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名侦探 嗷世巅锋

第880章 洪书吏的一天【下】

    啵~

    刚刚拔出软木塞,香甜的酒气便在车厢里弥漫开来。

    左手几根指头勾拢着,把那软木塞钻到了掌心里,洪九这才缓缓举起了酒囊,脖颈也随之调整了角度。

    可就在那琥珀色的酒水,即将荡漾着溢出来时,他忽又停了下来,机械又僵硬的将软木塞压回了酒囊里。

    唉~

    随手将酒囊丢到了角落里,洪九颓然的倾倒在软垫上,无声的叹息着。

    虽然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但在送走聋老大和二子之后,他却还是涌出了一醉解千愁的冲动。

    然而他眼下可不是烂醉一场的时候。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周遭逐渐嘈杂起来,那一声声精神抖擞的叫卖,督促着洪九重新坐直了身子。

    他反手一划拉,也不知从哪里摸出块巴掌大的小镜子,托在手心里不住调整着脸上的表情。

    直到那僵硬与颓废彻底消失,直到脸上挂满了谦卑又不失阳光的笑容,洪九这才满意的放下了镜子,顺手挑开了厚重的窗帘。

    晨曦渲染下,高墙广厦的大理寺,愈发显得庄严肃正,就连正门外那两个慵懒的衙役,似乎都被赋予了别样的色彩。

    看到这一幕景象,洪九心下的郁结,便悄然的减弱了三分。

    也是时候和以往做个切割了!

    毕竟自己的未来不在山西巷,而在这高墙之后、广厦之中!

    马车很快绕到了大理寺东角门前,但却并未停留,而是继续奔向了东北角的侧门虽然日常进出都是从东角门,但吏员衙役们点卯的地方,却是在早东北角的侧门附近。

    说是侧门,其实却比东角门还要宽阔些,这是因为官员们的马厩也在左近没错,必须是有品级的官员,才有资格免费使用衙门里的马厩。

    至于洪九这样的吏员,即便是自备了马车,也只能放在大理寺周遭,私人经营的停车场内。

    闲话少提。

    却说洪九下了马车,不卑不亢的向守门衙役点了点头,便在两人复杂的目光中,走向了西南角点卯处。

    将到门前,迎面撞上两个右寺的书吏,双方笑盈盈的打了招呼,洪九侧身避让,那两个书吏也跟着侧身避让。

    退让了许久,终究还是那两个书吏先行了一步。

    这一幕看起来似乎很是和睦。

    但其中蕴含的疏离感,却又溢于言表。

    毕竟洪九的乞丐出身,在大理寺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莫说是吏员们耻与为伍,就连衙役们心下也都是存了歧视的。

    可偏偏洪九又是孙绍宗点名特招进来的。

    就算心下再怎么排斥,这大理寺里敢给洪九脸色看的,也是屈指可数。

    于是每每面对洪九,便是这般客气又疏离的态度。

    好在洪九也并不是太在意。

    想当年他行乞时,受过的冷遇何止百倍?

    而且他相信总有一天,那些掩藏在心底的蔑视,会转变成对他洪某人的敬畏!

    怀揣着野心,洪九推门走进了点卯处,随意往屋里扫了扫,一副泾渭分明的景象,便映入了眼底。

    四五名书吏分散在两侧,正中间点卯的名册前,却孤零零立着一人。

    洪九见状,却是毫不犹豫的走到了那孤立之人面前,躬身戏谑道:“赵帮办,您今儿可又是好大的煞气。”

