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朝当国公 千斤顶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开导

    历史上对于李自成的评价很是褒贬不一,有人说他是明末杰出的农民起义军领袖,也有人说正是因为他使得华夏沉沦了数百年,要是没有他满清哪能那么容易占据汉人的江山。

    双方争辩得很激烈,谁也不能说服谁,不过有一点杨峰可以肯定,那就是这厮的逃跑技能属性肯定是满的,就在他带着大军以强行军的速度连夜赶到安庆府,将整个城池包围起来后才知道,李自成早在一个时辰前已经率领主力逃走了。

    “这些个贼寇真不愧是属兔的,跑得可真快啊!”安庆城外,曹迎矛放下望远镜恨恨道。

    苟醒马明白曹迎矛的心情,那一百余名骑兵的死深深的刺激了他,直到现在他还在为那些兄弟的死而内疚,认为是他的救援不力才导致这个百人队的全军覆没。

    看着沉着一张脸的曹迎矛,苟醒马心里暗叹一声,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这位老友。

    他和曹迎矛从小就在江东门千户所一起长大,俩人都是世袭的百户,两家平日里也走得很近,他太清楚曹迎矛的脾气了,表面上看他总是一副大大咧咧有些莽撞的性子,但实际上内心却很是敏感,对于某些事情很难放的下来。

    他也知道,如果不让曹迎矛把这股火气释放出来迟早会憋出病来不可,其实最好的作法就是能让他率领骑兵追上去手刃仇人把仇给报了,但如今杨峰正在军中坐镇呢,给他们三个豹子胆也不敢放肆啊。

    想了一会,苟醒马旁敲侧击的问杨峰:“国公爷,如今流寇的主力已经逃窜,安庆府只留下少量贼寇,为的就是拖延咱们大军的前进,不知国公爷打算如何做?”

    杨峰的脸上很平静,看不出什么表情,他瞥了眼苟醒马反问道:“老苟,你又有什么看法。”

    苟醒马道:“依末将浅见,咱们原先先前虽然定下了借刀杀人之计,但也绝不能让流寇走得太舒服,否则他们不会有危机感,这样也不符合咱们的计划。”

    “哦……那你说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杨峰扫了苟醒马一点,脸上的神情虽然似笑非笑的,但不知为什么苟醒马却觉得自己那点小心思全都被国公爷看穿了。

    突然感到有些紧张的他有些结巴的说:“末……末将以,以为既然咱们定下的是驱狼吞虎之计,就应该时不时的给那只狼加点压力才行,而且还得时不时的给他们添点油。否则若是狼和虎没打起来,反而眉来眼去了,岂不是糟糕?”

    “哦……”

    杨峰神情一怔,随即沉思起来。

    你还别说,苟醒马说的这个可能还真有可能存在。

    苟醒马偷偷看了杨峰一眼,发下自家老板陷入了沉思,心里立刻就是一喜,继续道:“国公爷,末将以为,若想防止狼和虎联合起来,最好的办法发就是给他们找点事做,让他们相互增加仇恨,这样一来他们就无论如何也联合不起来了。”

    “唔……有点道理。”

    杨峰缓缓点了点头。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要派出一支骑兵要沿途骚扰流寇的同时,还要假借流寇的名义替他们拉一些仇恨啊?”娃

    看着杨峰似笑非笑的脸,苟醒马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国公爷,末将有罪……末将和老曹从小一起长大,深知他是个重情义的性子,昨日之事对他打击很大,末将生怕他憋出毛病来,所以就想着干脆请您给他一个差使,让他优点是做,这对他是有好处的。”

    “是啊。”杨峰冷哼一声:“所以你就算计到本公头上来了,苟醒马啊苟醒马,你好大的胆子!”说到这里,杨峰的眼中已露出了一股子冷意。

    “碰碰砰……”

    苟醒马不敢辩解,只是不住的给杨峰磕起了头,没一会额头就红肿起来。

    曹迎矛见状,也在一旁跪了下来:“国公爷,这不关老苟的事,您要罚就罚末将好了,请您开开恩饶了老苟吧,末将给您磕头了。”

    说罢,他也跪了下来要给杨峰磕头。

    “好了,都起来吧。”

    看到俩人这个样子,杨峰心里更生气了。

    “本公跟你们说了多少次了,本公最讨厌的就是磕头虫,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怎可随便再跪拜他人,你们若是在这个样子,就休怪本公惩罚你们了!还有你们几个,愣着干什么,不知道拉袍泽一把啊?”

    看到杨峰发话,旁边其他几名将领赶紧上前将俩人扶了起来。

    杨峰这才走到曹迎矛跟前道:“老曹啊,我知道你麾下兵马都是你这些年亲自挑选亲自训练出来的,对他们也都很有感情,但是打仗哪有不死人的。

    我知道你对昨天死的一百多号弟兄心怀内疚,但你要知道,带兵打仗就是这样,每天都会有人因为你的命令而死去,区别就在于有时候死的人少点,有时候死的人多点。

    身为将军,你不可能保证这辈子你下达的所有命令都是对的,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下达命令的时候多思考一会,但有了决断之后,无论是对还是错都要坚决的执行下去,仅此而已,你明白么?”

    曹迎矛憋了一天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朝杨峰敬了个军礼哽咽道:“多谢国公爷指教,末将明白了。”

    “明白就好。”

    杨峰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样吧,你待会便准备一下,今天下午出发,追上流寇后不停的袭扰他们,就像块牛皮糖那样。不仅如此,你还要这样这样……”

    安庆府的城墙上,田见秀躲在城垛后头看着远处江宁军正有条不紊的安营扎寨,心里很是有些沉重。、

    江宁军的战斗力天下皆知,加上李自成走的时候就给他留下了三千人马,其中大部分都是刚被拉壮丁的青壮,一旦打起来这些人能发挥出多大的战力还真不好说呢,自己这能完成闯王交待的任务后全身而退吗?

    想到这里,田见秀就感到一阵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