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朝当国公 千斤顶

第八百五十章 神秘事件

    马飞虎的房间里一片狼藉,好几名警察正在房间里忙碌着,他们有的在拍照有的在提取证物,一片忙碌的模样。

    在外面的客厅里,一名长得很是珠圆玉润的三十来岁的女人正一脸狰狞的指着马飞虎的情人厉声喝问道:“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我二哥到哪去了?”

    马飞虎的情人此时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哽咽着辩解道:“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刚醒来的时候飞虎他就不见了,刚开始我还以为他有事出去了,可后来我发现他脱下来的衣服还在这里呢,我这才感到情况不妙,这才打电话报的警。”

    这个女人正是马飞虎的妹妹马飞燕,时任湘南市教育局副局长,为人颇为强势,在接到了自己弟弟失踪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此时的她看着面前这哥哭哭啼啼的女人,心里把她杀了的心都有了,如果不是这个狐狸精,自己的二哥又怎么会常年不回家,现在也不会失踪了。

    这时,一名站在马飞燕旁边的佩戴着一级警督警衔的中年警察问道:“荣晓梅,马老板是在你这里失踪的,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不见了,你应该知道这种后果的严重性。

    谁也不甘保证歹徒会不会继续对你下手,所以你必须要把事情如实的都说出来,否则我们是没有办法保证你的安全。”

    其实这个叫荣晓梅的人如果有理智的话就会想到,歹徒既然已经放过了她,就说明她对歹徒而言并没有什么价值,人家甚至都懒得搭理她,可如今已经被恐惧所支配的她已经失去了分析能力,一听到这话后立刻就被吓着了。

    “我……我说我说……”

    吓得花容失色的荣晓梅赶紧说道:“有件事我刚才没有告诉你们,那就是飞虎放在这里的一个保险柜也不见了,初次之外我就再也没有什么东西隐瞒你们了。”

    “保险柜?”马飞燕眉头的皱了起来。

    而那名警督则是眼睛一亮,立刻追问道:“这个保险柜里面放了什么?马上带我们过去!”

    荣晓梅也不敢怠慢,赶紧带着这名警督和马飞燕来到了卧室,只见她打开了衣柜后,又推开了一个暗格,指着里面空荡荡的一个洞口说道:“保险柜就在这里,刚才我发现飞虎不见了,可他的衣服却还在这里,我打开衣柜后发现保险柜也不见了,意识到可能出事了,这才打电话报了警。”

    “这么大的保险柜啊?”警督看着足有半个饭桌大小的洞口疑惑的问道:“这个洞口只是用来放保险柜么?”

    “是的!”荣晓梅点点头:“那个保险柜很大的,平时飞虎从来不让我看里面的东西,开保险柜的密码也只有他知道,不过有一次她曾经给我看过一次。里面除了一大堆的现金之外就是一些文件、护照之类的东西,其他的我就不大清楚了。”

    看着硕大的洞口,这名警督倒吸了口凉气:“这不可能?”

    一旁的马飞燕赶紧问道:“赵处,怎么了?”

    这名警督指着洞口说道:“一般而言,保险柜都会造得非常坚固沉重,这样才不会让人轻易偷走。从这里的体积上来看,这个保险柜少说也有一两吨重,想要把这么沉重的东西可不容易。就算让专业的搬运工人来做,至少需要十多个人和专业的搬运工具花费一定的时间才能完成。

    可你再看看,从卧室的情况来看并没有搬运的痕迹。再说了,想要把这么沉重的东西运出小区而不惊动看门的保安这可能吗。”

    马飞燕也不是笨蛋,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想要将重达一两吨的东西从十多层的高楼搬下来是何等的困难,而想要运出去的话至少需要一辆小型的货车吧。

    再说了,这里可是高档小区,保安工作比起一般的小区可是严格得太多,这么大的动静想要瞒过这种小区保安的眼睛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马飞燕一时间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挥手。

    “啪”

    只听到一声脆响,荣晓梅的脸上就多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贱人!”

    马飞燕指着荣晓梅厉声喝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敢跟我撒谎,你信不信我马上把你送到号子里啃一辈子窝窝头?”

    此时的马飞燕一脸的戾气,看模样简直要生吞了荣晓梅。

    别看马家在湘南做事霸道,但马家兄妹几个的感情还是不错的,一想到自己的哥哥居然无缘无故就不见了踪影,她的无名火就再也抑制不住,当场就给了荣晓梅一记耳光。

    只是一记耳光还不能消除她心头的恨意,当他再次举起手掌时,却被一旁的警督给拦住了。

    这位督查轻咳了一声:“马局长,教训一下也就够了,毕竟我们还在办案呢。”

    马飞燕兀自没有解恨的指着荣晓梅骂道:“你给我听着,如果我哥哥有什么事的话就等着给她陪葬吧!”

