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湾区之王 磨砚少年

1696 瞒天过海

    疾风骤雨!惊涛骇浪!翻江倒海!

    西雅图海鹰仅仅使用了四人冲传就制造出了难以置信的巨大威胁,在人数缺少一人的情况下依旧利用强大的个人能力制造出了强大冲击力,强硬地迫使旧金山49人的进攻锋线在后撤之中失去位置。

    危险扑面而来!

    国联头号种子再次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个人能力,真正的一力降十会,即使是陆恪提前对进攻锋线做出布局,却依旧难以弥补强强对抗之中的力量与能力落差,四人冲传就已经在锋线对峙环节赢得了明显优势;但再次面对如此危机,陆恪也不再是没有准备了。

    提前以后撤步拉开了距离,细细观察攻防对决、寻找传球线路的同时,视线余光对于锋线对峙的局面也有着了解,然后就可以明显感受到西雅图海鹰瞬间提速施压的冲传声势,毫不犹豫地就朝着自己的左手边主动跑出了口袋因为陆恪知道西雅图海鹰防守前线具备了擒杀自己的实力,他不能心存侥幸。

    提前一拍做出反应,总算是为陆恪自己争取了一线生机,他的脚步才刚刚离开,右翼外侧的安东尼-戴维斯和艾利克斯-布恩就已经失去了位置,整个口袋崩塌了一个角落;但陆恪却已经不在口袋之中了。

    同时,迈克-鲁帕蒂的站位也如同打砖块一般往后凸了出来,试图以隔山打牛的方式拦截陆恪的跑动,但鲁帕蒂终究还是多支撑了一下,就这一点点时间,让陆恪成功往后绕了小半步,再次完成逃脱。

    眼看着防守锋线球员就要再次穷追不舍地贴上来,却再次落在了陆恪算盘的后面陆恪当即传球了。

    没有犹豫没有迟疑,整个思绪完全走在防守组变化之前,避免岌岌可危的纠缠,以最简单也最高效的方式来完成比赛。

    脚步快速横向移动地离开了口袋,将自己暴露在了防守球员的面前,陆恪的脚步故意稍稍停留了下来,扫视全场的视线让西雅图海鹰的二线防守警惕起来他们可不会忘记陆恪持球冲跑的能力,但就是这一下警惕,让扯动防守的脚步停顿了下来,只是一闪而逝的停顿,甚至就连一次吸气的动作都没有能够做完整,却在节奏上丢掉了原本的韵律,让陆恪甚至不需要上步,抬手就完成了传球。

    一条饱满的抛物线快速上扬起来,所有防守球员的视线都跟随着橄榄球的飞行轨迹开始扭转脑袋,然后这才意识到,他们的防守出现了严重的漏人!

    这,怎么可能!

    ……

    旧金山49人摆出了二乘以二进攻的均衡阵型,稍稍打破左右平衡的就是轮换登场的马库斯-林奇平行站立在了陆恪的左侧。

    伴随着陆恪的开球口令,左翼外侧的克拉布特里和右翼外侧的吉恩,双双呈现出垂直直线的方向前冲,克拉布特里势大力沉、吉恩轻盈灵动,两名外接手各有自己的特色,在既定线路上以自己的方式持续前冲,一左一右地携手朝着端区深远区域推动,垂直打击端区,以最简单的方式寻求达阵。

    有趣的是,对位两名外接手的两名角卫都没有展开贴身防守。

    对位吉恩的谢尔曼注意到了陆恪朝着另一侧横向移动的脚步,他与陆恪之间的视线被两条锋线的纠缠打断,以至于看不清楚陆恪的动态他没有办法看清楚,同时也意味着陆恪没有办法看清楚,那么陆恪想要传球给吉恩也就非常困难,所以谢尔曼没有贴住吉恩的位置,而是在端区前沿游弋。

    对于克拉布特里的麦克斯维尔也注意到了陆恪主动脱离口袋的动作,还注意到了其他进攻球员的跑动路线,这使得他不得不提高警惕,脚步稍稍放缓下来,准备防守着陆恪的持球冲跑,还有陆恪的快速短传在短传区域的五码之内,旧金山49人至少布置了两个接球点,这让他们不能掉以轻心。

    此时就可以看出旧金山49人进攻战术的多变多样了。

    针对西雅图海鹰防守组以位置为防守点、而不是以球员为防守目标的特点,再加上此前快速短传快速出手的进行战术持续形成骚扰,此时旧金山49人的跑动路线就在短传区域内出现大范围的调动。

    右翼内侧的洛根一个前冲横切,快速朝着中央地带冲刺过来,不仅牵扯着自己对位防守的莱特跑动过来,同时还迫使瓦格纳和钱塞勒也不得不注意力高度集中,钱塞勒稍稍迟疑片刻,开始往后撤步,试图对刚刚擦肩而过的克拉布特里进行补防。

