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名侦探 嗷世巅锋

第628章 杀叔疑案【下】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孙绍宗在县衙门前,听了两个小厮转述的言语,当即便皱起了眉头,暗道这王谦莫不是吃了枪药?

    得罪自己也还罢了,却怎得还把贾雨村给捎带上了?

    其实早在来之前,他就担心王谦会推脱搪塞,不肯让他插手此案毕竟这厮当初就对他颇有心结。

    所以才特意命王振,去把仇云飞寻来,一旦事有不谐,便让仇云飞以刑名司的名义,正式接手此案。

    然而看王谦这等态度,恐怕就算让仇云飞出面,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刑名通判和大兴知县都是六品,而仇家和甄家比起来,怕也未必占得了上风。

    心中虽然恼恨,但王谦毕竟占据了道德高地,这事儿真要闹大了,非但于事无补,反而白白送他一个‘强项令’的好名声。

    于是孙绍宗也只得暂时收兵,悻悻的回到了马车上。

    约莫又在马车上又等了小半个时辰,才见五六骑小跑着奔了过来,为首正是王振和裹成球的仇云飞。

    孙绍宗挑开棉帘子,扬声招呼了一句,几人便忙都滚鞍下马上前参见,除了仇云飞之外,其余几个也都是熟面孔。

    不过其中一人,却引得孙绍宗侧目不已。

    仇云飞见状,忙介绍道:“去年春天林德禄升任经历后,老祁就补了知事的缺。”

    却原来这人不是别个,正是当初卫若兰倚为臂助的祁师爷。

    也不知他怎么想的,竟在卫若兰下狱之后,以举人身份补了刑名司的官儿。

    不过眼下也不是细究这些的时候,孙绍宗下了马车,将方才被王谦拒之门外的事情,简单复述了一遍。

    王振听的恼怒非常,连骂那王谦不识好歹。

    仇云飞皱眉沉吟半晌,却是为难道:“依王谦这态度,张巡检杀叔的案子,怕是已经证据确凿了。”

    听他这般说,孙绍宗不由点头道:“这二年历练下来,你果然是大有长进了!”

    那王谦若非笃定张安杀叔一事做不得假,又哪敢摆出这般油盐不进的架势而这也正是他方才主动退缩的原因。

    “那咱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王振平素与张安同吃同住,又曾并肩在战场上厮杀,情分自然非比寻常,却正应了‘关心则乱’四字,平素的激灵全都丢到了爪哇国。

    他只急的在雪地里连连跺脚:“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等他掉脑袋不成?”

    孙绍宗断然道:“他若真是酒后无状,便是掉脑袋也是活该!”

    顿了顿,却又话锋一转:“不过此案怕是还有些疑窦这样吧,云飞老弟和祁知事留下来,设法打探些消息,最好能同张安取得联系。”

    “王振和其他人,陪我去张安家中走一遭,看看能否从他夫人口中,问出些什么端倪。”

    仇云飞自担任通判以来,倒愈发敬服孙绍宗的本事。

    因而这一声‘云飞老弟’,险些把他的骨头叫酥几根,登时绷不住朝廷命官的嘴脸,拍着胸脯连连保证不负所托。

    就这般彼此别国,重新到了那马车上,耳听得车轮簌簌,卷起满地积雪,孙绍宗却不仅长叹了一声。

    前面早就说过,封建王朝最重孝道,杀死亲叔叔虽比不得弑父杀母,却也是大逆不道之举。

    即便是事出有因,张安怕也免不得一死若果真是酒后无德,判个腰斩、凌迟都有可能。

    而眼下能救下他性命的,怕也唯有一个‘淫’字了。

    若和王振的揣测一样,张安的妻子和叔叔,果有违逆人伦之事,张安愤而杀叔也便情有可原了。

    尤其他是刚刚立下军功回来,即便只为了军心,朝廷也必然会有所宽恕。

    只是……

    张安为人最好颜面,若是戴上一顶畸形的原谅帽,才能死中得活的话,他怕是宁愿一死了之。

    唉~

    好好端端的得胜归来,怎就偏遇上这等狗屁倒灶的事情?

    罢了。

    无论张安愿不愿意揭露出来,先查明真相总是有备无患。

    …………

    张安的家,坐落在外城西北。

    因不过是个区区七品军汉,祖上又没留下什么余荫,家中只有四间瓦房,和一个不大的小院,更不曾有什么奴婢使唤。

    在那门前下了车,孙绍宗正打量孙家这小小的院落,忽听王振指着前面不远处道:“那前面的肉铺,便是张安的叔叔张彪开的。”

    孙绍宗抬眼望去,就见三四十步外竖着一支幡子,上书蓝底黑字‘张一刀’三字,正在雪中迎风招展。

    原来死者是个屠户。

    从字面上来看,还是个对手艺十分自信的屠户。

    “他家中可还有什么亲人?”

