫鬟们的侍奉,却又是甘之如饴,完全没有身为剥削者的愧疚感。

    果然是越来越堕落了啊。

    却说酒过五味菜过三巡,孙绍宗就开始旁敲侧击的,探听贾政为自己说媒的事儿,可看贾宝玉那一副懵懂的模样,这事儿似乎并未有风吹草动传出。

    难道贾政回来之后,就直接偃旗息鼓了?

    原本孙绍宗心下其实挺矛盾的,对这桩婚事颇有些左右为难,可眼下这静悄悄的便没了声息,却又让他怅然若失起来。

    心下将那贾政腹诽了几句,他忽然又想起了蒋玉菡的托付,忙道:“对了,我前些日子在王府见了蒋兄一面,他……”

    “琪官现在怎么样了?!”

    贾宝玉蹭的一下子攒将起来,激动的望着孙绍宗。

    “受了王爷以些责罚,不过人还是好好的。”

    孙绍宗斟酌了一下,用了个稍微婉转文雅的说辞:“听他话里的意思,是想和你从此相忘于江湖。”

    “从此相忘于江湖?”

    贾宝玉呆愣愣的将这话咀嚼了几遍,这才颓然的坐了回去,沮丧的垂着头,像是要被学校开除的小学生一般,喃喃自语道:“倒也是,我如今哪还有脸去见他?”

    说着,眼圈一红,又捶胸顿足的道:“都怪我没骨气,只是被人逼问了几句,竟然就卖了朋友!我……我实在是……”

    眼见他越说越激动,扬手就要往自己脸上招呼。

    孙绍宗忙道:“其实他也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只是迫于王爷的压力,才说出这绝情的话来。”

    啪~

    谁知宝玉到底还是给了自己一巴掌,哭丧着脸道:“琪官如此大度,岂不更显出我那日的卑鄙猥琐?”

    说着说着,那豆大的眼泪,就滴滴答答的往下落。

    当初险些被亲爹打死的时候,都没见他哭成这样,如今听说基友要割袍断义了,就……

    作为一名纯爷们,孙绍宗心下正自别扭的不行,也不知该不该继续宽慰,忽听袭人在亭子外面禀报道:“孙大人,我们家二奶奶派人送了些东西过来,说是要请您转呈给姑奶奶。”

    王熙凤派人送了东西过来?

    孙绍宗心下一动,立刻想到了平儿身上,忙顺势问:“人在哪儿呢?可还有什么书信要一并捎回去的?”

    “这奴婢就不晓得了。”

    袭人摇了摇头,果然如同孙绍宗所料一般,道:“要么我请平儿姐姐过来,您亲自问上一问好了。”

    “那就有劳了。”

    却说旁边宝玉听说平儿来了,也忙擦了眼泪,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显然不愿意把脸丢到贾琏哪里。

    不多时,就见平儿到了亭外,不远不近的站住了脚步,躬身道:“回孙大人的话,倒没什么书信要托付给您,只是前两天听姑奶奶在信里说,贵府要派人去南边儿采买太湖石,好重新砌一座假山。”

    “二奶奶就让奴婢问一问,看是不是已经动身南下了,若是还没有南下,咱们府上倒是存着些备料,姑奶奶哪日有闲,不妨先回家相看相看。”

    昨儿孙绍宗刚在贾迎春屋里,躲了一夜的清净,自然晓得她最近并未有只言片语,送到王熙凤手中,就更别说是什么采买太湖石了。

    因此立刻猜出,王熙凤要探问的,其实是那‘木材生意’的进展。

    只是……

    平儿为什么不找别的借口,偏说什么要砌假山?

    心下狐疑的揣摩着,孙绍宗随口答道:“其实我们府里的下人,早在半个月前就到了江南,昨儿传信回来,说是订下了不少好石头,价钱也还算合适所以怕是只能辜负二奶奶的美意了。”

    平儿听了这话,便又福了一福:“既然如此。只请孙二爷把东西转给姑奶奶便是。”

    说着,回头打了个招呼,立刻有人将鲛绡纱捧到了孙绍宗面前。

    等孙绍宗接了东西,平儿便又领着丫鬟躬身告退。

    只是走出没多远,她也不知跟那小丫鬟说了些什么,两人便分道扬镳相背而行起来。

    孙绍宗在亭子里偷眼看的真切,平儿去的方向,正有一座太湖石堆砌的假山!

    他心下顿时如明镜一般,又耐着性子与贾宝玉周旋了几句,便借口说要出恭,匆匆的离席而去。

    只是等他兜了个不大不小的圈子,到了那假山左近,却发现入口竟然在相反的方向,而且中间还隔了一片密密匝匝的竹林,要想绕过去,还要废上好一番腿脚。

    可如今哪有许多时间可以浪费?

    眼瞧那山石虽然陡峭,却也不过是七八米的高度,孙绍宗毫不迟疑的把袖子一卷,手脚并用的攀了上去。

    到了上面,就见那山石中间有一小亭,亭内影影绰绰的立着个女子,正伸长了脖子不住的往山下张望。

    孙绍宗心头一热,便悄默声的掩了过去,忽然一把将她揽在怀里,含住她半边耳垂道:“等急了……”

    那‘吧’字还未出口,孙绍宗就已经觉察出了不对。

    怀中这女子的腰肢,实在是纤细的出奇,比平儿那蛮腰还要更胜一筹,而胸前的触感,却又整整小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