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为人神那些年 龙湫

第四百一十一章 灵剑

    “二哥,我是没事,倒是你可能有翻大机缘。”夜漪晴笑了笑,拿起一本书就去砸墙上挂着的宝剑,“人都来了,老东西你害羞哦?”

    “你这小丫头,大大咧咧的,仔细将来没人敢娶。”男子无奈现身。

    君谦看见男人并不惊讶,反而被男子身畔至柔至刚的气息所吸引,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忽然又觉得自己非常失礼,连忙拱手赔礼。

    男子挥了挥手:“无妨,我知你被我周身气息吸引,看来也是可造之材。”他满意地点了点头,仔细打量着君谦,“你且凭感觉,在这些典籍中找出一本自己想要的,拿来给我瞧瞧。”

    君谦与秦筱对视一眼,从后者眼中看到一丝鼓励,于是静气凝神,从一排排书架中间走过。

    他行进的速度不快,但脚步完全没有停顿,走过三排书架,他突然停下并且从书架上层抽出一个卷轴,旋即径直睁开眼,到了男子面前。

    “选好了?”男子接过他递来的卷轴,打开看了一眼,先是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天意、简直是天意!”

    “老东西,你笑什么?”秦筱皱了皱鼻子,挑眉看着男子,“这么破旧连灵气都散去大半的卷轴,有什么可喜的,要我看是选错了才对。”

    “小丫头没眼光。”男子抬手在秦筱鼻尖上点了一下,“还是你哥哥眼光好。这卷轴虽旧,灵气却是内敛而非散去。”他把卷轴丢给君谦,“小子,既然是天意让你选中了我主人的传承,这大帝级别的攻击法门和我这柄绝世神兵,就归你了。”

    君谦恭敬地接下卷轴,拱了拱手:“前辈可是魂灵受创?”

    男子不无可惜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小子斗胆,待出去之后,定会寻觅良师,为前辈修补本体。滋养魂灵。”君谦说了他几天以来最长的一句话。

    “你小子的性格我倒是喜欢,不像小丫头活泼呱噪,跟我主人一样,是个闷葫芦。”男子笑了笑,“我便已伤了多年,也不急在一时,你们可是千山学院的学生?”

    “正是。”君谦说,“此番前来正是为了试炼。”

    “如此,试炼结束再从长计议吧……”男子点了点头,“我出来这么长时间,有些乏了,便先回归本体了,你们若是遇到过不了的关,再唤我来。”

    君谦又是一拱手。

    秦筱嘟着嘴,轻哼一声:“干嘛对他那么恭敬啊。”见男子身形淡化,她连忙叫道,“喂!快把我大哥放出来,我们这里这么大动静他没有半点反应一定是被你用什么奇怪的手法给拘了。”

    “小丫头说话真难听,我回归本体,禁制自然也就解了。方才还有位姑娘,让她进来选些传承吧,有适合她的法门……”男子的话音同他的身形一样在空气中渐淡。

    闻言,秦筱兴高采烈地绕出门去叫雷聿:“舅妈快些进来,方才二哥得了传承,现在这些书随我们挑了。”

    雷聿微笑着走进来,君谦跟她讲了自己方才的体验,教她如何选择相性合适的法门。

    君狂也从另外一边过来:“方才误入迷阵,没想到竟然这么快便出来了。”

    “不是大哥出来了,而是布阵之人走了,自然阵就解了。”秦筱笑了笑,“你看二哥手上。”

    君谦手上拿的正是那卷轴和剑,君狂好奇地凑近了看,没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只知道散发出来的气息令人舒适。

    “我也没看出这剑和传承哪里好了,连个名字都没有,那老东西也是小气的很。”秦筱微眯着眼,打量着书架,“我瞧着,这洞府内典籍颇多,灵材数量也足,若是拿出去,定能卖个好价钱。”

    君狂闻言,叹了口气:“小小莫要贪心,只拿几个需要的便好,总得留些给后来人才好。”

    “好吧……”秦筱眼珠子一转,就有主意了,她敲了敲君谦手里的剑,“老东西快出来,我还有事要问你。”

    “你这丫头,懂不懂尊老爱幼!”男子抬眼看见君狂,点了点头,“也是一表人才,可找到合适的传承了?”

    “方才只是看了看,有几本觉得不错,没有请示过前辈,不敢随意动手。”君狂拱手一礼。

    “无妨,喜欢什么就拿什么。”男子笑了起来,“若是喜欢,便都拿去也可。”横竖,本身这些东西也不是他的。

    秦筱睨了男子一眼:“我叫你出来是要问你,这洞府中可还有其他禁制?”

    “有。”

    “你可有办法启动?”

    “能。”

    “我要教训几个不懂事的女人,你且帮我准备一下。”秦筱显得理直气壮。

    男子瞪了秦筱一眼:“凭什么?”

    “你现在可是我二哥的灵器了,若是不服,我让二哥再把你放回去,让你不见天日,继续守在这里百年孤独。”秦筱冷哼一声,再瞪也不怕。

    “我现在可没有余力,我只能告诉你们启动禁制的办法,自己控制吧?”说着,男子身形便渐渐淡去。

    “十颗固灵丹。”秦筱轻声说。

    “什么?”

    “给你十颗固灵丹,如果还不够,要多少有多少,钱儿八百我给的起。”秦筱说,“我要你精确地控制洞府内的禁制,最好不要有分毫差错。”

    “好吧。你先拿几颗给我恢复一下。”男子也不跟她客气,一来一去间两人已然建立了某种友谊。

    洞府内禁制不过,不过两间石室包括前厅内都有禁制,只是年久失修,禁制威力去了大半,伤人都很困难。

    要修补禁制其实并不难,只要补充足够的玄力即可。秦筱毫不犹豫地拿去天地灵气凝结而成的晶石,将之投入各个禁制当中,一块不够就多几块。

    很快,禁制便重新焕发光彩。

    君谦和君狂对视一眼,不免有些担忧地看着一脸兴奋的秦筱。

    “不知舅妈选的如何了。”见雷聿有段时间没出来,君狂对君谦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自己进去看看。

    “大哥也挑些有用的。”君谦说。

    所谓有用的,便是指对他们有利的。先前列出了一个清单,上面写的明明白白,有什么需要的,这洞府估计能满足大半。

    君狂进去之后,在各个书架前仔细浏览,几乎将每个传承都看了一遍,走到书架末排的时候,才见雷聿非常认真地在拿着一块玉简,玉简散发着淡淡青光,有一丝正射向雷聿的灵台位置。

    不用想也知道,她是找到合适的传承,而且无意间触动玉简,现在玉简内承载的传承正在源源不断地向灵台中灌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