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朝当国公 千斤顶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烧死他们

    由于清波门外的人实在太多,全都是人挤人,密度已经达到了从城墙上随便扔个东西都能砸到人的地步。

    一名老营的贼兵正挥舞着长刀驱赶着饥兵往前冲,正当他犹如赶牛羊般连踢代打的将周围的饥兵往前驱赶的时候,一个足有脸盆大的坛子在高空划过一条漂亮的弧线重重的朝着他的头上砸了下来。

    这名贼兵绝对是一名老手,战场嗅觉极为灵敏的他抬头看到有重物朝他落下,立刻不假思索的朝着旁边打了个滚,躲到了距离原来几米开外的地方。

    还没等他站起来,就听到啪啦一声瓷器破碎的闷声响起,随后他便感到一团东西飞溅到了他的身上,他下意识的摸了一下低头一看,发现手中多了一片黑乎乎,带着一股腥臭味的黏稠状的东西,味道直冲鼻腔,差点将他熏了个跟斗。

    他忍不住骂了句:“他娘的,什么玩意啊。”

    这时,旁边有人喊了句:“不好,着火了。”

    这名贼兵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刚才从天而降的东西就是一个坛子,在坛子破碎的地方飞溅了一大堆的黑色黏稠状的膏状东西,这些东西伴随着坛子破碎时的冲击力四处飞溅到了周围的人身上。

    这还不算,在坛子破碎的地方一团火焰正熊熊燃烧,并迅速向周围蔓延,很快那些四处飞溅的膏状物体也开始燃烧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贼兵不禁有些发呆,这是什么玩意,居然还会烧起来,而且还冒出了幽兰色的火光。

    正当他发呆的时候,一句剧痛的感觉突然从手中传来,他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胸前和手上居然也开始冒出了幽兰色的火焰。

    “不好!”

    贼兵一看立刻就急了,下意识的便开始四处拍打,他不拍还好,这一拍打后随着膏状的东西遍布全身,很苦开全身都开始烧了起来,立刻变成了一个火人。

    “啊……”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刚才还对饥兵拳打脚踢不可一世的贼兵此刻疼得扔掉了手中的兵器,整个人在地上不停的打滚,嘴里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只是虽然他虽然不停的向周围那些原本被他视为草芥的饥兵们求援,但周围的饥兵们却像是看到了鬼似地对他唯恐避之不及,全都纷纷避开了他。

    而这名贼兵没看到的是,在周围跟他遭遇一样命运的人可不少,许多人被烧着后第一反应便是向的人求救。刚开始确实也有人过去帮忙,但是让人料想不到的是,去帮忙的人不但救不了别人,反而连自己也搭了进去,很快连帮忙的人也被烧着了。

    其实,这些被抛射出来的坛子里装的全都是汽油,而且杨峰还在陶瓷做到坛子里添加了白磷。但凡是有化学知识的人都知道,白磷是一种燃烧点很低的物体,遇到空气后在常温状态下就会自燃。

    而且掺杂了白磷后的汽油极为歹毒,但凡是粘到人体后基本上就很难扑灭了。

    当数十枚坛子被投石机投掷到贼寇的阵形里后,贼寇的阵形立刻变得大乱,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和着火后四处乱跑的火人。

    这些四处飞奔的火人不但自己着火,在碰到了别人后更会将周围的人也“点燃”起来,犹如传染病毒一般,着火的人越来越多。

    “放!”

    城墙上,炮手们操作着投石器将第二轮坛子投掷了出去。

    数十斤重的探子重重的砸在地上,当即碎裂,飞溅出来的油料接触到明火和空气后立即就爆发开来。

    附近的贼库们却是倒了大霉,但凡是被点燃的油料沾在身上后便会剧烈燃烧起来。

    那些燃烧着的膏状汽油根本就扑不灭,哪怕那些贼寇躺在地上拼命打滚也一样,这些幽兰色的火焰犹如跗骨之蛆般死死的粘在他们的身上,别说是大部分的贼寇只能穿着破烂的布衫了,哪怕是那些少量穿着铁甲的老营士卒也一样变成了火人。

    仅仅只是三轮燃烧弹,清波门外恍若变成了修罗地狱,无数着火的流寇要么躺在地上拼命打滚,要么变成了火人后失去理智拼命狂奔,而这些狂奔的人在奔跑的过程里将触碰到的所有人也变成了和自己一样的火人。

    仅仅只是八轮投弹,整个清波门下就变成了一片火海,在城墙上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哀嚎尖叫的人。

    不仅仅是人,就连原本搭在城墙上的云梯也被守城的士卒浇上火油点燃,变成了一团团的火炬。

    不远处的李来亨看着前方那恍若地狱般的景象呆若木鸡,直到现在他也弄不明白,怎么会变成这样,那些火焰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李来亨亲眼看到,一名着火的流寇剧痛之下四处狂奔,在跑了数百米后才哄然倒下,但是在他奔跑的过程中还将四五名试图制止他的同伴也给点着了,在这些火焰的打击下,原本还算有序的队列立刻变得大乱。

    “这是妖法!邪术!这些官兵居然会邪术!”旁边的亲兵队长指着前方哆哆嗦嗦的喊了起来。

    “完了,全完了。”

    李来亨明白,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别说继续进攻了,能让前方的人平安的退下来就算是烧高香了。

    他的想法是对的,原本就士气低落,全靠督战队的弹压才能勉强保持进攻态势的流寇在遭到了这种简陋版的燃烧弹的攻下下彻底崩溃了。

    无数人嚎叫着拼命开始往后跑,即便是有督战队拼命的弹压也没用。

    “别跑,全都别跑,都给老子回去,否则杀无赦!”

    “停下……全部停下来!”

    十多名骑着马的老营贼寇拼命的挥舞着长刀,砍杀了一名又一名从前方逃下来的饥兵。

    但是不管他们怎么砍杀怎么恐吓,前面的饥兵们就像是失了魂一样依旧拼命往后冲,就在他们拼命弹压的时候,那些溃退下来的饥兵也开始反扑了,无数人朝着那些督战的老营贼寇扑了过去。

    这些人有的扑向了战马,有的则是将手中的木棒、锄头朝着他们打了过去,很快这些人就如同汪洋中的小舢板一样被淹没在了海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