    左翼内侧的弗农则复制黏贴了洛根的跑动路线,当洛根前冲到中央地带的时候,弗农已经来到了边线附近,迫使对位的厄文丢掉了原本的位置,连带着角卫麦克斯维尔也不得不停下来,犹豫着应该协防弗农,还是应该协防洛根,不敢轻举妄动。

    此时,整个攻防对峙就显得一目了然,莱特对位洛根、厄文对位弗农、谢尔曼对位吉恩,而瓦格纳、钱塞勒和麦克斯维尔的站位都被牵制住了,他们携手覆盖着红区之内短短十码的区域,却有些瞻前顾后,一方面顾忌着陆恪的地面持球进攻可能,另一方面担心着陆恪眼花缭乱的传球假动作掩护

    他们坚信着自己的能力,以及队伍的协防能力。红区之内的进攻空间非常有限,当陆恪传球出手的时候,他们就可以随机应变地选择上步,不过短短两步到三步的空间就可以快速到位,随后无论是破坏传球还是立刻擒抱,甚至于完成抄截,这都没有任何问题。更何况,四人冲传让他们拥有足够人手,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一对位,不是吗?

    唯一的漏洞应该是……克拉布特里?钱塞勒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的脚步稍稍后撤,只要陆恪敢朝着克拉布特里传球,钱塞勒就敢于利用自己的身体优势来尝试抄截,更何况,西雅图海鹰轰爆军团还有一名单人拖后覆盖全场的厄尔-托马斯呢!

    的确,克拉布特里甩开了麦克斯维尔之后,托马斯第一时间就横切过来填补了空缺,贴身防守住了克拉布特里,没有出现任何纰漏。

    四名接球球员,却需要面对七名防守球员,除了一一对位的防守之外,瓦格纳、钱塞勒和麦克斯维尔没有能够立刻启动防守,那是为了根据陆恪的战术做出临场应变,因为陆恪着实太狡猾也太奸诈了。

    等等,不是应该只有四名接球球员吗?那么……陆恪此时朝着左侧端区前沿传送了橄榄球,他们到底遗漏了谁?

    答案:马库斯-林奇!

    没有人注意到马库斯,因为马库斯是跑卫,还因为旧金山49人的跑动路线非常隐秘:

    在开球瞬间,外侧的克拉布特里直线前行,内侧的弗农从克拉布特里的身后,以二十五度小斜线外撇,两个人没有碰面地完成了一个交叉跑动;就在此时,马库斯以轻盈而隐蔽的动作完成了跑动。

    马库斯先是紧跟在弗农身后,一起从内侧朝着外侧撇动;当两个人的位置来到克拉布特里身后的位置,弗农持续沿着斜线朝着边线方向跑动,而马库斯则改变方向,跟随着克拉布特里的脚步开始前行。

    对位弗农的厄文注意到了小尾巴,却没有能够分出注意力,希望瓦格纳能够注意到马库斯的跑动,但瓦格纳的注意力却被陆恪吸引走了,这也是陆恪主动跑出口袋的原因要么吸引线卫上步擒杀,要么迫使线卫钉在原地防守四分卫的持球跑动,这让马库斯逃过一劫。

    对位克拉布特里的麦克斯维尔没有注意到小尾巴,因为马库斯和克拉布特里就一前一后地从他身边经过,全神贯注注意到陆恪离开口袋的麦克斯维尔,恍惚之间还以为是同一个人,没有过多给予关注,然后洛根就已经拍马赶到,把麦克斯维尔和瓦格纳的注意力牢牢抓住。

    看似不可思议,但在瞬息万变的比赛进程之中,注意力的转移和专注往往就是一个眨眼瞬间的事情。

    就这样,马库斯成功地瞒天过海。

    小心翼翼跟随着克拉布特里持续前行跑动之后,从开球线到端区也就十码距离,在端区前沿两码三码左右的位置,马库斯就如同影子分身一般从克拉布特里身后剥离了出来,朝着左侧斜前方跑动了过去,瞬间就在端区左侧制造出了一个空档。

    刹车,调整,转身,停步,准备。

    马库斯拥有足够的时间在方圆五码左右的无人区之中完成接球准备,然后陆恪的抛物线传球就已经开始下坠了。

    马库斯持续不断地用小碎步调整自己的身体节奏,然后视线余光就可以看到深蓝色的球衣此时才笨拙迟缓地转过身来,在那些身影启动之前,他就已经稳稳当当地将橄榄球收入怀中,没有遭遇任何挑战。

    “嗖!”

    “砰!”

    马库斯就这样接住了橄榄球,准确无误地集中了胸口,他甚至还可以轻松地在原地跳跃两下活动身体,如同刚刚完成体操选手跳马动作的选手一般,轻松写意地朝着全场观众挥挥手,表示自己安全落地。

    他,达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