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名侦探 嗷世巅锋

第501章 勘探大观园

    大观园共有五间正门,上面桶瓦泥鳅脊,下面门栏窗隔,皆是细雕的新鲜花样,却无朱粉涂饰,堪称是低调又奢华的典范。

    孙绍宗正同贾宝玉,在那门前的白石台阶上闲聊,眼见得贾琏匆匆而来,想及昨晚上的荒唐行径,心下难免生出几分尴尬来。

    倒是贾琏坦然的紧,到了近前就把目光就锁定在孙绍宗身上,挤眉弄眼的笑道:“那两个小蹄子,昨晚上没让二郎失望吧?”

    “咳……”

    孙绍宗虽也是个厚脸皮的,到底还说不出‘你女人很润’那样的台词,尤其这还是当着贾宝玉的面,因而只能含含糊糊的道:“二哥的好意,小弟愧领了。”

    旁边贾宝玉听得迷糊,纳闷道:“两位哥哥这打的什么哑谜,昨晚上莫非还发生了什么稀奇事儿?”

    昨天中午在怡红院里,贾琏虽然就已经强行推销了一波,但贾宝玉那时早已经喝的烂醉如泥,事后袭人又不愿主动提起这事儿,因此他自然是半点印象都没得。

    贾琏既然主动提及此事,就没有要在宝玉面前隐瞒的意思,当即抿嘴笑道:“自然是平儿和……”

    “咳!”

    孙绍宗忙干咳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又催促道:“既然大家都到齐了,就赶紧把园子筛一遍吧,也免得贵府风声鹤唳的。”

    说着,从家丁手里接过一柄带鞘的单刀,歪歪斜斜往腰间一挂,领着好奇的贾家兄弟外带百余名家丁,浩浩荡荡的涌进了大观园里。

    这其中的大部分人,会在各级管事的带领下,奔赴园中各地进行地毯式筛查,确认贼人没有潜伏在园中。

    而少部分人,则是在孙绍宗的带领下,从最初发现贼人的竹林开始查起。

    书不赘言。

    却说孙绍宗带队到了蜂腰桥旁的竹林,先吩咐家丁们将林子笼统的围住,然后带着陷入亢奋状态的贾宝玉,和似乎身体不适,总是满面酡红的贾琏,绕着竹林一圈一圈的往里切。

    “二哥。”

    原以为首先耐不住性子的,应该是对破案没什么兴趣的贾琏,谁知转到第六圈,贾琏依旧默然的跟在身后,倒是贾宝玉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就听他催促道:“孙二哥,你不是说那些贼人在竹亭里摆了个地图么?咱们不去亭子里瞧个究竟,这一圈圈的绕来绕去又有什么用处?”

    “或许有用,或许没用。”

    孙绍宗头也不回的道:“但总要查过之后,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

    贾琏也在后‘面目不转睛’的帮腔道:“你老实跟着就是了,哪那么多闲话?

    两个做兄长的都是这等态度,贾宝玉也只好偃旗息鼓,学着孙绍宗的样子,四下里胡乱踅摸着。

    就这样绕来老去,直到第九圈的时候,三人才终于到达了密林深处的空地附近。

    眼见那小亭影影绰绰的露出了踪影,贾宝玉直急的伸长了脖子,恨不能一步就跨出密林,好瞧一瞧贼人究竟在亭子里留下了什么痕迹。

    偏在此时,孙绍宗忽然停下了脚步,然后缓缓的蹲在了一片杂草丛前。

    “怎么?可是发现了什么?!”

    宝玉顿时也来了精神,与孙绍宗肩并肩蹲在那丛杂草前,瞪大了眼睛仔细扫量。

    “咦?!”

    很快他便低呼了一声,指着某片杂草道:“这好像是被利器切割过的痕迹!”

    的确,其中一些杂草的叶片,明显是被利刃削去了一部分。

    孙绍宗从地上捻起两根断掉的叶片,仔细检查了那断口处的情况,确定是昨天留下的痕迹之后,又直起身子四下里张望了几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孙二哥。”

    贾宝玉也跟着起身,好奇宝宝似的追问着:“这些被切断的杂草,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孙绍宗先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在贾宝玉莫名其妙的目光中,顺手解下了腰间的单刀,佝偻着身子将刀刃对准那些杂草,猛地斜扫了一记。

    然后他皱着眉头,打量着那摇曳不定的草丛,半晌又把刀交到了左手,然后依样画葫芦的斜劈了一刀。

    这次他在观察之后,终于满意的把单刀挂回了腰间,向满面好奇的贾宝玉解释道:“这些切痕未必有什么特殊意义,但只要肯用心去揣摩,还是能从中得到不少有用的信息。”

    “比如说眼下至少可以确定,那三个贼人里有一个是左撇子另外他当时情绪波动比较大,所以才会拿这些杂草发泄,而且还一连砍了三刀。”

    贾宝玉这才恍然:“怪不得二哥要换成左手拿刀!”

