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朝当国公 千斤顶

第九百九十九章 做好准备

    杨峰怎么也没想到,他只是到福建两年时间,在他的努力下,原本早已解决了温饱问题的江宁卫居然沦落到了没粮食过年的地步。

    话语仿佛是从杨峰的牙缝里蹦出来似地:“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马老汉深吸了口卷烟,想了想:“去年的时候还好,也就是今年开始,上头常常用各种借口将我们粮仓里的粮食拉走,我们的场长询问过几次,都被他们用各种借口打发了。

    后来那些人实在太过份,我们的场长去找他们评理,却被人给狠狠打了一顿,到现在还没好利索呢。大伙都是敢怒不敢言,到了现在那些人越来越过份,直到前两天前他们把农场最后一点口粮也给弄走了。”

    “其他农场也是这样吗?”

    “据老汉所知,江宁卫所有的农场全都如此。”

    “好……很好啊……”

    看着马老汉脸上那深深的皱纹和无奈的表情,杨峰脸上的杀意反而慢慢收敛了起来,露出了一丝冷笑。

    他站了起来,对着马老汉朗声道:“老人家,深夜前来,实在是打搅您了。晚生还有事情要办,这就告辞了,他日有缘再见。”

    说完,杨峰站了起来就要就要离开。

    当他走到门口推开屋门时,一股雨水裹挟着大风立刻吹了进来,杨峰看了看外面依旧肆虐的暴雨,脸上没有丝毫犹豫就要走出去。

    “等一下!”

    后面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只见少女拿着一件蓑衣斗笠跑了过来,递给了他。

    “这位大哥,外面雨大,您还是带上这个吧,可别着凉了。”

    杨峰笑着摆了摆手:“谢谢姑娘的好意,只是我此去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再来,若是没能将这幅蓑衣还回来其不辜负了姑娘的一番好意?”

    “那你就找时间还回来啊。”少女狡狯的一笑,走到一旁拿出了一个气死风灯递给了杨峰,“外头太黑,这位大哥你拿着路上用吧。”

    杨峰接过气死风灯,深深的看了这位少女一眼,突然展颜一笑:“好……那就谢过姑娘的好意了,好心总是会有好报的。”

    说罢,他披上了蓑衣戴上斗笠,提着少女给的气死风灯迎着大雨出了门,等到他走出院门后,身后隐隐传来少女的声音,“大哥,我叫马春花,你可别忘了……”

    看着消失在暴雨中的杨峰,马老汉将房门关上后对着依旧站在原地怔怔出神的少女道:“我的傻闺女啊,你别看了,人家跟咱们就不是一路人,你别白费心思了。”

    “爹啊……”

    “好好……爹不说爹不说……”

    倾盆的大雨不仅把杨峰淋成了落汤鸡,同时也把李正弄得焦头烂额。

    “到底怎么回事,那些蠢材还没把银子送过来吗?”李正咆哮的声音在千户所的大厅里响彻着。

    “启禀指挥使大人,现在只有王百户和赵千户将银子送了古来,其他的就没有看到了。或许是因为大雨把他们堵在路上吧。”

    “该死,这场大雨早不下晚不下,偏偏这个时候下,这不是要了老子的老命么?”立正心里暗自叫苦,杨峰随时都有可能回到江宁卫,如果不能在杨峰回来之前把出征的军粮准备完毕,杨峰肯定会发现农场的亏空,到时候自己这个指挥使肯定跑不了。

    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当上了指挥使,好日子还没过上几天呢,要是被杨峰砍了脑袋那可就太不甘心了。

    不行,绝不能就这么束手就擒。

    “老子的命可不是那么容易拿掉的。”李正喃喃的说。

    “轰……”

    一道闪电从半空中掠过,瞬时间将整个大堂照得通亮,李正那阴沉的面孔在电光下显得格外狰狞……

    金陵城南门

    负责防守城墙的士卒早就一个个躲到了藏兵洞或是城门楼里呼呼大睡起来,即便是奉命值夜的士卒也找了个地方打起了瞌睡,至于与雨中传来的急促的马蹄声谁也没有听到。

    很快,一名骑士来到了城门口,下马后抬头看着高耸的城墙,骑士高声喊了起来。

    “有人吗……赶紧出来一个!”

    “来人啊……有喘气的出来一个人!”

    一直喊了十来分钟,城门楼上才晃悠悠的下来了一个吊篮,很快将这名骑士给弄了上去……

    这场大雨一直持续到了天亮才开始慢慢停了下来,最后变成了淅沥沥的小雨,也正是这场大雨,江宁卫旁边那条原本水位已经快要见底的长江水位又开始涨了起来,原本干旱的田地也得到了充足的灌溉。

    李正坐在大堂上,由于一夜未眠他的两只眼睛布满了血丝,在他的下面坐着十多名军官也同样一脸的疲惫。

    一名百户正站在大堂上大声禀报道:“启禀指挥使大人,下面的人禀报,昨夜我们联络的粮商只有三家愿意以平价卖粮给咱们,其他人都用各种理由推脱了。目前咱们已经采购了三千石粮食和二十二万斤的草料,不过粮商说了,由于数量不少,且昨夜的大雨使得道路很不好走,所以至少要晚上才能运抵军营。”

    听到这里,李正原本紧绷的神情终于缓和了不少。

    一名千户长舒了口气:“这就好,只要能将粮草补充上就没有问题。”

    “事情没那么简单。”一名百户说道:“大伙可别忘了,前些日子咱们可是将农场所有的粮食都调集一空,那些没有粮食的庄丁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若是他们在国公爷来后拦路告状或是弄出什么状况来,咱们的事情一样得穿帮。”

    一旁的军官们全都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小子不会说话就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

    不过虽然对这名百户的话很不感冒,但所有人也都明白,这种情况很有可能会发生。

    立正眼睛眯了眯,阴声道:“那就不让那些泥腿子说话就好,赵千户,你带上你手下所有弟兄,以保护国公爷为名,马上封锁各个农场,所有人不许进也不许出,一切等到国公爷率军出征后才能恢复原状。”

    “这……若有人要强行出来呢。”

    李正厉声道:“那就杀无赦,这还用我来教你吗?”

    “明白!”

    “报……国公爷到……”突然,一名军士匆匆进来,大声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