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名侦探 嗷世巅锋

第445章 指鹿为马【上】

    “还请阁老当机立断,速速查明事实真伪,万不能因一时疏忽大意,断送了社稷的种子、毁掉我大周的根基。”

    果然是后生可畏啊!

    望着孙绍宗那慷慨激昂的模样,徐阁老心下不由得暗叹一声。

    这话乍听之下,似乎只是在顺着刘銮伟的意思往下说,但实际上却是预先堵住了,徐阁老将责任推诿到广德帝身上的机会。

    虽说要完成这指鹿为马的阳谋,最大的依仗就是皇权的威慑但若用皇权直接来推动这场阳谋,格局却妥妥的落了下成,甚至还有可能因此而一败涂地!

    盖因如今广德帝与太上皇互相牵制,又因为天生异象的缘故,隐隐在声势上屈居弱势,并不能做到一手遮天。

    如果这‘验孕’一事由广德帝主持,‘倒皇派’很有可能会再次铤而走险,极力戳破这场由皇帝亲自操刀的骗局。

    届时广德帝的威望必然会一落千丈,莫说是未来的皇统无从把控,恐怕连皇位都有可能摇摇欲坠,还如何去威慑那些揭破骗局之人?

    反之,若是下面的官员查明‘真相’之后,再禀明广德帝与太上皇知晓,就算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成功的揭破了这场骗局,广德帝也不过是被宵小‘蒙蔽’罢了,或许声望会有所降低,却还不至于危及皇位。

    而等到广德帝腾出手来,则必然会对这些人加以报复!

    除了牛家、北静王这样有太上皇撑腰的,又有谁能抗得住这雷霆之怒?

    如此赔本赚吆喝的买卖,自然不会有多少人愿意参与。

    届时单凭寥寥几家权贵,又能兴起多少风浪?

    所以这场指鹿为马的阳谋,必须借助皇权的威慑,却又不适合由皇权来主导推动至少在确定李氏怀孕之前,不能与广德帝牵扯上干系。

    只是这样一来,被推到风口浪尖上的人,可就成了总揽此案的徐阁老了!

    也难怪他望着孙绍宗那慷慨激昂的样子,心下忍不住生出了‘后生可畏’的感慨。

    不过徐阁老心底,倒并不介意冒些风险,左右以他如今的权势声望,即便最后这场阳谋被戳破,也不过是个丢官罢职的下场反正他本来就是要背锅的,又有什么理由不搏一把呢?

    于是徐阁老心下感叹着,面上却升腾起一片肃杀之色,自那太师椅上缓缓起身,扬声下令道:“许侍郎。”

    “下官在。”

    “你立刻调集人手隔绝内外,没有老夫的命令,不得有只言片语传到外面!”

    “下官必不负阁老所托!”

    “孙治中。”

    “听凭阁老吩咐。”

    “你速去将那李氏带来此处,切不可有半点闪失!”

    “下官领命!”

    孙绍宗利落的一拱手,转头便出了客厅。

    到了外面,望着那天边的繁星点点,他禁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眼下开局虽然还算顺利,但要想完成这弥天大谎,最重要的还是接下来的‘验孕’过程。

    一旦太医们断定李氏未曾怀有身孕,这所谓的阳谋自然也就无疾而终了。

    不过这场重头戏里,最麻烦的却未必是那几个太医,而是尚未露面的右都御史赵荣亨,以及大理寺少卿柳芳。

    前者是卫若兰的举荐人,素来与北静王交好,本身更是正二品的言官领袖,即便对上徐阁老,也不是没有一拼的实力。

    后者的官职虽然只有四品,却是理国府的现任家主,同为八公勋贵之一,与牛继宗向来是焦不离孟、唇齿相依!

