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朝当国公 千斤顶

第六百三十三章 肉搏战

    这次的撞击使得荷兰人遭到了很大的损失,但福建水师也不是一点事都没有,但以镇远号的情况最为尴尬。

    在撞击中,镇远号的舰首深深的嵌入了黑珍珠号,虽然这一下撞击几乎将黑珍珠号给撞毁,但也让镇远号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如今两艘战舰如同连体婴儿一般牢牢的镶嵌在了一起,一时间无法分开。

    不仅如此,在距离的撞击下镇远号上不少水手都受了伤,最惨的还是桅杆上的操帆手,在撞击的一刹那十多名没有抓牢绳索的操帆手犹如下饺子般纷纷从桅杆上掉进大海甚至是重重的砸到了甲板上。

    剧烈的撞击不但使得镇远号陷入了尴尬的境地,黑珍珠号也是死伤惨重。撞击之后全舰一百五十多人只剩下不到一百人。

    亚历克斯中尉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舰首位置,耳边听着到处响起呻吟惨叫的甲板眼神一片呆滞,就是这么一次撞击,黑珍珠号就被撞毁了,最高指挥官安德诺更是当场阵亡。

    “长官……我们要怎么样?”

    这时,他的耳边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声音,他转头一看,那是黑珍珠号的水手长。

    “长官,安德诺长官已经阵亡了,我们该怎么办?”

    根据规定,舰长阵亡后身为大副的亚利克斯就是全舰的最高指挥官。

    “还能怎么办?”

    亚利克斯眼中的迷茫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刻骨铭心的仇恨和愤怒,他一把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厉声喝道:“出发之前安德诺舰长已经说了,荷兰皇家海军的勇士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战斗当中,现在是我们兑现诺言的时候了。勇士们,跟着我杀啊!”

    不得不说,黑珍珠号作为旗舰,上面的水手全都是荷兰皇家海军的精锐,虽然战舰失去了行动能力最高指挥官也当场阵亡,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失去抵抗意志,在大副、水手长以及各级军官的带领下,这些水手们纷纷掏出了火铳、飞斧以及各种近战兵器朝着镇远号涌了过来。

    “勇士们,为了荷兰皇家海军的荣誉,为了伟大的国王陛下,冲啊!”

    “杀死那些黄皮猴子!”

    一时间黑珍珠号上响起了一片怪叫和喊杀声,剩余的七八十名水手顺着镇远号搭在船舷的绳索或是可以借助的地方朝着镇远号涌了过来。

    镇远号的驾驶室里,看着穿着灰色军服,手持各种兵器,嘴里发出怪叫朝着镇远号杀来的黑珍珠号的水手们,一些军官和水手眼中露出了惊慌的神情。

    一旁的刘香也是果决的个性,看到这样的情形,她不假思索的喊道:“所有人注意……损管组马上查看战舰受损情况,其余人员全体拿起兵器上甲板战斗!”

    “咚咚咚咚……”

    密集而急促的鼓声在战舰上响起,对于舰上的水手来说,鼓声就是命令,就是战斗的号角。

    随着鼓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也在全舰各处响起,此时此刻无论是桅杆上的操帆手、船舱里的炮手还是厨房里打杂的厨子全都拿着兵器冲上了甲板。

    但凡是在海上讨生活的人都明白大海上的肉搏战是何等的而残酷和惨烈,跳帮战不同于陆地上的战斗。陆地上的肉搏战如果输了还有可能凭借着脚底抹油逃出生天,可战舰上的肉搏战一旦输了那可是想逃都没处逃的。

    看着蜂拥着朝着镇远号甲板涌来的荷兰水手,杨峰的眼中露出了一种异样的神色,就连身子也在有些微微发抖。

    当然,他可不是因为害怕才发的抖,恰恰相反他是出自兴奋才这样。

    杨峰已经忘了,他不知有多久没有亲自上阵厮杀了,此时此刻他感到了一种奇异的兴奋涌上了他的心头,只见他高声喊道:‘宋烨!’

    “到!”

    门口立即响起了他那位家丁队长的声音。

    “将我的兵器拿来,咱们今天好好会会这些荷兰鬼子!”

    很快,一柄一米多长看起来颇为沉重的长刀和一面厚重的盾牌便被送到了他手里。

    看到杨峰提着兵器就要出去,刘香急了,赶紧上前拦住了他:“侯爷,您可是千金之躯啊,怎能亲自上阵厮杀,您还是在此坐镇,这等事还是交给下官和下面的士卒去做吧!”

    “放屁!”

    杨峰第一次对刘香爆了粗口。

    “老子这个侯爷的爵位是从沙场上杀出来的,不是在后头坐镇坐出来的。你身为水是副提督,难道还不明白这个道理?”

    说完,杨峰提着兵器大步走出了驾驶舱,只留下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刘香。

    过了好一会,刘香才抬起了头狠狠的朝杨峰出去的方向瞪了一眼,随手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左手又掏出了一杆火铳大步朝着门口走了出去。

    当刘香走出驾驶舱后,便发现已经有数十名荷兰水手顺着镇远号船舷的绳梯爬上了镇远号的甲板,而宋烨正带着数十名家丁朝下面开火。

    “砰砰砰……”

    随着一阵清脆的火铳声,十多名冲在最前面的水手被击中,巨大的冲击力将他们整个人都打得倒飞回去。但这些人的死伤并没有吓到那些荷兰水手,反而更激起了他们的戾气,后面的水手一边发出嘶吼声一边冲了上来。

    “呼啦……”

    突然一阵怪叫声响起,十多名嘴里衔着兵刃的荷兰水手顺着桅杆上的绳索一下荡到了镇远号中间的甲板上,挥舞着兵器朝着甲板上的水手杀了过去。

    措不及防之下,镇远号上的几名水手发出了惨叫声倒在了血泊了。

    刚从驾驶舱出来的刘香看到这些人后不禁失声道:“跳荡手……那是红毛鬼子的跳荡手!”

    如果说操帆手是风帆时代战舰上的勇士,那么跳荡手就是勇士中的勇士,男人中的男人,他们在战时的任务就是从高高的桅杆上顺着绳索调到敌方的战舰上,为己方杀开一条血路。

    一场战斗下来这些跳荡手们十个能活下来三四个就已经是幸运儿了,所以能够担任跳荡手的往往是战舰上身手最敏捷也是胆子最大的人。

    被十多名跳荡手突然杀到船上,镇远号的水手一时间不禁有些混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