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湾区之王 磨砚少年

1302 精神领袖

    “嗡嗡嗡。”

    “嗡嗡嗡。”

    陆恪的脚步才离开新闻发布会现场,身后就传来了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响,现在伴随着大门的缓缓关闭而越来越小,最后大部分都消失在了门板背后,只是因为球场太过老旧,门板的隔音效果不够完美,走廊里依旧可以隐隐感受到那种震动,杂音正在微微响动着。

    一直到现在,比赛的实感、胜利的实感、伤愈复出的实感才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全力以赴的比赛状态解除之后,肌肉的酸痛和体力的消耗正在无时无刻地提醒着,这场比赛的胜利远远没有比分看起来那么轻松。

    对于球迷和球队来说,这是陆恪第一次遭遇到严重伤病,并且因为伤病而缺席了三场比赛,这一切都赋予本场比赛特殊意义;对于陆恪来说也是如此,但在这之外,这还是陆恪得到橄榄球巨星系统之后,第一次独自面对如此重大考验,从伤病到瓦特都是如此,他终究还是依靠自己的能力完成了比赛,并且在队友的帮助下,赢得了最终胜利,这场比赛自然是意义非凡。

    那种真切的实感填满了整个胸腔,让陆恪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踏实。

    脚步重新回到了更衣室,远远地就可以看见吉姆-哈勃正在门口徘徊踱步着,“教练!”陆恪的呼唤让哈勃猛地抬起头来,表情有些慌乱,他本来就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此时似乎有些紧张,神色之间的忐忑就越发明显了。

    “……斑比!”哈勃愣了愣,左右看了看,动作有些夸张,似乎正在说:你在喊我?

    但问题是,现在更衣室门口的走廊里,只有哈勃和陆恪两个人,陆恪呼唤的不是哈勃,还能是谁呢?

    陆恪也没有戳穿哈勃的浮夸表演,教练还是要面子的,“教练,你怎么还在这儿?”

    哈勃不擅长处理更衣室问题,如果不是必要,他都不愿意停留在更衣室里,和球员的相处总是显得尴尬而生涩,比赛结束之后,不管胜利还是失败,哈勃都是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今天却依旧停留在了更衣室门口,着实反常。

    “哦。噢!”一开始,哈勃还没有反应过来,似乎纳闷陆恪为什么如此提问,慢了半拍,这才回过神来,“我……我正在等着沃尔特,对,沃尔特,几名球员都有些伤病问题,对,贾斯汀和帕特里克他们,一些小伤病,但我需要了解一下情况,你知道,下一场比赛又要面对红雀了,我们需要提前准备起来。”

    说话有些语无伦次,而且兜兜转转了一大圈,也没有什么内容防守组的伤病问题从上一个赛季就出现了,始终存在着;本场比赛并没有出现大问题,自然也就没有必要专门关照了。

    哈勃的表现着实太过反常,而且演技真的太糟糕了,简直不忍直视,就仿佛正在亲眼见证飓风肆虐的灾难现场一般,陆恪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还好,哈勃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快速结束了自己的“表演”,重新看向了陆恪,“你现在感觉如何?我是说,体力和精力方面?如果有必要的话,周二和周三的训练,你就不要参加了,好好休息调整一下。”

    哈勃还是不太习惯这样的表达方式和表述内容,话语稍稍有些生硬,却无法掩饰背后的关心。

    作为主教练,哈勃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地知道,陆恪对于这支球队的重要性。从战术层面到精神层面都是如此,看看今天场上这支球队的表现就再清楚不过了,和过去三周比赛对比,完全就是焕然一新,重新找回了重心和节奏。

    以前人们总是说,旧金山49人缺少顶级明星,帕特里克-威利斯就是队内最广为人知的大牌球员了;但现在,陆恪正在成为整支球队不可取代的主心骨,而且,他还是和哈勃一起并肩作战成长起来的球员,对于哈勃来说,意义就更加不同凡响了。

    哈勃需要陆恪站在场上,率领这支球队继续战斗。

    于是,哈勃出现在了更衣室门口,等待着陆恪的归来,当面表达了自己的关切。

    但这不是哈勃所擅长的领域,僵硬而木讷的话语,显得有些笨拙。

    陆恪感觉到了意外,脑子也有些反应不过来,就好像突然被塞了一团夹生饭,咀嚼倒是能够咀嚼,但这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牙齿咯得发慌,“是,我感觉挺好,没有什么问题。”稍稍停顿了一下,又补充说道,“我一会找沃尔特检查检查,再看看周二的恢复训练是否参加。”

    哈勃站在原地,缓缓点头表示了明白。

    话题暂时到了一段落,两个人都没有继续说话,空气就突然安静下来。

    哈勃有些尴尬,咳嗽了两声,打破了沉默的局面,“那就好,你先和沃尔特商量看看,有什么情况再通知我。”

