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为人神那些年 龙湫

回归篇 50 全篇完

    这厢霍九剑还在愁,要不要跟他爸商量一下,想个办法点拨点拨,让祖孙俩的关系改善改善。

    突然间他似乎看到了点什么,立即招呼监控室的人:“来个人,帮我把监控倒回去一些。”

    “来了来了,小院长,这是想要哪个房间的监控啊?”专门负责地下病区的监控组成员过来了。

    只有他才有权限对这些监控数据进行编辑。

    “这个病房。”霍九剑指着面前的屏幕,“就是你之前为了我们方便,专门调出来的。”

    “稍等。”

    毕竟是专业人士,手脚相当麻利,而且记忆力和理解力都很到位,已经主动把从霍九剑进入监控室至今的监控记录都复制了一份。

    走廊正对着房门口的监控有,房间里的三个监控更是有。

    甚至走廊里监控截取的时间起始点还要更提前一些。

    霍九剑拿着装了监控记录的优盘,拐去叫秦筱病房里叫了红绫,两人就在秦筱病房里看了起来。

    两个人的力量很有限,原本这些画面中找出一两个疑点是需要很久的,可霍九剑本身就有了目标,专找老爷子没开口的时间段,看的是君狂的脸。

    果然,虽然不甚清晰,但也能确定君狂的嘴是在动的。换而言之,他在说话。

    “红绫,你看到了吗?!”霍九剑指着截下来的几张图片,“他是在说话对吧!”

    难怪老爷子能一个人讲上那么长时间,就连嗓子干疼还要坚持。

    君狂这个玩笑可开大了。

    地下病区没有手机信号,霍九剑只能回办公室用内线电话呼叫地下总台,再让总台通知君谦。

    可巧君谦就在总台附近,护士一招呼他就过去了。

    “干嘛啊,好基友,这才分开没一个小时,就想我了?”君谦痞痞地笑着,一边跟霍九剑开玩笑,一边向护士小姐姐抛媚眼。

    可惜小姐姐们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完全不为所动。

    “我告诉你,我们被你哥忽悠了,或者是我们大概也成了你哥设计当中的一环。”

    君谦不懂他在说什么,疑惑地问:“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字面上的意思。”霍九剑轻咳一声,“我可告诉你了,我刚仔细查看了之前的监控,因为我很纳闷老爷子为什么在嗓子疼痛难忍的情况下,还非要说话,结果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他其实是在跟我哥说什么?!”君谦觉得,以君狂的狡猾,这事也不是不可能。

    按说这种事应该让身边人配合,但君狂显然比他们多预料一步,能察觉到他们身边一定有眼线甚至内鬼,因此才不想做多解释。

    毕竟最后结果都是一样的,只要结果是盈利的,过程和损失可以忽略不计。

    ‘你这就有点太过了吧……’君谦狠狠地捏了捏发胀的眉心,把电话还给护士。

    其他护士已经准备好了温水,就装在保温壶里,还准备了一杯冰糖雪梨汁,体贴地让他带回去给那位满身威严的老人。

    ‘老爷子魅力不减当年,我这么大一帅哥都没人送我个苹果,竟然有人专程准备冰糖雪梨汁给他……’人比人气死人啊。

    君谦左手拿着玻璃杯,右手提着保温壶,气势汹汹地杀回去找两人理论了。

    刚推开房间门,就听见君狂说话的声音,在劝老人家吃含片,可老爷子撅得很就是坚持自己没病,含片也是药,他不吃药。

    “你们有没有觉得欠我个解释?”君谦用力地把保温壶放在桌上,顺手把冰糖雪梨汁塞给老爷子,“不吃药,喝果汁吧,那个最漂亮的护士小姐给你榨的。”

    一听说是漂亮的护士,老爷子脸上竟莫名腾起两团红晕,巴巴地接过玻璃杯,啜饮起来。

    君谦又把目光转向君狂,狠狠地瞪了两眼,还不停地飞眼刀子过去:“骗我很有意思?”

    “没……就是觉得解释起来很麻烦,还容易暴露。”君狂笑说,“而且,转到这病房的时候我确实是没有意识的,这几天在博士的努力之下,才有了起色。”顿了顿,他又说,“你也别怪外公,是我让他保密的,担心你们身边的人都不安全。”

    君谦闻言,皱了皱眉:“那你告诉我,你们的信息究竟是怎么传递的?”

    “博士手上有专门的无线电装置,频段是非常私人的,唯一能联系的就是外公了。”君狂说。

    “算了……”君谦不想在这件事上过度纠结,这事他算是一笑置之了。

    老爷子不断用余光打量君谦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寻找说话的机会。

    君谦是第一次看到老爷子气势这么弱,不免有些好奇:“既然这样,老爷子你们之前都聊的什么啊,说得嗓子都干疼了还不肯停下。”

    “我们在商量咱俩现在的身份,还有我们其中一人和小小的婚礼。”君狂是替老爷子回答的。

    不等君谦表现出诧异,就又听见门口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竟然想背着我就把我给嫁出去,您还是我亲外公么?”

    老爷子刚喝进嘴里的雪梨汁差点就直接喷了出来,呛得他接连咳嗽。

    房间里三人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红绫一脸歉意地看着他们:“抱歉了,小姐无论如何都要过来,我们没办法,就让霍医生打点了一下;而且不让告诉你们,那是我的主意,要罚就罚我吧!”

    “找我看,姓霍的绝对是想看好戏来着!”君谦轻哼一声,小声嘀咕着。

    “我要不来,能听到他们这么精彩的对话吗?”秦筱挑眉,不怀好意地笑着看向君狂,“说吧,都有什么安排。”

    君谦笑意盈盈地看了她一眼:“我和君谦没必要把身份换回去。外公确实是想培养他打理明面上的生意,而我继承祖宅,这并不冲突。”顿了顿,他又说,“更何况,你是要和‘君谦’这个人结婚的,如今的君谦是你小哥,但这名字到底是属于我的,无论你选择他还是我,我们都会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

    “这算什么破选择题!”秦筱不满地嘟着嘴,“万一被人知道了,说我一女事二夫,那我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那我和他就把身份换回去,不过明面上还要你小哥来支撑咱家的公司。我这腿恢复还要一段时间,暂时做他的军师;好了以后,就可以交替着来了。”反正叫君谦可以叫二哥,没什么影响。

    君谦皱了皱鼻子,又小声抱怨了一句:“你可留点口德吧,少损我两句,不要把我说得像个傀儡!”

    秦筱横了他一眼:“我开始还以为自己移情别恋了,对‘君谦’这个人毫无爱的感觉,原来是你们的身份有问题……”很显然,她完全是不记得曾经构建过一个世界,并且在其中生活的事了。

    “唉……你这丫头,不喜欢追着你跑小心翼翼护着你的二哥,偏喜欢揪你辫子的小皮猴。”老爷子笑得欣慰。

    说话的时间里,君谦已经扶着君狂坐起来了,只见他从老爷子手里接过一个红丝绒盒子:“这婚戒虽然是老爷子准备的,但也是我的主意,我想先把婚事定下来。请问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与你一同步入婚姻的殿堂吗?”

    “愿意!我愿意!”秦筱甜甜地笑着扑进他怀里。

    霍九剑站在门外,用手机记录下这温馨的一刻,而后轻碰了一下红绫的手:“那你呢?什么时候嫁给我?”

    “想得美!”红绫嗔怒地瞪了他一眼别开头,脸上却红得要滴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