    这两人也正是依附于太上皇的勋贵一党,特意搀进专案组的沙子,为的就是避免这案子会生出什么猫腻来。

    因此要想查验出‘真相’来,恐怕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是能突破这二人的阻挠,在他们见证下得出‘李氏已有身孕’的结果,某些人再想发难,也就没那么容易了。

    闲话少提。

    却说孙绍宗自前院喊过杨立才并十几个龙禁卫,从那密室里将李氏押运回来,果见那客厅里已是人满为患。

    徐辅仁独坐正中,左首是紫袍玉带的赵荣亨,右首是面沉似水的柳芳,然后才是许良与太医院院使秦明柳芳的官位虽然只有四品,勋爵却在许良之上。

    除这五人之外,还有十余名蓝绿小官分列两旁,皆是噤若寒蝉垂手而立。

    孙绍宗大踏步进到厅中,拱手禀报道:“启禀阁老,犯妇李氏业已带到。”

    徐辅仁唯一颔首,指着最末尾的空位,正待招呼孙绍宗入座,却听堂上有人高声道:“阁老且慢!”

    开口之人,正是大理寺少卿柳芳,就见他长身而起,挑剔的打量了孙绍宗几眼,又扬起下巴,透着三分蔑视的问道:“你就是顺天府治中孙绍宗?”

    按照常理而言,下级遇到上官发问,应该恭敬的自报家门才对但孙绍宗明知今日要与他做上一场,又如何肯示弱分毫?

    当即又把手一拱,不卑不亢的道:“是,也不是。”

    柳芳闻言不由得一愣,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柳大人若是问起顺天府的公务,下官自然是以顺天府治中的身份回话可若是问及本案,下官却是奉旨协查的龙禁卫千户。”

    “这有什么区别!”

    听他原来只是想强调这一点,柳芳登时嗤之以鼻起来,随即又疾言厉色的喝问道:“有人指证你来太子府之后,曾先后两次探视李氏,并与其单独密谈本官问你,此事可否属实?!”

    柳芳既然当面问起,自是早就已经得了准信儿。

    然而孙绍宗却仍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怎么?”

    柳芳冷笑道:“你莫非还想要狡辩不成?来人啊,传太子府管事苏宁进来!”

    随着他这一声招呼,外面立刻应声闪出个身材肥硕的王府管事,上前噗通跪地道:“回禀诸位大人,小人亲眼看到孙大人在刘府丞的带领下,先后两次进到那密室之中,每次都是与那贱婢李氏单独相处!”

    “哈……哈哈……”

    柳芳得意的怪笑了几声,斜藐着孙绍宗质问道:“孙治中,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似你这般遮遮掩掩的,其中该不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吧?!”

    也难怪柳芳会如此得意,原本他还想了好些话术,要逼这孙绍宗露出马脚,谁知到头来竟是这般的轻而易举,不费半点功夫。

    “下官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

    然而孙绍宗却依旧是不慌不忙,甚至嘴角还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然后抬手指着那苏管事,喝道:“杨立才,你还在等什么?!还不速速将此人与我拿下!”

    这话一出,莫说是柳芳为之愕然,就连杨立才也一时懵住了当着这么多高官,孙千户怎得说翻脸就翻脸?!

    “大胆孙绍宗!”

    柳芳随即怒不可遏的呵斥道:“阁老与赵部堂面前,你却如此出言无状,莫非是要造反不成?!”

    “出言无状的,怕是柳大人您吧?”

    孙绍宗却也是冷笑连连:“龙禁卫是直属于陛下的内卫,下官又是奉旨查案,按律只需向陛下一人负责即可莫说您柳大人只是大理寺少卿,即便是升任部堂高官,也不该胡乱过问我的行止!”

    “而此人!”

    说着,他又伸手点指着那苏管事,道:“身无一官半职,却妄自窥探奉旨查案的内卫,明摆着是居心叵测之辈,本官命人将其拿下拷问,又何错之有?!”

    这时杨立才也终于恍然大悟,忙带人上前把那胖子死死摁住,又拖牲口似的扯了出去。

    “柳大人、柳大人救我、柳大人救我啊!柳……救……”

    直到那杀猪似的嗓音渐行渐远,柳芳这才终于缓过神来,咬牙切齿的点指着孙绍宗,口中‘你你你’的,却是半晌说不出一句整话。

    就这般僵持了许久,最后还是赵荣亨出来打圆场,他才脸色铁青的坐了回去。

    要说这厮也当真是卖力气,上来就试图先声夺人,好在接下来的验孕过程中占得上风这想法不能说是有错,可惜他却挑错了对手,也高估了自己的本事,因此落了个灰头土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