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为人神那些年 龙湫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看你自我膨胀

    体内魔气充盈起来,左丘茂成便继续攻击木桩,坚持不懈的精神让君狂和黑老都觉得不可思议。

    第一次看到这么轴的魔修,打了快一个时辰都没结束,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竟然如同一道非常有节奏的催眠曲,君狂就在这种环境里睡着了。

    “主人?”黑老非常无奈地送上一条毛毯,虽然他知道君狂并不需要。

    修士很难生病,如同君狂这等修为高深的,体魄强健程度根本不可能沾染疾病,自然也不可能受凉。

    “哎呦,不好意思。”君狂打了个呵欠,很随意地动了动肩膀,竟对毛毯很是受用,裹着就打算继续睡。

    黑老想说,要不然您移两步,给您准备个床被,可就这么一个念头之间,这人又秒睡了。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左丘茂成似乎是消耗得有点厉害了,同时也发现他那些不痛不痒的攻击对木桩无法造成伤害,因此将全身一般的魔气集中在拳头上,猛然轰向木桩,发出轰隆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巨响过后,整个死灵殿似乎都在轻微摇晃,但无论是死灵殿本身还是木桩都没有受到半点伤害,黑老依旧镇定,只是微微皱眉,似乎并不喜欢这种声音。要说死灵殿内唯一的状态变化,就是君狂被生生震醒了。

    他揪着毛毯,怒目瞪着镜面内左丘茂成的身影,磨牙的声音黑老听得一清二楚。

    “主人,需要我给他点惩罚吗?”黑老问。

    “不用。”君狂冷哼一声,“我看他也闯不过去。更何况,就算他闯过去了,你也可以用花费太多时间资质上不合格为借口。他最好是不服,你再将他打个半残丢出去,正好送给小花当食物。”

    黑老嘴角抽了抽,面上却还是一板一眼的,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但这不合规矩,死灵殿并没有设下什么时间限制。”

    “那现在加上。”

    “但这于理不合!”黑老很是头疼,君狂百八十年不来一次,这一来就任性,比他那老友老白还难对付。

    君狂笑了:“我说你就是太拘谨了,这无界是我的,生死灵殿也归于我名下,难道我还不能任性一下,拿个魔修过来杀鸡儆猴,让那些急于生死灵殿的人知难而退?”

    “主人说得是。”黑老嘴上应着,却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要现在就为难左丘茂成的意思。

    眼看着左丘茂成又坐下开始调息,积攒魔气,君狂灵光一闪:“你去亮出身份,告诉他你只喜欢他对你表示恭敬,但要观看更多宝物甚至想将灵殿收入囊中,那是需要有实力的,而你只认可有实力的人。考验不是为了让他积累仇恨,只是在确认他的资质。”

    “这……”跟您前面的话结合起来,简直是好大一个陷阱。

    “哎呦,别这啊那啊的,你先去。”君狂无奈地撇了撇嘴,“这又没坏你的规矩,等回来我再给你解释。”

    果然,黑老去过以后,很快便回来了,而左丘茂成的态度明显犹豫不定,就连积攒魔气的速度都降低了。

    黑老似乎也明白了君狂的用意:“到底还是主人棋高一着,不然让他一直恢复,就会没玩没了了。”毕竟不是普通修士,魔修只靠一些偏执的情绪,便能产生强大的爆发力,积攒力量也更方便。

    “黑老你就是太过拘谨了,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跟白老有说有笑,可一看到我就板着脸低眉顺目的,真没意思。”君狂不无可惜地叹了口气。

    闻言,黑老面色一尴尬,随意笑了:“也比不得主人,无界历经无数岁月,我们大多奉石秀为无界霸主,却没想到能有人得无界天道的承认,就连石秀都跟您走了。您当时先去的生灵殿,径直踹开大门,跟老白划拳喝酒让老白输得就剩条裤子,整个生灵殿都输给您了;可您来我这里的时候,竟然大大方方地敲门,规规矩矩地抱拳,甚至连拜帖都准备了……”

    正因为君狂当时出人意料的表现,弄得黑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懵逼地被君狂忽悠了半天,甚至暴露弱点,死灵殿很快也归了君狂所有。仔细想起来,当时接到拜帖之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意识有些朦胧,脑子也不好使了,脾气似乎也阴晴不定了,绝对是君狂做了什么。

    即使如此,败了就是败了,君狂没有用无界天道压制他们,让他们认主,已经很给面子了。按说,就算用天道压制他们,让他们主动交出核心也不是不行的,只是他们会心下不服,绝对不会像如今这般对君狂恭敬。

    “要我说,我平生没做错过几件事,做错了我也不咋后悔,就唯独你这里,我后悔了。”君狂叹了口气,“我当初许给你们的是平等权利,我们是朋友,你们充其量就算是我的跟班,根本没当你们是下属,你们两位按说是我的老前辈,也没必要自降身价。”

    “可我看到老白那样……”黑老犹豫了。

    “白老是有点太过活跃……”君狂清了清嗓子,“就像我先前说的,你们稍微综合一下,你不要那么死板,白老不要那么皮,我们就能像至交好友一般。”

    “若这是您的希望。”黑老也抬起头来,脸上表情变化不大,但明显是眼中带了笑意。

    君狂也笑了:“怎么样!更中意我了是吗?”

    “您就别嘲笑我了。”黑老将目光转向镜面,发现左丘茂成那边情况似乎有点不对。这时候,他才真正理解君狂先前为什么要他那么做。

    那根本不是在开玩笑,而是要左丘茂成自取灭亡。

    “黑老最好将房间的禁制全部打开。”君狂说,“先前呢,他不断产生魔气,就相当于我们说的自我膨胀;可现在你要求他不要带着恨意、怨念,要一面尊敬你一面产生渴望,他魔气走岔是再正常不过的,原地爆炸也不远了。”

    黑老了然地点了点头,对君狂的崇敬又多了一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