    一旁的警督和周围的几名警察听到这里脸色也不大好看,你一个教育局的副局长,居然当着我们的面威胁当事人的人身安全,真当我们这些警察是死人啊。

    “够了啊,你这是说的什么混账话!”

    这时,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一名四十来岁一脸肃穆的中年男子沉着脸对马飞燕叱喝道。

    “大哥……二哥他不见了呀!”

    看到来人,原本还一脸激动的马飞燕脸上露出了委屈之色。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时任湘南市副市长的马家老大马飞龙。

    只见他走到马飞燕身边,眼中露出了厉色对着马飞燕喝道:“你也是一名干部了,怎么说话做事却像街头的混混那样,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还不赶紧向人家道歉。”

    “哦……”

    马飞燕虽然嚣张,但却很怕马飞龙,闻言后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对荣晓梅飞快的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就仰着头不说话了。

    马飞龙这才转头问一旁的警督:“吴科长,有什么线索吗?”

    警督神情凝重的摇了摇头:“马市长,现场除了荣晓梅和马老板的指纹、脚印外,根本就没有第三者的任何痕迹,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就好像是马老板自己走出去一样。”

    “自己走出去?”

    马飞龙轻哼了一声,“难不成我弟弟衣服也不穿,就这么自己扛着两吨重的保险箱自己走出去的?”

    “这也正是我们感到疑惑的地方。”

    警督苦笑着摇摇头,“我们整间卧室都找遍了,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第三者的痕迹,根本无法用科学来解释发生的这一切。”

    马飞龙的脸色愈发的深沉了,不过身为副市长的他自然不会像马飞燕那么没风度的破口大骂,沉着脸对马飞燕道:“飞燕,你先跟我出来,不要干扰警察办案。我们要相信警察,他们会把案子破获的。”

    说完,马飞龙边率先走出了卧室,只留下面带苦笑的几名警察。

    马飞龙一言不发的下了楼,走向了停车位上的一辆黑色奥迪,他的秘书已经拉开了车门等候在那里。

    等到马飞龙坐进去后,马飞燕也跟着坐了进来。

    车子开动,等到车子驶出了小区后马飞燕才愤愤的问道:“大哥,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打那个贱人。依我看,你应该让警察把那个贱人抓起来,好好逼问一下,她一定知道二哥的下落。”

    “你知道什么!”

    马飞龙不耐烦的骂道。

    “我总是告诉你,看问题要用脑子,可你总是不听。你也不想想,老二的失踪那么蹊跷,连警察都搞不清楚。那个女人真要有那本事的话,你以为她会老老实实的跟在老二身边做一个没名没份的情妇?”

    要是被人骂成了没脑子,马飞燕早就炸锅了,可换做是她大哥马飞龙的话她却只能老老实实的听着。

    等到马飞龙说完后,她才有些委屈的说:“大哥,我是不如你聪明,可二哥这件事也太蹊跷了,那么大的保险柜说丢就丢,也不知道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难不成这些日子二哥得罪了什么人,导致人家来报复了?”

    马飞龙冷笑道:“老二的得罪的人还少吗,不过要说最近得罪的人嘛……”

    说到这里,马飞龙的神情突然就是一愣,缓缓道:“好像还真有一个人呢……”

    酒店里,几乎将一整桌饭菜吃完的杨峰不顾已经看得发呆的美女导购和一旁的服务员,结完账后便和美女导购出了酒店。

    俩人上了车后,美女导购再也忍不住了,“杨哥,你是怎么做到的,居然把一整桌饭菜都吃光了,一般人别说吃完了,就算是吃一半恐怕就得上医院了吧?”

    “哥哥我天赋异禀,你又不是不知道,妹子,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杨峰笑眯眯的自夸着,只是引来的却是一声轻啐。

    俗话说饱暖思那啥,吃饱之后杨大官人又有些蠢蠢欲动起来,车子朝着酒店方向驶去,美女导购当然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只是不知为什么原本说好了要回家的她此刻却没有说话,默认的任由杨峰带着她来到了酒店。

    杨峰将车子开到酒店,正要带着欲拒还迎的美女导购去房间,不料当他刚走到大厅就看到一个人朝他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