    孙绍宗又正色,道:“不过这些信息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他们应该不是专程来探路的,而是抱有某种特殊的目的。”

    “这又从何说起?”

    贾宝玉纳闷道:“难道也是从这些杂草上瞧出来的?”

    “没错。”

    孙绍宗解释道:“这里比较靠近蜂腰桥,不管是在追赶你时,还是在事后逃走,应该都不会选择从这个方向离开也就是说,这痕迹应该是在他们被你惊动之前,就已经留下了。”

    “如果换作你是个图财的贼人,一路深入到怡红院附近,发现诺大一个园子竟然无人把守,到处都是价值不菲的珍玩、青春貌美的女子你会有闲心在林子里,拿这些杂草发泄情绪?”

    贾宝玉仔细的考虑了一下,用力的摇了摇头。

    “所以,我猜测他们应该是怀着别的目的,潜入的园子里,结果兜兜转转寻到此地,都未能达到自己的目标,所以某个贼人才会一时情绪失控。”

    贾宝玉听到这里,满眼都是钦佩之色,忍不住又探问道:“那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你以为我是神仙啊?”

    孙绍宗伸手在他肩头擂了一拳,没好气的道:“就凭这么一丁点儿痕迹,我怎么可能分析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说着,转头又迈开了步子,嘴里招呼道:“走吧,看看还能不能有其它的发现。

    贾宝玉脆声应了,连忙亦步亦趋跟了上去,这次却不是囫囵吞枣的瞎踅摸,而是认真的搜索起证据来只是他却没瞧见,孙绍宗重新上路时,眼底闪过的那一抹了然之色。

    虽说贾宝玉鼓起了干劲儿,然而接下来的两圈,却再也没有查到任何线索。

    好在马上就到了凉亭这个重头戏,因此贾宝玉倒也没有太过沮丧,而是兴冲冲的蹿到了竹亭前,如获至宝一般,围着那疑似地图的泥土石子,翻来覆去的瞧了好几遍。

    这次孙绍宗倒没跟过去,而是等宝玉看够了,这才上前问道:“怎么样?这些东西可是照着你家园子堆的?”

    虽说来过这园子不止一次了,但论及熟悉程度,孙绍宗又哪里赶得上成日在里面游逛的贾宝玉?

    “嗯……”

    贾宝玉迟疑的蹲在那‘地图’前,伸出手指头将其中一些石子捡起来,暂时放在一旁,指着剩余的一部分石子道:“只看这一部分的话,倒是和秋爽斋、暖香坞、稻香村附近的格局相似,不过中间却差了个藕香榭。”

    孙绍宗立刻追问道:“那如果按照这上面的格局,藕香榭应该在什么位置?”

    贾宝玉的手指在几块石子中间,来回划拉了两遭,笃定的指着其中一处空地,道:“按照格局间距,应该是在这附近没错!”

    孙绍宗二话不说,立刻匍匐到了地上,将眼睛仔细贴近哪块空地,反复检查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两条比头发丝还细的划痕。

    他用石子将那两条划痕勾勒出来,又虚虚的画了个圈,发现范围离贾宝玉方才指点的地方不远,这才从地上爬起身来,拍打着身上的尘土,道:“看样子,这地方原本应该是有一块石子的,不过却被我在无意间又或是被那些贼人故意给弄乱了。”

    说话间,身前忽然又多了两只手,却是贾琏凑上来殷勤的帮着拍打着尘土。

    孙绍宗虽觉得有些别扭,却又不好意思拒绝贾琏的好意尤其他眼下还有求于贾琏。

    就听贾宝玉在一旁皱眉道:“瞧着地上石子的数量,贼人怕是已经把园子里里外外的地形都给摸透了。”

    “这……”

    “二爷、琏二爷!”

    孙绍宗正待搭腔,外面匆匆奔进个家丁来,慌里慌张的道:“可了不得了!老祖宗说是要领着那刘姥姥逛园子,如今已经领着人往大观园来了,二奶奶和太太们又不好拦着,您看这可如何是好?!”

    贾琏刚依依不舍的把手缩回去,听到这话,顿时面色大变,急的直跺脚道:“这怎么使得?!如今漫山遍野的正搜着呢,要是让老太太瞧见,哪里还能瞒哄的住?”

    因贾母昨儿看见马棚着火,就已然受了惊吓,所以晚上大观园招了贼的事儿,谁都没敢在她面前提起。

    眼见得贾琏心急着慌的,孙绍宗无奈的往贾宝玉肩膀上一拍,道:“看来又该你出马了,甭管是卖乖卖傻还是扮可怜,总之先把老太太拖住,至少拖到搜完整个园子,再让丫鬟婆字们各回各家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