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红楼名侦探 嗷世巅锋

第967章 破鼓万人捶

    【上章绝不是水,而是必要的转折与伏笔】

    容妃代掌景仁宫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京城。

    那些懵懵懂懂的,尚不解其中真意,御史台参劾贾家的折子,却已然堆起半人多高。

    如果说二皇子的早夭,是一记敲断荣国府脊梁的重锤,那么在有识之士眼中,荣妃代掌景仁宫,则正式鸣响了荣国府衰败的丧钟。

    因为这意味着,皇帝已经将生母的死,迁怒到了贾元春头上!

    因此自这日起,荣国府逐渐恢复了门庭若市的‘盛景’,只是这一次登门造访的,不是阿谀奉承之辈,而是横眉冷目的债主。

    初时,还只是有身份有背景的登门讨债,渐渐的,连升斗小民也失了敬畏,直将荣国府堵了个水泄不通,

    九月初七这日,连二老爷贾政的马车,都险些被‘暴民’们扣下。

    一时府内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九九重阳。

    淅沥沥的秋雨浸润了万物。

    但对于守在荣国府门外的债主而言,却不啻于是火上浇油。

    重阳佳节,阖家团圆的日子,他们却不得不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在这门前听凭风吹雨打……

    砰~

    突兀的一声闷响,引得众人纷纷侧目,却原来是木料行的赵二奎,因蹲久了双腿发麻,起身的时候不小心一个趔趄,肩膀正巧顶在了门上。

    面对众人投来的目光,赵二奎登时红了面皮,期期艾艾的想要解释几句,冷不丁却有一股邪火直往上窜,狠狠咬了咬牙,转身飞起一脚踹在那朱漆大门上。

    “恁娘的!老子们在外面挨冷受冻,欠债的却在里边大鱼大肉好吃好喝,这还特娘有没有天理了?!”

    凡事就怕有个挑头的。

    他这一脚,顿时惹的群情激奋,二十几个人炸了锅似的,砸门的、踹门的、叫门的、哀求的、嘲讽的、喝骂的……

    霎时间,这荣国府门前竟比菜市口还嘈杂。

    这般闹腾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里边儿才终于有了回应。

    “吵什么?当这是什么地方?!逼急了,我们家老爷一纸片递上去,把你们全特娘送去顺天府吃牢饭!”

    门外骤然一静,众人面面相觑,良久也没半句声息。

    荣国府是落魄了,甚至听传闻说,还犯了皇帝的嫉恨。

    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旁的不提,单那与荣国府同宗同族的顺天府尹贾雨村,就不是门外这些人敢得罪的。

    “儿啊,我对不住你啊!”

    良久,人群中忽然传出一声哀嚎,就见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靠着墙缓缓蹲下,将两条灰蒙蒙的袖子一拢,瘟鸡似的埋头啜泣。

    众人见状,都是心有戚戚,一时长吁短叹不已。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忽然由远及近。

    债主们引颈张望,却是几名差役策马疾驰而来。

    随即又有人认出,这几人正是顺天府的衙役,当下又引得众人惶惶不已。

    就在其中一些人,开始打退堂鼓的当口,那几个衙役也已经催马赶到,利落的翻身下马,按刀而前。

    众债主急忙两下里退避,那几个衙役也不理会,径自到了门前,将个朱漆大门捶的山响。

    “开门、快开门,我们是顺天府的!”

    这回里边儿倒是没耽搁,在通过门缝确认了来人的身份后,那朱漆大门和快就开了一条缝隙。

    “诸位,可是兴隆街大爷派你们来的?”

    “什么兴隆街不兴隆街的!”

    孰知那几个素来谄媚的衙役,却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喝道:“你们府上大老爷呢?他的案子发了,我家太尊请他过去断断是非!”

    贾府的门房闻言一愣,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半晌才磕磕巴巴的反问:“什……什么案子?”

    “还能是什么案子?石呆子的案子呗!”

    “啊?!”

    门房更是傻了眼,脱口道:“那不是府尹大人和我们老爷一起……”

    啪~

    为首的衙役把刀柄往腰带上重重一拍,阴沉着脸问:“你什么意思?莫不是还想攀咬我家太尊?!”

    一句话噎的那门房哑口无言。

    旁边那些债主们,此时也都回过味来,于是纷纷鼓噪,让贾赦赶紧出来打官司。

    【.】

    有那性急的,干脆推搡着就往里挤。

    那门房拦住这个,挡不住那个,最后急的直跳脚。

    好在那些冲进去的人,到底不敢在荣国府里乱闯,只是站在院子里乱叫乱嚷。

    …………

    曦云阁。

    善姐挑帘子进了里屋,见王熙凤正盘着腿,在罗汉床上逗弄儿子,便又往前凑了几步,悄声禀报道:“奶奶,顺天府来了几个差人,说是为了石呆子一案,要请大老爷回去过堂。”

    “哼。”

    王熙凤嗤鼻一声,将那皮实的壮小子圈进怀里,顺手拿了块饴糖逗弄着。

    善姐看了看她的脸色,又继续禀报:“那些讨债的,也趁机闯了进来,眼下正在前院里吵闹呢。”

    “闹就闹呗。”

    王熙凤不以为的冷笑:“先头不是已经闹过好几回了?”

    “可这回闹的,是那些泥腿子……”

    “好了。”

    不等善姐把话说完,王熙凤把手一摆:“天塌下来有高个的顶着,你急个什么劲儿?下去吧。”

    善姐这才停了嘴,有些不情愿的应了,三步一回头的到了外面。

    “哼。”

    她离开之后,王熙凤才把目光投了过去,一双杏核三角眼里满含煞气。

    这些小蹄子近来愈发不成样子了,等熬过这一阵儿,非好生立一立规矩不可!

    不同于府里的人心惶惶,前几日刚从孙府讨来‘定心丸’的王熙凤,明显要从容的多。

    想起那天晚上,在小姑子床上‘掏心窝子’的交流,王熙凤就忍不住红着脸暗啐了一口。

    正不自觉的并紧双腿,忽见善姐慌慌张张的去而复返,刚一进门,就扯着嗓子嚷了起来:“奶奶,祸事了、祸事了!”

    “又怎得了?”

    王熙凤秀怒的横了她一眼:“瞧你这急惊风似的。”

    “宝二爷带着周官家,好容易把那些讨债的劝走,谁知……谁知林家婶子……林家婶子出首,把奶奶您给告了!”

    “什么?!”

    王熙凤这下可是吃惊不小,蹭的坐直了身子,两只莲足划拉着绣鞋,嘴里急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清楚些!”

    “那几个衙役没寻见大老爷,又得了宝二爷的银子,正要回去呢,林家婶子噗通一声,就跪在了他们跟前,说奶奶您……您……”

    王熙凤直顿足:“你倒是往下说啊!”

    “说奶奶您害死了她家红玉!”

    屋内登时静了下来。

    王熙凤脸上的血色,也一点点的褪了下去。

    良久,她瘫坐回罗汉床上,有气无力的道:“去,备车,把大姐儿和哥儿送到姑奶奶那里。”

    说着,拥紧了儿子,再舍不得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