    “这……”

    王振稍一迟疑,孙绍宗便吩咐道:“赵无畏,你带人去打听一下这张彪的情况,尽量问清楚些。”

    “卑职明白!”

    赵无畏立刻领命去了。

    孙绍宗又向王振使了个眼色,命上前叫门。

    王振心中已然认定,张安的妻子吴氏是个水性杨花的荡妇,自不会讲究什么礼数,上前直砸的门板山响。

    刚砸了几下,忽听里面有孩童嚎啕大哭起来。

    王振顿时窘迫的守住了拳头,他只是对吴氏不满,却未曾想过会吓到张安的儿子。

    “谁啊?睡在敲门?”

    等那哭声小了些之后,才听院子有个妇人应了一声。

    王振没好气的叫道:“是我、王振!”

    回京之后,王振也曾来过张家几次,故而那妇人一听‘王振’二字,立刻上前开了房门,悲悲戚戚的掩面哭诉道:“原来是王叔叔到了,我家相公他……他……”

    孙绍宗在一旁仔细打量,却见这吴氏生的颇有些风韵,只是现今蓬头垢面,又兼两只眼睛肿的桃子仿佛,那姿色便少了几分。

    “嫂……”

    王振念得个‘嫂’字,便把眉头皱成了川字,却一时也想不出别的称呼,只得忍着恶心闷声道:“嫂子快来见过我们孙大人!”

    那吴氏听说‘孙大人’三字,登时唬了一跳,接着诚惶诚恐的,便要向孙绍宗下跪行礼。

    “不必如此。”

    孙绍宗虚扶了她一把,指着院内道:“可否里面说话?”

    “大人请进、大人请进!”

    吴氏忙将两人让了进去,又诚惶诚恐的将孙绍宗请进了屋内。

    一进门,便见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正畏畏缩缩的向外张望,瞧见王振时忽又眼前一亮,上前抱住王振的大腿叫道:“王叔叔,你快去救救我爹爹吧!”

    王振顺势将他抱在怀中,又是唉声叹气,又是咬牙切齿。

    正不知该如何哄他,便听孙绍宗又吩咐道:“带他去外面吃些东西,顺带给赵无畏等人也捎些回来。”

    王振颇有些不情愿,却终究不敢违逆孙绍宗,只好剜了吴氏一眼,将孩子仔细裹在自己的大氅里,推门到了外面。

    等王振离开之后,孙绍宗自顾自寻了张椅子坐下,探究的目光在吴氏身上来回打量。

    那吴氏眼睁睁瞧着儿子被带走,倒也未曾阻拦,只是捏着手指,忐忑不安的立在当中,看都不敢看孙绍宗一眼。

    啪~

    半晌,孙绍宗猛地一拍桌子,沉声喝问道:“张吴氏,你这眼泪到底是为亲夫所流,还是为奸夫所洒,还不与我从实招来?!”

    吴氏身子一颤,忍不住又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期期艾艾的道:“大人……大人因何如此发问?”

    “哼!”

    孙绍宗冷笑道:“你既然久在京城,总不会没听过本官的名头吧?更何况张安还是本官身边的亲卫!”

    “可本官进来这许久,却不曾听你喊过一声冤,求过一声情!若说这其中没有隐情,本官是决计不信的!”

    “我……我……”

    那吴氏抬起头来,却又欲言又止,直将两片樱唇咬的渐渐肿胀。

    这时孙绍宗却忽又收敛了厉色,温言道:“其实看到你的左腕之后,我便知道你同张安,还是有些夫妻情谊的如今他命在旦夕,你合该想尽一切办法救他才是,却怎得这般吞吞吐吐的?”

    吴氏闻言,下意识的望向了自己左腕,却见那上面裹了一层白布,内侧隐隐还透出些血色来。

    旁人或许看不出什么,孙绍宗却是一眼就窥破,这吴氏最近曾经自杀未遂。

    此时眼见吴氏情绪有所松动,他立刻乘热打铁的道:“便是不顾及夫妻情分,你就当真舍得,让孩子年幼失怙?”

    听孙绍宗提起孩子,那吴氏终于情绪崩溃,泣不成声的哭诉道:“是……是他说,万……万不能告诉……告诉别人,否则……否则便是做鬼……做鬼也不会放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