    沉默。一秒,两秒。

    “今天这场比赛表现非常出色!”哈勃补充说了一句。

    “谢谢。”陆恪回答到。平时私底下,哈勃和陆恪也没有太多交谈的机会;而现在,哈勃的生涩和尴尬也感染到了陆恪刚刚还在感慨着自己摆脱了系统的帮助迈过了又一个难关,然后就面对主教练突如其来的羞涩和木讷,陆恪也表示有些发蒙。

    陆恪觉得自己需要拯救一下场面。

    “我的意思是……”

    “那么我就……”

    陆恪和哈勃同时开始,互相干扰到了对方,然后两个人就双双停了下来,空气再次安静。

    哈勃停顿片刻,接着说道,“那么我就先回去开会了,今天的比赛总结会议还在等着我呢。”话语甚至有些急切,然后就点头示意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尽管哈勃努力控制自己的脚步,做出不紧不慢、从容不迫的样子,但仓促的步伐还是泄露出了一丝落荒而逃的慌张,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脚步声也渐行渐远,然后走廊就再次恢复了安静。

    陆恪不由扶额,刚刚的尴尬指数应该已经创造历史记录了。

    不过,哈勃的关切却是真心实意的。一次意外伤病,可能成为更衣室分崩离析的导火索,同时也可能成为球队重振旗鼓的转折点,归根结底,还是取决于主教练和更衣室领袖的处理方式,这也是一支强大队伍必须经历的环节。

    陆恪没有在原地继续停留,转过身推开了更衣室大门。

    此时,更衣室里一片欢快的笑声,彼此打趣玩笑的声音此起彼伏,没有大肆的庆祝毕竟这只是一场常规赛而已,但轻松愉悦的气氛却在更衣室里涌动着,笼罩在头顶之上的层层阴云终于开始消散。

    “咦,斑比,今天记者如此这么快就放你回来了?稀奇。我还以为,没有三十分钟是不可能解决的呢。”弗兰克-高尔就站在更衣室门口,一眼就看到了陆恪,神情轻松地开起了玩笑。

    陆恪笑呵呵地说道,“我觉得,他们对于今天的比赛结果有些失望。”记者们肯定在期待着更加激烈的比分、更加接近的比赛,如果旧金山49人再次输球的话,那么就更加劲爆了即使陆恪回归也依旧无法拯救卫冕冠军,接下来一周的讨论焦点就不用担心了。

    高尔被陆恪的积极乐观影响到了,跟着笑了起来。

    想了想今天的比赛,想了想新闻发布会,想了想哈勃刚刚的反应,陆恪脚步微微一顿,而后就走向了更衣室正中央,环顾四周,扬声呼唤到,“伙计们,安静一下!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嘿,伙计们!”

    “吼吼吼,斑比有话说!”乔-斯坦利用抑扬顿挫的单口相声语调大声呼唤到,然后更衣室里所有人就跟着起哄起来,这让陆恪也是欢笑了起来。

    起哄声渐渐平复下去,整个更衣室的所有视线都朝着陆恪投射了过来,不需要过多言语,大家就保持了专注,暂时了自己手中的动作,也暂时了嬉笑怒骂的打闹,静静地等待着陆恪的动作。这就是现在陆恪在球队更衣室里的威望。

    “我们都知道,卫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虽然赢得了今天这场比赛,但接下来还有更加辛苦也更加艰难的漫长赛季在等待着我们,现在就说卫冕,着实太早,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资本去思考那么遥远的事情;我们需要集中注意力在眼前,一场比赛一场比赛地完成。”

    “但,如果卫冕容易的话,那就称不上是一个挑战一场战役了!我想说的是,在NFL从来就没有容易的事,没有人相信我们能够实现完美赛季,因为从来没有球队能够做到过;现在,卫冕也同样是如此。”

    “所以,不管面前是什么荆棘坎坷,不管面前是什么悬崖峭壁,也不管面前是什么刀山火海,我都已经做好了全面开战的准备!我相信我们能够坚持到最后,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的身边拥有一批世界上最好的队友!我们曾经创造了奇迹,但现在奇迹必须放在脑后,从头开始,期待着创造一个全新的奇迹!”

    “我相信着我们!因为我们是……”

    在陆恪那节节攀升的慷慨激昂之中,更衣室里异口同声地呐喊起来,“九人!”

    陆恪那坚定的目光一一落在了自己的队友身上,以更高的声音呼喊到,“我们是!”

    “战士!”咆哮嘶吼的声音在更衣室里全面激荡起来。

    两胜三负的赛季开局,那又怎么样?他们将一路披荆斩棘地战斗到最后一刻,再次创造属于他们的全新奇迹!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