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湾区之王 磨砚少年

1754 姻缘不散

    “斑比,现在整个联盟都正在关注着这场超级碗,不少观点都认为,这将是一场关于进攻组的比赛,你有什么看法呢?针对这场比赛,你又将做出什么准备呢?”

    “不少观点?还是说,你的观点?”面对记者的试探,陆恪似笑非笑地反问到,这顿时就让记者噎住了,“这也是网络时代最有趣的一件事,不是吗?传闻、传闻、传闻,却很难知道到底是谁说了些什么,然后传言就这样起来了,所以,我们这些受害者又到底应该去那里寻找加害者呢?”

    “……”

    记者们满头黑线:他们也是无辜的,好吗?他们只是试图完成自己的工作,结果陆恪却开始探讨行业弊端和社会本质,这让他们怎么办?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加不知道应该如何解决问题,好吗?

    还好,陆恪没有咄咄逼人地进一步施压,嘲讽过后就继续说道,“人人都知道丹佛野马拥有一支强大的进攻组,他们拥有佩顿-曼宁,他们拥有德玛瑞斯-托马斯、维斯-威尔克,他们还拥有被远远低估的跑卫组。当然,我可以理解,这是全场比赛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我们也不例外。但我认为大家都忽略了他们的防守组。”

    正当所有记者们都以为又是官方套路的时候,陆恪露出笑容打趣了一句,“虽然我也非常想要站在球场上与佩顿面对面较量,但遗憾的是,我的对阵对象是另外一部分球员,所以,我猜想丹佛野马的进攻组,和我没有直接关系。”

    如此解释,也有道理,但看着陆恪那满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就不由滋生出了一种喜感,让人忍俊不禁。

    “对我来说,这是一场关于进攻组的比赛,也是一场关于防守组的比赛。”陆恪摊开双手,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表情,那微微闪动的眼神却似乎在说:

    看看你们的愚蠢问题,你们意识到自己多么蠢了吗?

    现场记者却直接无视了陆恪的吐槽,没有停顿地继续追问到,“那么,你对对方的防守组有什么看法呢?”

    陆恪轻笑了起来,“你们不会期待着我暴露球队战术吧?”这一调侃顿时让记者们都满头黑线,这也不是他们提问的重点,好吗?“还是说,你们期待着我认为这是一场轻松的比赛,显然,我不是这样认为的。”

    陆恪不可能像理查德-谢尔曼那样挑衅对方防守组,也不可能像卡姆-牛顿那样无视对方实力,记者们的算盘注定是无法得逞的也就是说,陆恪的回答不会跳脱框架,如果记者们期待着看到什么爆点,那就要失望了。

    “我认为这是一支非常值得尊重的防守组。”果然,官方套路来了,现场不少记者都没有忍住翻起了白眼,但陆恪却不为所动,接着说道,“肖恩-菲利普斯、特伦斯-奈特(terrane-knight)、丹尼-特拉维森、马利克-杰克逊等等,他们的防守前线非常出色。”

    “同时,他们的防守二线也被低估了,迈克-亚当斯(mike-adams)、多米尼克-罗杰斯-库洛马迪(dinique-rodge-rarite)、钱普-贝利(hamp-bailey)等等,他们都是必须警惕注意的球员。”陆恪的话语却突然停止了下来,摊开双手,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看,如果你们希望在这里接受一场战术课,我可以滔滔不绝地一直说下去,这就是我的答案。他们是值得所有尊敬的对手。”

    陆恪就是陆恪,即使是最为简单普通的官方回答,他也总是能够在戏谑之中找到些许调侃的意味,让整个采访交谈变得轻松起来,尤其是当陆恪的眼神在微微闪烁的时候,气氛就越发轻松惬意起来。

    记者们微微愣了愣,这才意识到,陆恪的最后一句话其实是在打趣:打趣记者,提出了一个无聊的问题;打趣自己,把新闻发布会变成了战术课……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那种诙谐都足以让嘴角上扬。

    但此时记者们却顾不上这些细节了,他们立刻就捕捉到了陆恪话语里的重点,紧接着就提出了下一个问题。

    “斑比,我注意到你提起了马利克-杰克逊,请问你还记得他吗?”

    记m者的提问让陆恪欢快地笑出了声,“哈,首先,我的记性非常不错;其次,我是天蝎座,根据大乔的塔罗牌星座学表示,我十分擅长记仇。所以,当然,我怎么可能不记得他呢?各位记者,你们说呢?”

    记仇……?