    那赵帮办苦着脸还了一礼,顺势把名册让了出来,又向外面指了指,便默不作声的走了出去。

    他这一离开,原本分散在两侧的书吏,便自顾自的上前,同洪九打起了招呼。

    洪九笑吟吟的还着礼,心思却早飞到方才那赵帮办身上。

    说起来这赵帮办的身份,同他还有几分相似之处赵帮办虽不是乞儿,却是五溪州的蛮人出身。

    上个月孙大人履新不久,就把这赵楠调了来,不过那时只是以孙家家奴的身份,直到本月月初,才同洪九一起转成了大理寺的吏员。

    真要说起来,洪九的身份其实还在赵帮办之上,毕竟他虽然不入流,但勉强说起来也算是个官儿了。

    但洪九在赵楠面前,却半点不敢托大家奴的身份虽然多了桎梏,但从某种意义上,也意味着更加亲密的关系。

    更何况现如今赵楠,正在同那新来的秦师爷一起纠察左寺风纪,这几日里颇惩治了一批懈怠的官吏也正因如此,旁人见了赵楠才会避之唯恐不及。

    听说孙大人还有意,要将这整风纠察推广到整个大理寺,届时这赵楠威慑力,怕还要增加不少。

    不过洪九同这赵楠,倒颇有些惺惺相惜。

    因方才赵楠似乎是在示意自己,会在外面等候,故而洪九敷衍了那些书吏几句,便匆匆追出了点卯处。

    果不其然,出门之后就见赵楠抄着手,正侯在门楼的阴影处。

    洪九三步并作两步赶了过去,拱手告罪道:“劳赵帮办久候了。”

    顿了顿,又试探道:“可是孙大人那边儿,有什么要嘱托的?”

    说这话时,洪九是又激动又惶恐。

    激动的是,孙绍宗若专门让赵楠过来给自己安排任务,便足见对自己的重视程度。

    惶恐的则是,现如今左寺正在开展纠察整风运动,实在是得罪了不少人,他可不想搀和进去,搞的和赵楠一样狼狈。

    谁知赵楠却摇头道:“不是老爷有什么吩咐,是赵某人有些私事,想向洪协理求助一二。”

    私事?

    洪九微微一愣,愈发小心的追问道:“却不知是什么事情?”

    “不知洪协理可认识王振王大人?”

    王振?

    洪九略一琢磨,才恍然道:“可是孙大人南下平叛时的亲卫统领之一?”

    “正是。”

    赵楠点了点头:“昨儿王大人的差事定下来了,积功升任北镇抚司督查所百户王大人今儿要在家里设宴庆祝,赵某也在邀请之列,只是……”

    “只是如何?”

    “只是赵某平日花钱大手大脚,实在是囊中羞涩,连件上得了台面的礼物都买不起。”

    赵楠两手一摊,同时目光灼灼的望向洪九,似乎正期待着洪九能慷慨解囊。

    然而旁人或许没打听清楚,但洪九却知道赵这楠曾经是个行商,最是精打细算一人,若说他大手大脚花光了积蓄,洪九是决计不信的。

    因此赵楠摆出这副嘴脸,明显是要讹自己一笔!

    该死的蛮子!

    当真是得志便猖狂!

    亏自己当初还对他有些好感。

    洪九心下腹诽着,口中却是哈哈一笑:“我当是什么事儿,不过是些许银钱罢了,也值得赵帮办说什么求助?午时之前,我便让人奉上纹银百两,不知够不够用?”

    赵楠也是哈哈一笑:“洪协理果然是快人快语!”

    不过转瞬间,他又收敛了笑意,淡然道:“不过这银子就免了,洪协理只需采办好礼物,晚上与我一起去王大人加上道贺即可。”

    去王振府上道贺?

    洪九心下顿时转嗔为喜。

    原来这蛮子并不是要敲竹杠,而是要帮老子拓展人脉!

    督查所百户虽是负责对内监察,但在北镇抚司,乃至整个大周官场,都算得上是实权派。

    能与他搭上关系,莫说是洪九这样的官场新丁,就算是五六品的京官,怕也是趋之若鹜。

    当然,这更要感谢孙绍宗。

    若非彼此都背靠着他这棵大树,凭洪九的身份,就算有人介绍,怕也入不得王百户法眼。

    却说洪九忙不跌应下,又仔细打听了王振的喜好,便恨不能立马冲出去,把两份礼物置办齐整除了替赵楠买的,他自己也要送上一份。

    哪曾想还不等他动身,一个衙役飞也似的奔了过来,隔着老远就嚷嚷道:“孙少卿奉命入宫觐见,快取了依仗出来!”

    只这一句,洪九和赵楠便再顾不得其它,面面相觑惊疑不定,都是消息灵通的主儿,自然知道孙绍宗昨天晚上,是陪着太子去望江楼看戏了。

    这一大早皇帝就派人召见,莫不是昨天晚上……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