    陆恪这到底是在暗示什么?在场记者集体不寒而栗,这真的太吓人了。

    丹佛野马防守组本赛季饱受伤病困扰,外线卫冯-米勒在赛季前半段被禁赛、赛季末尾又因为伤病而直接报销,缺少了这位联盟最为顶尖的“擒杀好手”,前线施压能力和冲传四分卫能力遭受到严重打击,而此时挺身而出的就是马利克-杰克逊。

    这名防守端锋是2012年第五轮一百三十七顺位被选中,新秀赛季更多作为轮换球员登场,但本赛季因为球队的伤病问题,马利克开始获得越来越多登场机会,逐渐展现出了他的能力,强力填补了冯-米勒的空缺。

    一般来说,防守组之中负责冲传、施压、擒杀四分卫的,往往是外线卫或者防守端锋,这两个位置都能够从口袋保护的两个外侧快速形成突破,强硬施加压力

    旧金山49人也不例外,阿尔东-史密斯和艾哈迈德-布鲁克斯是外线卫、贾斯汀-史密斯则是防守端锋;在丹佛野马阵中,两名防守端锋肖恩-菲利普斯和马利克-杰克逊、外线卫丹尼-特拉维森就有效弥补了冯-米勒缺席的空档。

    其中,肖恩-菲利普斯和丹尼-特拉维森代表丹佛野马防守组出现在了开场的球队亮相环节,两个人联手奉献了十次擒杀、三次制造掉球、三次抄截;而马利克-杰克逊则奉献了四十二次擒抱和六次擒杀。

    虽然三名防守球员都没有能够入围职业碗,却不代表他们的实力就可以不受重视。

    那么,马利克到底和陆恪有什么恩怨呢?

    只需要一个关键词:南加州大学特洛伊人。

    马利克毕业于南加州大学,2010年,当时还在大三的马利克已经成为球队主力,他参加了赛季末那场对阵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棕熊的比赛,并且见证了陆恪横空出世的首次登场,与陆恪完成了正面交锋。

    “我的职业生涯首场比赛,就与马利克展开了交锋,他绝对没有放水,让我好好感受了一下惊涛骇浪的滋味。”陆恪用短短一句话就做出了总结,然后还补充了一句,“而且,他是一名特洛伊人。”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与南加州大学,这就是不死不休的宿敌。

    不过,陆恪和马利克之间的关系却有些独特。

    那场逆转结束之后,马利克专程找到了陆恪,虽然难掩失望,却依旧面带笑容地向陆恪表示了祝贺,“记住,今天你胜利了,但不代表永远会胜利下去。今天,你是英雄!”

    而陆恪也依旧记得自己的回答,“相信我,下一次碰面的时候,我还会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

    虽然是世仇死敌,但马利克却展现出了他的宽广心胸,堂堂正正地向陆恪表示了恭喜,这也让陆恪职业生涯首场比赛拥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一直到现在,陆恪还是能够清楚地回忆起那些对话片段。

    只是,陆恪和马利克都没有预料到,他们的第二次交手就出现在了超级碗舞台上,这也算是一种缘分了。

    “那么,对于接下来的再次交手,你有什么展望呢?”记者又追问到。

    陆恪笑容满面地耸了耸肩,“我赢了上一次。”虽然没有继续说完后半句,但隐藏其中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这一次的胜利者依旧是我。

    “瞎说。”熙熙攘攘的人群之外,传来了一声呼喊,虽然没有话筒加成,声音显得有些单薄,却依旧撕破了记者的包围,让大都会球场内部的最大包围圈全部转移了注意力,齐刷刷地寻找着声音来源。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正在球场内部闲逛的马利克-杰克逊。

    准确来说,除了陆恪和大曼宁之外,其他球员也都在忙碌着,却没有那么严重,还能够享受片刻悠闲。

    马利克对着采访台中央的陆恪扬声说道,“我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

    “看看现在到底是谁在瞎说呢。”陆恪也毫不示弱地直接撞击了回去,两名球员就好像幼稚园的孩子一般,笨拙而莽撞地斗嘴起来:

    你瞎说。

    你才瞎说。

    不,你才瞎说。

    那其乐融融的模样让记者们不断转头,看看前面又看看后面,满头都是问号: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先是陆恪向大曼宁表示了自己的尊敬和崇拜,双方有说有笑,好不热闹;然后又是陆恪和马利克嘻嘻哈哈地……打情骂俏?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南加州大学不是生死宿敌吗?

    等等,他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关键信息?这场超级碗的花絮已经充分足够了,但火药味和硝烟味都跑到哪里去了?这可不是什么“比赛第二、友谊第一”的友谊赛,他们可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一场对决!

    然后就可以看到马利克做了一个鬼脸,向陆恪表示了吐槽之后,就这样施施然地走了……这样走了……